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是上面,上面派下来查这些事的,是吗?”
  “别问那么多了,我就问你愿不愿意,愿意的话,你欠的债一笔勾销,你的欠条和合同,我全撕了,而你以后,还可以有钱拿,我会让你活得很滋润。如果不愿意的话。”她没说完。
  我看她有点想要威胁我的意思,心里甚是不高兴,我接她的话说完:“如果我不愿意,就开除我,然后告我欠钱赖账,甚至还告我**数罪并罚是吗?”
  她转变神情,缓缓走上前两步,用有点求我的口气:“我只是那么想,但我不会那么做。帮帮我可以吗?我是真的需要帮忙。”
  我有点心软,因为她在我面前从来都牛逼哄哄的很少有这么软言软语的时候。
  我说:“可是,你为什么要相信我,选择我?”
  她转身过去,说:“这件事是大事,我一个人不可能做得到,我只能找帮手,找内应,找她们违法犯法的证据。你虽然表面坏,心底还算老实。再说,我做这件事,就要承担风险,我找的人不一定都是靠得住,我也是在赌,赌你愿意帮我还是要对付我。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条,帮助我,第二条,跟着她们,反过来对付我。第三条,离开监狱,你要是继续呆在监狱,她们不整你离开也一定会拉你入伙,你不可能装作视而不见的干下去,不信你可以试着看。你好好选择吧。我刚才说如果你不愿意就把你弄出女子监狱,然后告你坐牢,我只是吓唬你,真没打算这么做。”

  是啊,我继续在监狱呆下去,康指导员那帮人不能把我拉入伙,一定想办法弄我走。屈大姐那件事,我已经感到了她们的可怕和阴险。如果我想要帮屈大姐翻身,就必须得靠贺兰婷帮忙不可。
  最关键是,跟着她,我能不还钱,将近一百万啊。
  “那你撕掉欠条和劳动合同,我就相信你。”我说。
  “那你用什么作为你和我合作的凭证?”她精得很。
  “这个,这个。”我一时间想不到用什么作为凭证。
  “你知道什么叫做投名状吗?”她抬起英气十足的漂亮脸蛋,问。
  投名状在古代用于忠诚之征,意思是加入一个组织前,以组织认可行为示忠心。
  “我当然知道。”

  她走到书柜边,打开一个不大的保险柜,然后拿出来十几沓钱,数了一下,放在桌子上,说:“你的劳动合同,欠条,我都没带着,为了表示我的诚意,这些钱你先拿去花。等以后我真的确定你和我走到了同一条船上,那么,你的欠条我就可以还给你。”
  我看着桌子上的钱,心痒痒的,我还是有些担心害怕:“你这钱干净吗?我们这样不违法吧?”
  “放心,钱都是干净的钱。这个厂,明着和你说也不怕,是我的厂。不过你就算找人来查我也查不到和我有半点关系。你和我合作,铲除那些违法犯罪的人,是违法吗?”她问。
  “这倒是。”我伸手向那些钱,然后检查了一下,都是真钱。

  她就这么看着我,看着我把钱一沓沓的东塞西塞。
  两万塞上衣里面左口袋,两万塞上衣里面右口袋,然后两万塞上衣外左口袋,两万塞进上衣外右口袋。裤子四个口袋一个装一万。
  十二万。
  我压抑着心里的高兴:“谢谢表姐。”
  “表姐,这样,我听说你在七岁的时候外公已经去世了,是吧?被车撞的。”她问我。

  我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
  “你不要问这些对你没用的问题,监狱里不是有很多人好奇我和你的关系吗,特别是你们监区的指导员,监区长。你就说我是你表姐,你车祸过世的外公是我的爷爷,小时候你外公带我,我有一次不听话和他吵架跑出家门口,你外公为了救我,被车撞死了,外公是你特别亲爱的亲人。从此以后,你就恨我入骨,然后十几年没见,毕业了后没想到面试遇见了我。虽然我帮了你,但是你还是很恨我。就那么编。”贺兰婷教着我。

  “这个,这个?会有人相信吗?”我说。
  “放心,大家都那么忙,人啊,永远只会用最宝贵的时间去关注最大的自身利益。没人去查你那么多,再说我上次和你那么大闹一场,反正她们只看见我和你吵架,不知道我和你吵什么。这场戏演得已经够好,她们不相信又怎么样,我也没对外表现出来我要整她们。甚至,我还会和她们一起同流合污。你要做的,就是加入她们,然后按照我的指示,帮我找一些证人。”
  “什么证人?”
  “别着急,一步一步的来,到时候我会和你说的。”

  “这样子是不是会很危险?”我担心的问。
  贺兰婷直言不讳的说:“监狱里一直就存在的这股顽固势力,是一个很庞大的利益集团。这个集团,已经渗透,伸手进了组织里面,成了一个不能不清楚的毒瘤。误入歧途的,还有被迫加入的,还有为了利益趋之若鹜参与其中的,在监狱里,很多人。我刚到的时候,就有人提着现金来找我。”
  我问:“你收下了吗?”
  “没收。接着后来,我收到了很多威胁信,威胁我的人身安全,信里面很直接,说既然来了,就明事理一点,别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有的写,不论是你什么背景,什么人在你的后台,警告你早点离开,不离开最好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然吃亏的是你自己。”贺兰婷平静的说。
  我问她:“你不害怕吗?”
  她反问我:“那你呢,不害怕吗?”
  我说:“笑话,我只不过是被威胁加入她们,她们也不要我死,你是要铲除她们,我哪有那么大的能量让她们来对付我。”
  “我说的是你加入我,她们如果知道的话,会对付你。你害怕吗?”她问我。
  我脸色为之一变,是哦,如果让她们知道我和贺兰婷对付她们,她们一定要除掉我,靠,妈的贺兰婷可是有后台有背景,我什么鸟都没有,别到时候口号都没喊完就被人整死了。
  “害怕了?”贺兰婷盯着我。
  我咽了咽口水说:“有什么好怕的。”
  想到了屈大姐,我又说:“你都不怕,我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呢?大不了一死!”
  “你怕了就承认,别不承认,你怕的不是死,而是未知数。如果给你一个亿,把你送到月亮上一年,送到火星上一年,你都愿意,但是如果把你送到太阳系之外,给你十个亿,你愿意吗?”
  “这个,这个,我不愿意。”妈的太阳系之外是什么地方了。
  “人对一切的未知的事物都会感到恐惧感。别怕张表弟,最多就是死嘛。”
  我说:“是啊,最多就是死嘛!”
  “放心吧,不会死的,没那么严重。”她安慰我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