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问徐男她们在干嘛。
  徐男说监狱有一张小报和犯人自己的电视节目,由几个女犯自己采写、自己组版、自己拍摄、录像。女犯们自由投稿,写散文,写诗歌。
  我问:“那这些选出来的女犯,是不是也要交钱?”
  她点头说:“当然了你以为有才有艺就可以随便出来?”

  “哦。”
  “你知道你选拔女演员的事该怎么做了吧?”
  我说:“指导员也和我说起这个事,只不过我不知道该拿多少钱好。”
  “平时她们有得选出来跳舞什么的,一次没有三万都不行,你那样的,没有五万以上怎么行。我帮你打听一下别人监区的什么价格。”
  “好啊好啊。”我说。
  指导员虽然和我说帮我问,但麻烦她不如麻烦徐男那么方便。
  “在这里,只要你懂得转,就有钱拿,有了钱,要拿来分享,上下打点,你好我好大家好。”徐男总结说道。
  “呵呵,男哥教育的是。”
  回到监区,在办公室里百无聊赖啊。

  一天就这么无声息过去。
  不过在周三的时候,我那天也是在办公室百无聊赖,心想着徐男和指导员帮我问的事怎么到现在还是没着落。
  还有最重要的就是,他妈的指导员说帮我搞外宿的手续,一直到现在也没个消息,靠,是不是说了又要反悔了。
  每天白天在这个人间地狱上班,晚上还要在人间地狱里闭门思过,我真的要疯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有高工资,有漂亮的很多女人,我他妈的早都想过一千个可以辞职的理由。
  电话来了,如常一样,监区办公室每天都寥寥无几的几个人,管教们不是去监区巡逻就是去监督劳教。
  不过,无论是在哪里,我估计没几个人愿意呆在办公室。
  “B监区,请问您找谁?”我照例拿起电话说。
  “有人找你,到你办公室一趟。”是康指导员。
  “谁啊?”我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提起来了。
  “你来了不就知道了。”那边啪的挂了电话。

  谁啊?
  我马上奔向心理咨询室。
  开门后,看见办公桌前有个中年男子的瘦削背影,一身精简干练的坐着。
  谁啊?
  我走进去,看着侧面挺眼熟的:“您好,请问您找我是吗?”
  他侧过头来,看我。
  果然找上门来了。
  李洋洋的爸爸。
  我不敢怠慢:“啊,是您啊叔叔,您好您好!”
  我马上倒茶。
  他笑着接过去,放在了桌面上,对我说:“别见外,坐坐坐。”

  “不敢不敢,叔叔您坐。”
  “都坐都坐。”
  我让他上坐在我办公椅上,他不愿意,我只好坐在了办公桌前墙侧的沙发椅上:“叔叔,我爸手术很顺利,我还没得抽出时间请您吃饭道谢,您的大恩大德,我真是无以回报。”
  “小伙子别那么客气,你知道我的身份了吧?”他看着我,盯着我的眼睛。
  整个人显得十分精神,短发,干练,而且双眼炯炯有神,那身衣服朴素,整个人看起来朴素却透着威慑力。他能轻易的进来监狱,说明他是有关系的。不过话说回来,建设局长嘛,连进来这里找个管教聊聊天的本事都没有,那还混什么混。
  “知道知道,上次我在病房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冒犯之处,叔叔您要见谅啊。”我发现我现在跟在大学简直变了一个人似的,讲话跟韦小宝一样的耍太极。
  叔叔笑了,明显的吃这一套,说实话,谁都喜欢别人恭维自己,觉得自己受到了尊敬,或许这也不叫恭维吧,是别人觉得你谦虚的表现,谁不喜欢谦虚的人呢。
  “小伙子是个人才呀啊,好好干啊!”他笑着夸我说。
  我想,他来找我,肯定是和洋洋有关系,只不过不知道他要和我谈点什么,难道真如王达所说,要我和李洋洋分手,王达还要我趁机敲诈个十万二十万的,谁他妈的让他们拆散老子的爱情。

  我试探着问:“叔叔,您是专程来找我的吗?”
  “对。”
  “叔叔您太客气了,您有事就让洋洋告诉我,我去见您就行了,这太不好意思了。”我突然才看到,我桌子上放了一盒礼品。
  叔叔看着我看向桌上礼品的目光,笑着说:“不知道带点什么好,随便带。”
  “叔叔不行,这我不能要。”我连忙拒绝。
  平时都是女婿见岳父,哪有岳父来见女婿,而且还带礼物上门求见的道理?况且他还是个建设局局长,市里面的大官啊,贵圈场面世俗礼仪那套,我就不信他早已经熟悉谙练,那为什么还要委屈自己上门带礼找我?
  那多半是有事求我,估计是真的要我和李洋洋分手了。

  “已经带来了小伙子,你就收下,这是叔叔的一点心意,从洋洋那里得知,你的父亲已经恢复,对吧?”
  “是的,叔叔的恩德,我没齿难忘!”我急忙表恩德。
  “你是洋洋的男朋友,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只不过我们只能帮你这么多,十分抱歉啊。”叔叔说。
  想不到他如此低调谦虚,贵为权力部门局长却那么不摆架子,我不禁对他增添了几分佩服:“能救回父亲,这已经是天大的恩惠,谢谢叔叔!”
  “这些钱本来是想着帮帮你们,没想到啊,你还还给了洋洋,是你客气啊。”
  “不是的,叔叔,为了救我父亲,的确是欠了好多人很多钱,但是欠钱就要还啊,不然我良心过不去,我们一家人就是紧衣缩食,也要尽早还上这些救命钱。”
  “小伙子,有骨气啊。”他叹气着说。
  我心里想,是该说到重点了吧。
  果然,他咳嗽两声,然后说:“洋洋和我也说了你们家,也和我说了你,洋洋觉得你人品好,人也好,也有干劲,有冲劲,明白事理,小伙子前途无量啊。你们家的情况,我通过洋洋也了解了一下,啊,这个呢,是这样,自从洋洋和她妈妈说她有了这个男朋友以后,她妈妈和我,是十分的高兴。高兴的是洋洋这么多年,告诉我们她谈了恋爱了。”

  是啊,洋洋这么多年,是谈了恋爱了,而且还是个处。
  第一次谈恋爱就碰到了我这个人渣,可怜的李洋洋。
  我看着他,看他继续说:“洋洋毕业后,她的妈妈就一直催着她早点结婚。我们家就一个孩子嘛,都是父母心头肉。我当时安排她进来这里工作,她的妈妈是十分的不乐意,但是我就坚持要让她来锻炼锻炼,没想到她还是性格软弱,适应不得这些环境啊。她妈妈呢就十分的不同意,说女孩子家,要她经过那么多的磨练做什么,让她做个轻松点的工作,早点成家立业,相夫教子,有个孙子的,一家人周末节假日什么经常出去玩玩,经常聚在一起其乐融融就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