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1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7-18 17:00:00
  更新线
  “镜子和罗盘?”能用这种相脉器具,我再次肯定了那袁大师该是宁波袁家的人。
  “那是袁大师的宝贝,很厉害的宝贝。”阿罗说。
  “有多厉害?”老二一脸不屑。

  阿罗说:“袁大师特意交待潘夫人,如果那怪东西晚上又到了,在抱起她的时候,就拿那镜子照它,不出意外的话,只要被那镜子照到,那怪东西就会发怔,僵个片刻,趁着这机会,潘夫人就要拿罗盘砸在那怪东西的天灵盖上……”
  “这个袁大师,还挺狠的。”老二嘀咕了一声。
  “对付坏东西能不狠吗?!”阿罗说:“袁大师这样吩咐了一番,大家也都照做,潘夫人拿着镜子和罗盘,紧张不安的在屋子里等。”
  “那东西来了没有?”
  阿罗说:“到了半夜,假潘先生果然跟之前一样,又如约而至了。还是一言不发,什么话都不说,上前就抱住了潘夫人,潘夫人急忙拿出来镜子,朝着他照去!镜子里,猛的现出来一张狰狞丑陋而且毛茸茸的脸!”
  “那是什么鬼东西?!”老二紧张的蜷缩了下身子。
  “那怪东西,跟袁大师所说的一样,在被镜子照到的时候,怔住了,它抱着潘夫人,站在那里,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镜子,一动不动!”

  “信球怪物……”老二小声念叨。
  阿罗说:“这个时候,按照袁大师的嘱咐,潘夫人是要拿罗盘砸在那东西的天灵盖上的——可是潘夫人看见镜子中出现的面孔,却吓得惨叫一声,竟然当场晕死了过去,罗盘和镜子也掉在了地上!”
  “哎呀!”老二猛然一拍大腿:“可惜!要坏事了。”
  日期:2015-07-18 17:02:00
  “镜子刚刚摔落,那怪东西猛地就惊醒了,它抛下了潘夫人,朝着自己的脑袋一抓,扯下来一张连在一起的头皮和脸皮——就是潘先生的头皮和脸皮——转身就往外跑!”
  “跑掉了?!”
  “没有!”
  阿罗的语速突然加快了起来:“袁大师就藏在外面,听见屋里的动静,感觉情况不妙,就连忙跳了出来,拦在门口,手里拿着丁兰尺,去敲那怪东西!”
  “丁兰尺?”
  “不懂么?就是量棺材造阴宅用的尺子。”阿罗说:“那怪东西也正往外冲,两下里迎头碰上,几乎是一起动的手,只听啪的一声响,袁大师的丁兰尺敲中了那东西的脑袋,那东西也伸手挠了袁大师的脸。昏暗的月光下,潘家的人心惊胆颤的看见两个人影里,缓缓地倒下了一个……”
  说到紧要关头,阿罗又停住了,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又看我们:“你们怎么不喝?”

  “喝,喝!”老二说:“你快讲,别岔开话头了!”
  “那喝呀。”阿罗说:“端过来老半天了,没见你们喝一口,是嫌我沏的茶脏吗?”
  “不是的。”
  我连忙摇头,也觉得老大不好意思,便端起了茶杯。
  先看了看茶水——清凉凉的,里面的茶叶绿艳艳的,倒也好看,只是分辨不出是什么茶叶。
  日期:2015-07-18 17:06:00
  我用鼻子嗅了一下,老二却“咕咚”一声,灌下一大杯,几辈子没喝过水一样的鲸吞牛饮,不像样子。
  喝完后,老二舔舔嘴唇,说:“这茶真香!是太湖的毛尖吗?”
  “太湖的毛尖……”阿罗笑了起来:“陈二哥你真是幽默。”
  一嗅之下,我也觉得那茶水香,却又不是常喝的绿茶、花茶香味,心中稍稍奇怪,就端起茶杯润了润嘴唇,没有喝。
  “茶都凉了,陈大哥不爱喝了。”阿罗看了我一眼,说:“我再去提一壶热的吧。”

  我和老二都急于知道答案,眼见阿罗要起身,我连忙说:“不用,不用,我是不渴的。”
  “对,对。你管他呢,要是真渴了太湖水都能喝下去!”老二也说:“还是讲故事最要紧!”
  “还是再沏一壶吧。”阿罗端起茶壶执意起身,却“哎唷”一声,身子趔趄,突然摔倒,茶壶也掉在了桌子上。
  “砰”的一声,茶壶里的水溅了出来,正巧洒在我外套上,弄湿了一大片。
  我急忙起来,阿罗的脸色一变,羞愧道:“陈大哥,对不起,对不起!我坐的久,腿麻了,猛然一起身,就没能站稳……”
  “没事。”我把茶壶又重新放好。
  “陈大哥,你把衣服脱下来,我去给你洗洗。”阿罗掏出来手绢就往我外套上被泼湿的地方擦去。
  我赶紧侧身避开,连连摆手,说:“不碍事,不碍事的!你不用管,坐。”
  “哎呀!你们干啥呢?!”老二说:“洒点水有什么了不起的?!茶等会儿再喝也不晚,这会儿都不渴!阿罗,不是我说你,你这丫头真会卖关子,不去说书可惜死了!那到底是谁倒下了啊?你倒是快讲啊!”
  “对,你先讲吧。”我也说。
  日期:2015-07-18 17:09:00
  “好,那我就先讲了。”阿罗也只好重新坐下,说:“刚才讲到哪里了?”
  “讲到袁大师和那怪物倒下了一个,是谁倒下了?”
  “袁大师当然是不会倒下的。”阿罗说:“自然是那怪东西倒下了。”

  “还好,还好。”老二松了一口气,说:“那怪东西死了?”
  阿罗摇了摇头,说:“没有。”
  “没死?!那然后呢?”
  阿罗说:“说来也奇怪,袁大师拿着那丁兰尺,在那东西身上开始量,量一尺,那东西就缩一尺,直到变得像两岁孩子那般大小,才停住了!”
  “还有这种事?!”老二惊奇的问。
  我也觉得诧异,还从来不知道丁兰尺有这样的妙用。
  “可不是么?”阿罗说:“袁大师又从怀中掏出来一把麻线,给那东西来了个五花大绑,带走了。”
  我和老二都奇怪,彼此看了一眼,老二问阿罗道:“那怪物到底是啥鬼东西?查明白了没有?”
  “它叫河童。”
  “河童?”
  “不是鬼,却比鬼更可怕的东西。”阿罗说:“是它在水下抓了潘先生的脚,把潘先生拖下水给淹死了,又揭了潘先生的头皮、脸皮,套在自己头上,去迷惑潘夫人,让她自愿和自己交配,采阴补阳来增加道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