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我不是人吗。”
  可我又想,是啊,虽然分派去监管劳动的同事很多,可留在办公室还有一些的,怎么这个时候都不见了。
  朱丽花咳了一下说:“你们监区的犯人挺好管理的。”
  朱丽花在没话找话,我看了看她,自恋的想着,她该不是对我有意思吧。

  我说:“那是因为你们的功劳。”
  她不说话了,走着走着,她突然问:“我听说你今天在办公楼那边吵架了呀?”
  怎么每个人都问我这个。
  我问她:“朱丽花,怎么这个连你都知道?”
  “监狱里除了女犯人,就是管教和领导们,女犯人有事很正常,同事们要是吵架,就很新鲜了,你还是和副监狱长吵的。”
  对,而且我的身份只是个小管教,居然敢和副监狱长摔门吵架,这世界上传得最快的两样媒介,一个是新闻媒体,一个就是女人的嘴,她们已经都传开了。
  “你和副监狱长吵什么啊?”朱丽花问。
  女人真是八卦啊,
  “没什么,就是一些小事。”我不想提了,偏偏今天已经第三个问我这个了。

  “她们说,你和副监狱长是亲戚?”
  我不说话。
  “是朋友?”她又问。
  靠,怎么都那么好奇我和副监狱长的关系,真八卦啊。
  突然,我想到,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问我和副监狱长什么关系?她们,难道是一起的?
  我侧眼看着朱丽花问:“你为什么那么好奇我和副监狱长什么关系?”

  朱丽花摇摇头笑了一下说:“没有啊,就是随便问问。”
  顿了一下她又说:“监狱里没什么事做,又都是女孩子的多,女孩子嘛,都很好奇谁跟谁有什么的。你又是这里唯一一个男的。”
  我说:“是吧,你已经是第N个问我和副监狱长什么关系的了。哈哈怎么感觉你们组团来问我一样,是不是谁叫你来问我的。”
  “没有没有,谁会叫我来问你,我自己好奇。”朱丽花忙说道。
  我看着她有点急忙矢口否认慌张样子,心里打起了鼓,我就随便说说是谁叫她来问我的,她至于那么慌张吗。
  难道,真的有人叫她来探我口风问我跟贺兰婷到底什么关系的了?
  可是她们到底为什么那么好奇我和贺兰婷什么关系呢?
  我有点烦,有点不高兴说:“我和她没什么关系,不要再问这个了可以吧?”
  她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
  看到她道歉,我也觉得自己对她发火不该,说:“没那么严重,话说回来,你是不是当过兵啊?”
  “我也不告诉你。”她恢复常态,昂首挺胸朝前走。
  我跟着她屁股后面,正步,挺腰,身板挺直,走路如风,我说:“你一定当过兵,是不是什么军中之花?”
  她回头看看我,不承认也不否认,只说:“是吗?”

  “和你这种人聊天真没有意思。不聊了。”我无趣的转身出来。
  “走了?”她问。
  “不走能干嘛,对了前面有一个没有摄像头的角落,如果想和我野战,你哄哄我讨好我我可以考虑考虑。嘻嘻。”我开她玩笑。
  “混蛋!”她怒道。

  我听到她小跑上来的脚步声,赶紧撒开腿就跑。
  “站住!”听来是真的有些气了。
  我一边跑一边喊:“我不就是开个玩笑,你至于吧。”
  跑着跑着,我突然想戏耍她,一个直直的急刹车站住,她的速度很快,紧贴我身后,来不及反应就碰的撞在我身上,原本我只是想要让她的胸口撞上我后背让我感受一下的,谁知道太大的惯性撞上来后两人摔了老远。
  她抱着我,两人趴在了地上。
  然后成了她骑在了她身上,我趴在地上,她抱着我的腰,急忙坐了起来,坐在我的屁股上。狠狠地在我腰部捏了一把,我大叫一声:“疼死了!你给我起来!”
  “我要你开那么过分的玩笑!”她左手又要捏我腰部另一边的肉。
  我的双手在身后乱抓:“不要好疼!”
  她的手捏到了我的肉,与此同时,我直直的看着她,一直盯着,盯着她脸红,她的脸红了下去。
  我的手伸过去抓住她手拿开。

  她一把打开我的手:“死流氓!”
  站起来后举脚对我的屁股狠狠踢了两脚,我急忙的爬起来:“你骂我流氓还敢打我!”
  我抓住她的手,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谁知道,她比贺兰婷还专业,一个转手挣脱我的手然后就把我反身,她的手臂紧紧卡住了我的喉咙。
  我根本呼吸不上来。

  妈的,太狠了。
  “服不服!”她像个男的一样,威胁着我问。
  我连话都说不出来,没办法了,我的右手往后下面她的裆部一抓。
  “啊呀!”她大叫一声松开了手。
  我急忙逃窜:“啊呀,你今天来姨妈啊?”
  “死流氓我打死你!”她又羞又恼追了上来。
  我赶紧的跑出去出口,然后把她反锁在了里面。
  然后气喘吁吁的看着她,她脸色红润有点害羞的,在隔离栏杆那边看着我:“我警告你,赶紧让我出去。”

  我靠,果然是练过,我都气喘吁吁了她一点事没有,如果不是我暗使阴招,八成打不过她了,我说:“你人是挺漂亮,胸大身材好屁股翘,就是凶了点,就算有男人追,估计也没男人敢娶。”
  “闭嘴!要你管!”她气道。
  我继续玩着:“哈哈,不如我委屈一下,你做我小三算了。但是不能问我要钱。”
  “闭嘴!让我出去!”她打断我的话。
  “真野蛮啊,话说,刚才我见你坐在我身上,你的腿可以那么开,你能那个一字腿不?就这样。”我边说边示范动作,“这样这样,劈叉的一字马。你知道的,嘻嘻,我们男人很喜欢的。”
  她的脸红到了脖子根:“死流氓,给我出去我不打死你!”
  “哟哟哟,脸红了呀,哈哈,你真的会一字马啊?好**。”我越觉得好玩。
  突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和说话声传来,有人进来了,我急忙给她开了锁,与此同时,门外的几个同事刚好进来看到了我们两:“张帆,你们在干嘛?”
  “巡视!带着一字马巡视!”我说。
  “什么一字马?”她们三个进来。
  “哦,没什么。”

  朱丽花出来了,愤愤的看着我,但是在同事面前又不能拿我怎么样,她恨恨的低声说:“走着瞧!”
  然后离开。
  我看着她的背影,走着瞧就走着瞧。
  她出去了。
  “这个胸牌,是刚才她们中队那个女的掉的吧?”有个女同事捡起地上一个号码牌。

  这个是扣在衣服上的,我拿来看看,是她。可能是刚才和她扭打中扯开,她走出来了掉在了办公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