《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3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7-20 17:44:00
  35
  老二是厚脸皮,也不等阿罗伸手,他就一把抓住阿罗的胳膊,扯过手来放在自己掌中。
  他一边摩挲,一边叹气:“真是又白又嫩——咳咳,你这手咋这么凉呢?一看就缺血。”
  阿罗抽了一下手,没抽回去,也就让老二看了。
  老二“啧啧”道:“阿罗啊,其实从一开始,我看到你的面相时,就知道你是个啥运气了。”

  “什么运?”阿罗好奇的问。
  “你要走个桃花运咯!”老二说:“你呀,会遇到两个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倜傥不羁的男人,这两个男人是兄弟,都姓陈,你会对那个排行第二的心生爱怜,却又不敢言说……”
  “呸!”
  不等老二说完,阿罗就知道自己上当了,啐了一口,愤愤的把手给抽了出来。

  “哎?”老二说:“再看看,我还没说完呢!”
  “相术大师你不是,吹牛大师才非你莫属!”阿罗又用手指刮着自己的脸,讥讽老二道:“而且你的脸皮之厚,也是天下无敌!我不要理你了!你们睡吧……”
  阿罗站起了身子。
  “哎,你等一下啊!”老二连忙问:“后来怎么样了?你把故事讲完了再走呀!”
  “后来啊,还有很多怪事呢,潘夫人原本是有个女儿的,但是丢了。”阿罗说:“可是,在那个河童被袁大师抓住不久之后,潘夫人突然又怀了孕,生下了第二个女孩儿!”
  “啊?”我和老二面面相觑,老二问:“咋会怀孕了呢?跟那河童也能……难不成是河童的女儿?”
  “你们猜咯。”阿罗调皮的一笑,说:“潘夫人怕别人说闲话,就说第二个女儿是她领养的。潘夫人非常宠爱她这第二个女儿,可惜,她这女儿长到没多大时,就得了一种怪病,潘夫人花光了积蓄,找遍了名医,也都治不好这女儿的怪病……”
  日期:2015-07-20 17:47:00
  说到这里,阿罗已经走到了门口,随手掩上门,露着一条缝,说:“要听下面的故事,你们明天就还要住在这里啊。”

  阿罗抿嘴一笑,转身就要走。
  “哎?!”我急的站了起来:“阿罗!”
  “陈大哥,有事明天再说了!”阿罗的声音远去了。
  我赶快跑了出去,却见阿罗已经进了她的屋子,掩上了门。

  我呆了呆,只好悻悻的回来。
  “大哥,你也听故事上瘾了?”
  老二说:“本来我还以为这丫头讲的故事是真的,现在看来,肯定是假的!这小丫头在卖关子呢,想让咱们多住几天,所以讲故事还留个口子故意不扎。”
  我摇了摇头,说:“应该不是假的。而且,咱们明天也不用出去乱找了。”

  老二惊奇道:“为啥?”
  我喃喃说道:“阿罗口中的那个潘夫人有可能就是红背蛛母。”
  “啊?!”老二呆住了。
  我反手掩上了屋门,插上了铁栓,看着老二,低声说道:“你就一点都不觉得那个潘夫人跟红背蛛母很相似吗?”
  在来的路上,我跟老二讲过蒋家村里发生的事情和红背蛛母的底细,所以老二也了解情况。
  日期:2015-07-20 17:50:00
  听我这么问,老二挠了挠头,开始犯嘀咕。
  他道:“潘夫人有一个女儿丢了,又生了一个女儿,说是养女,这个养女还生了怪病治不好——”
  “对啊。”我接着说:“红背蛛母也有一个亲生的女儿丢了,也有一个养女得了怪病治不好……”
  “乖乖!”老二猛然拍了一下大腿,醒悟过来似的叫唤一声,又吓我一跳。
  “你就不能改了你一惊一乍的毛病!”我没好气的说。
  “哥啊!你这么一说,还真是的!”老二欣喜的嚷嚷道:“这个潘夫人应该就是咱们要找的红背蛛母!这就叫那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可不是忒巧了。”
  “我去再盘问盘问阿罗,就啥都知道了!”
  说着,老二就要出去,我拉住他道:“太晚了,不合适。惊动了她的爹娘,显得咱们无礼。”

