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子监狱艺术团团长李姗娜,呵呵,有意思,从全国闻名的著名歌唱家李姗娜成了女子监狱艺术团团长李姗娜。估计她的众多粉丝们所不知道的是,就这么个他们心中的偶像,竟然就在我们女子监狱里面服刑。
  我跟着康雪到了她办公室,等她喝了一口茶,我问道:“康姐,我能不能办理个外宿的手续。”
  她说:“你市里有亲戚吗?”
  妈的就算没亲戚,我就是跑去王达的办公室睡他床下我都不要住这里。
  “有吧。”我模糊两可的说。

  “那就是没有了。”
  妈的早知道直接说有不就行了,可是说有,到时候又要办理个什么证明,不知道怎么办理,还说需要担保人什么的。
  “对了,你可以住副监狱长那里啊,她和你不是挺熟悉嘛。”康雪说道。
  她又在试探的打听我和贺兰婷之间到底什么关系了。

  我信口胡扯:“哦,我是她的初恋情人,然后她被我甩了,她那时候求我求的稀里哗啦,没想到现在在这里重见,她说要整我。我如果这么说,你相信吗?”
  康雪哈哈了一声说:“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我说:“随便你爱信不信。”
  她顿了一下,然后问我:“你说的,是真的?你不会是骗我的吧。”

  她们就是想知道我和贺兰婷到底什么关系,然后搞清楚贺兰婷进来监狱是为什么而来,是为了整顿监狱还是别的势力安插进来对付她们的。
  贺兰婷要我装作恨透了贺兰婷,她是间接杀死我外公的仇人表姐啊。
  我假装面露愤怒之色,大声说:“康姐,我不想提她行吗!”
  康雪一看我好像动了真格的发火,她测试着问着说:“是不是她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你不是说你甩了她么,怎么看起来像是她甩了你一样呢。”

  “我胡扯的,谁交了她这样的女朋友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可以不提她好吧。”为了增加可信度,我先把话题压下来。
  她微微点点头说:“行,那我不问了,是她甩了你提起她就想到你伤心事。”
  康雪明着说不问,后面又试探着问。
  我没说话,想着该说什么好。
  她看我不说话,又说道:“那个,你外宿的手续啊,我和监区长商量一下,帮你办下来,你知道的,手续比较麻烦,要你出具担保人,严格的甚至需要自己的直系亲属名字的在这里的房产证证明。”

  “那么麻烦。”我皱起眉毛。
  “这里是监狱,你以为是厂里打工的吗?”她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麻烦康姐了,谢谢康姐。那我先回去了。”
  她摆摆手,示意我离开。
  去了自己办公室一下后,我去了B监区,带上那几本柳智慧借我看得我们专业学的那几本心理学课本。
  监区办公室里,徐男和几个女管教在,和她打了招呼后,我跟她说我要拿几本书去给柳智慧。
  按照规定,必须要经过检查,徐男象征性的检查了一下,说:“我送去吧。监狱里明文规定男的不能和女犯接触,现在领导都不在场,领导不带去的话,万一出了什么事,像你上次那次一样,我们几个可都要受到牵连。”

  “好。”
  柳智慧虽然漂亮的无以伦比,但我实在不喜欢这种能看穿人心的人,在她面前,总感觉自己鲜红的血淋淋的心脏就放在她眼前,她能轻易的把我弄死。
  想起来我就起一身鸡皮疙瘩,妈的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人,监狱里,还是那句话,卧虎藏龙。
  自古到今,人们对两个地方最感到好奇,一个是皇宫大院,一个是牢狱,而这两个地方,也是人才辈出相对集中的地方。
  柳智慧是什么罪名进来的呢?就连那个李姗娜康指导员都和我说,而且资料明明白白,而这个柳智慧,却连指导员和监狱长高管们都不知道她怎么进来的,厉害啊。
  徐男出来后,告诉我办妥了,已经把书给了柳智慧,我问她:“她说什么没?”
  “她让我跟你转告说谢。哥们,她跟你要那些书看,是不是对这个什么心理学很好奇啊?”
  我说:“应该是吧。”
  柳智慧何止是好奇,在心理学方面的造诣,她已经突破到了一个境界。
  “走吧,和我去带女犯去亲情室。”徐男拉我走。
  “去哪?什么亲情室?”我问。

  “监狱有为改造积极分子设置亲情室,表现好的女犯可以申请,和家属亲密接触见面。”徐男说着,然后有点尴尬的继续说,“就是和老公或者和男朋友见面独处。”
  “靠,我看M剧越狱见犯人可以和女朋友或者老婆在监狱私密房间约会,我以为这些事情,只有M国有,没想到我们这里也这么先进啊。”我确实是没想到。
  “都是要申请的。”徐男说。
  “怎么申请?表现好的就可以吗?还是跟劳动的分有关?”我忙问。
  “等会儿结束了告诉你。”
  徐男拿着狱政科批准通过的上面的名单,带着我到了劳改车间,然后拿着名单给马玲马队长,马队长把名单上的两个女犯叫来,两个女犯知道是什么事,屁颠颠的急忙过来,昂首挺胸立正,很多女犯们都羡慕的看着她们两个。
  马玲让马爽和徐男对两个女犯搜身检查,检查后对马爽和徐男说:“带走吧。记住,一个小时!”
  “是,队长。”
  徐男和马爽,还有我,三个人带着两个女犯经过N道铁门,出了B监区,然后去A监区礼堂排练厅旁边的一栋小楼,小楼楼道口锁着铁门,铁门边有个小办公室,里面有狱政科的两个管教等着我们。

  一看,有个挺眼熟的,走近看,原来是徐男的老相好长得很像李s丹妮的波霸姐谢丹阳,她是狱政科的吗?
  打过招呼后,狱政科的人检查核对了一下手续和犯人,然后让我们把两个女犯人带上了小楼上,小楼上有像是大学宿舍一样的一间一间的小房间。
  各自带到了小房间门前,两个女犯掩饰不住激动兴奋,紧张的屡屡拨弄额前头发,整理衣服。
  马爽和徐男各自对自己押送的女犯再次搜身检查,确定什么也没带。
  “进去吧。”马爽和徐男各自守住一个房间门,让两个女犯各自进各自房间,她们的男朋友还是老公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接着,里面传出来那种声音。
  我不好意思的走远了一些,徐男也过来了。
  “这是女犯们在监狱里最开心的日子之一。”徐男说。
  “呵呵,监狱还挺人性化。”
  我说这话时,徐男轻蔑的笑笑说:“对这些穷凶极恶的女犯,人性管什么用?”
  “呵呵。”我报之一笑。
  我和她的观念向来不同。
  “哎哎,你说,里面的这两个,是她们男朋友还是老公啊?”我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