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同桌说下面都是水,很难受,让我帮她......》
第124节

作者: 幸运瓶8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萧子萱这么说了,安雅诗才点了点头,又看向我说道:“周毅同学,你真的确定你有这个病症吗?”
  “这个......”我此时脸上也直发烫,但既然都已经到了这地步,我也只好点了头说道:“是,应该可以确定。”
  “好吧,把你为什么会这么确定,是不是跟人发生过关系,发生过几次跟我说一下。”此时安雅诗一本正经的对我说道。
  “啊?”可我听了这话,不由吃惊的说道:“还要说这些吗,不用了吧?”
  这个时候的安雅诗就完全是一副医生对患者的模样了,耐心且认真的对我说道:“中医讲,望闻问切,一望气色,可我看了你的气色,除了气色有些萎靡,显然是身上受了内伤以外,别的我没看出来,二闻气味,这我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这三就是问了,当然是问你病症的症状,和一些与病症与有关的事宜,如果你要是不说实话的话,那我又怎么给你治病呢?”
  我听安雅诗说的条条是道,肯定不是在糊弄我,但要是让我当着两个女生说自己和雷雨薇苏菲发生过那种事的经过,那可真是打死我也说不出口,所以我依然低着头不出声。
  安雅诗见我这个模样,估计也是猜出了我的顾虑,当时便回头对萧子萱说道:“萱萱,你先出去吧。”
  “啊?”萧子萱也一直默不作声的在旁边看着,一听安雅诗的话,不由纳闷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出去?”
  “哎呀,让你说出去,你就出去得了,”我也明白了安雅诗的意思,心想着,只要把安雅诗当成医生,也许我就能说出口了,但要是萧子萱也在,我肯定不好意思,所以也对着她说道:“那什么,我渴了,你赶紧去给我买瓶饮料,要......鲜榨果汁。”

  “啥?这医院跟前,上哪里给你弄鲜榨果汁啊?”一听我的话,萧子萱不由为难的喊道。
  “医院跟前没有,远点的地方没有吗?比如什么冷饮店啥的,快去吧。”我的目的就是把萧子萱给支远点,所以赶紧不耐烦的对她说道。
  “哦,好吧。”萧子萱听我这么说了,只好点了点头,开门出了病房。
  等萧子萱走了,安雅诗又对我说道:“好了,萱萱不在了,你可以说了吧。”
  “那个.......我要是真的说了,”我还是局促不安的说道:“安老师你不会笑话我,或者是看不起我吧?”
  “不会的,”安雅诗脸色平静的说道:“既然你让我给你治病了,那我就是你的大夫,你就是我的病人,咱俩是医患关系,我可能会看不起你呢,再说你的事情本来也与我无关。”

  “那......好吧,我就跟你说了吧......”
  我心里当然也希望安雅诗真的能把我的毛病治好了,所以一咬牙,就把先是和雷雨薇酒后疯狂,后又和苏菲酒店开房的事情都给她说了,只是我没说她俩的名字,只说了事情的经过。
  等我说完了这些以后,我的头都快要低到被子离去了,脸上也火烧火燎的,不过安雅诗却没有什么反应,而是不动声色的又让我伸胳膊给她,她就开始给我号脉。
  号过脉以后,安雅诗想了想,这才平淡的对我说道:“你这应该是属于青春期即有的原发性早谢症状,这主要是跟你的心理有关系,比如说心理焦虑,紧张,疲累等等原因,导致了你神经性紊乱,才会出现这一样的病症。”
  “啊?心理上的啊?”一听这话,我不由的想了想,安雅诗说的也对,这之前我因为得不到苏菲,确实身心憔悴,还有面对李佳辰,疯狗这些人随时的袭击,那个时候我也时刻处于紧张疲惫的状态下。
  这么一想,我不由的对安雅诗的医术更信任了几分,赶紧问道:“那安大夫,我这病还有治吗?”
  “别叫我大夫,我不是的,还是叫我安老师吧。”我这话倒是把安雅诗给说的笑了起来,然后又点了下头对我说道:“其实咱们中医只这种男性病症,还是有很多办法的,我相信我应该可以治好你。”
  “真的?”当时一听安雅诗这话,我顿时大喜,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说道:“那该怎么治,咱们快治吧。”
  安雅诗当时脸色一红,轻轻把自己的芊芊玉手给抽了回去,然后犹豫了一下以后,才一边解着自己外衣的扣子,一边满脸羞涩的轻声对我说道:“好吧,那就脱衣服吧。”
  “什么?”一听安雅诗这话,再看她已经把自己那件乳白色的小西装给脱了下来,里面穿着一件白色小衬衣,我这心里不由的一毛。同时心里也直犯嘀咕,难道说要治我这个毛病,还要这女神亲身试验一下?
  说真的,安雅诗真的是太美了,她是我见过所有女人真的最美,最有气质的女人,要是能跟这样的美女亲近一次,那让我死了都值了。
  但安雅诗的身上却又有着一种光芒,这是一种不容冒犯,不可亵渎的女神之光,面对着她,我跟本产生不出一丝一毫的不轨之心,所以在看到安雅诗脱了衣服,又朝我款款走来,我不由的赶紧喊道:“安老师,别这样。咱俩......咱俩不能啊,虽然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很仰慕你,很欣赏你,但要是让我和你......”
  “你在说些什么呢?”没等我说完了,安雅诗不由的蹙起眉头,不解的这样问道,随后她应该也明白了我的意思,当时俏脸一红。不由板着脸说道:“你在乱想些什么?我......我是说让你把衣服给脱了,我好用针灸之术帮你调理紊乱的经脉。”
  “啊?”一听安雅诗这话,我一下子傻了,但赶紧又指了指她脱下来的衣服说道:“那......那你干嘛要脱衣服。”

  我这话一说完了,安雅诗不由轻轻地吐了口气,无奈的摇头说道:“我只是把外套给脱下来,因为要给你针灸也是要耗费我气力的,而且穿着外套也不方便啊。”
  “哦,是......这样啊......”听了这话以后,我的脸上又是一阵滚烫,敢情是自己想多了,看来自己这内心深处还是挺屌丝的,一说脱衣服,就往那个地方想。
  这个时候安雅诗说完了话,就从自己随身带的那个小包里,掏出了一个卷起来的小布包。然后将这布包打开了,就见上面插着密密麻麻的金针。
  看到这么多针,当时我直咧嘴,不由的问道:“这......这些针是要往我的身上扎吗?”
  “是啊,”安雅诗点头说道:“你也该知道针灸的,但让要扎在你的穴位上了。不过你放心,我认穴还是很准的,不会扎错。”

  “不是,我不怕你扎错,我是问,这扎我身上,不疼啊?”我看着那些针,直眼晕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