  “那咋办?”
  “等明天再讲吧。”我说:“现在睡觉。”
  躺到了床上,我越想越觉得那个潘夫人有可能是红背蛛母。
  但是,事情又有点过于巧合。
  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心思渐渐的开始发乱,感觉似乎有些地方不对劲儿,像是自己丢了什么东西,却怎么着都想不起来丢的是什么。
  尤其是一路上感觉有人暗中窥伺,这份异样,委实让人心中忧虑。
  日期:2015-07-20 17:56:00
  老二躺倒床上,嘀咕了一阵,突然又说:“大哥,如果阿罗讲的这个事情是真的话,那这太湖里可真有河童啊,它们喜欢找少阳老阴下手,会不会找上咱们?”
  “只敢藏在水下害人的东西,我不怕。”
  “也是。”老二说:“连姓袁的都能对付,大哥你就更不在话下了!”
  “你也不要太小看袁家的人。”我说:“他们在这一带声名远播,家族屹立数百年,肯定不是泛泛之辈。”
  “知道——哎,大哥,你说那个袁大师是袁家的哪个人?”老二问道:“会不会就是袁家现在的族长袁重渡?”
  “似乎是吧。”我想了想:“二叔之前说江湖事的时候,似乎提到袁重渡受过伤。”
  “活该!嘿嘿……”
  老二心满意足的伸了伸懒腰,又舒坦的叹息了一声:“明天不用再跑断腿咯!阿罗可真是咱们的福星,啧啧!”
  “……”
  “哥啊,你咋不吭声?”
  “睡觉!”
  “要我说,江南的姑娘就是不一样,你瞧瞧阿罗这个小娘鱼,真是美得让人看了心里像狗崽儿舔了舔似的……”

  “……”
  “刚才我摸了摸她的小爪子,那滑腻腻的,嘶——”
  “闭嘴吧!”
  “哥啊,你说咱俩一人带一个江南姑娘回去做媳妇,咱爹和娘会不会美得冒泡?”
  “可能会把你打得冒泡!”我瞪了老二一眼:“咱们来是干什么的?你能不能学点好?”
  “要学你啊!”老二撇撇嘴说:“不喝酒,不抽烟,不爱说笑,明明是二十啷当岁的人,弄得跟两百岁一样,有啥意思?”
  “就有意思!”
  “算了,不跟你说了,说了你也是榆木疙瘩,开不了窍!”
  日期:2015-07-20 18:00:00
  老二钻进被窝里,拿被子蒙着了头。

  我以为他好不容易消停玏,正想松口气,却又听见他在被窝里闷声闷气的说:“我还是睡觉做梦,梦里再听听阿罗讲故事吧,那小嘴儿吧吧的,真是——”
  “对了!”我正烦的不行,却猛然想起来是哪里不对劲儿了!
  老二吓了一跳,从被窝里露出脑袋,问:“咋了?你咋也学会一惊一乍了?”
  “阿罗夜里来送茶,又故意卖关子给咱们讲故事,讲的故事恰好像是跟红背蛛母有关的。”我狐疑道:“天底下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哥,你啥意思?”
  “阿罗会不会有问题?”我说:“越想越感觉她不像是十八九岁的姑娘该有的样子。”
  “你想多了吧!”
  “怎么想多了?”
  “嘁!”老二泄了一口气,说:“你见过多少姑娘啊?平时说几句话就脸红脖子粗的,你有我了解?瞧瞧那身条儿,那脸盘儿,那牙口,那细腰圆屁股大胸脯子,啧啧……就是十八九岁的!”
  “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屎!”我愤愤的说:“又黄又恶心!睡!”

  我懒得跟老二交流了,胡思乱想着,辗转反侧,一时又无法入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