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说谁黑店!”服务员大声嚷道,而且同时大声的嚷了好多声。
  然后,好多人都从包厢探出头来看着包厢走道的我。
  我点了点头很不服气的说:“行,我写欠条可以吧。”
  “可以,限你一个星期,不交钱回来,直接找你领导。”服务员很吊的说。

  然后,我在很多管教还有一些女犯人的众目睽睽下,屈辱的写了一张欠条。
  当我写着的时候,竟然有个女犯人从包厢里跑出来:“是男人的声音吗?真的是男人!有男人!”
  然后又有两个女犯人从别的包厢冲出来,然后看管她们的女管教跟着冲出来拉她们,我一看情况不妙,拔腿就跑出了餐厅。
  黑店啊!黑店!
  回到了宿舍里面,我还在想着,怎么那么贵,能在这里开店的,会是什么人?

  当我联想到我们B监区这帮人瓜分女犯人的钱时,我马上怀疑,监狱领导可能都会有份,如果真的是监狱的领导开的,难怪那么嚣张了。
  要不然,怎么可能会有管教带着女犯人去吃饭的?
  刚才路过的几个包厢,看到的基本都是每个包厢有一个或者两个女犯人,然后几个管教围着,却没有哪个包厢只有管教或者监狱管理人员的。我恍然大悟,开这个饭店,消费者是谁?当然是女犯人。
  她们平时吃的,大桶里面装的猪食一样的东西,上面飘着几片可怜的肥肉和白菜,虽然现在因为贺兰婷进来了伙食可能好了一点,不会餐餐煮肥肉白菜汤,但也都是素菜为主,而这些女犯,每天的劳动量非常巨大,很多人不加餐营养体力不支,就凭着超市那可怜火腿肠和泡面面包也支持不了什么能量。
  于是,很多手里有钱的女犯就出来饭店打牙祭或者补充能量,但是出来必须得管教陪护,所以,包厢里一个女犯陪着一个甚至两三个女管教就很正常的事了,而且还有的女犯要跟监狱的人搞好关系,所以,A监区的某个监区长还是副监区长在那里和女犯人吃饭。

  当然,这些都是我的想象。至于她们到底怎么操作的,我还是要去请教徐男。
  在心理咨询室上班,我无聊的看着书消磨时间。
  电话打了过来,我知道是康雪,除了她没人会找我。
  接了,没想到不是她,而是,贺兰婷。
  “我是贺兰婷。”她说。
  “哦,听出来了,副监狱长您好,请问有什么吩咐。”我还是礼貌的回答她。
  “你现在,就来我一趟办公室。”她命令的说。
  我很讨厌听到她这种命令的口气,简直是厌恶反感至极。

  我深呼吸,平静,然后说:“有什么事能不能在电话里说。”
  她突然说:“表弟,表姐有事找你,赶紧过来!”
  她说完就挂了电话,我愣了一下,然后把电话放下。表弟?谁是她表弟了?表姐?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
  然后我穿好了外套,想了想,她办公室?在哪?
  我想,应该在办公大楼那边没错,因为很多监狱高管都是在那里办公的,出了B监区,我走向那里。
  一路上都在想,她为什么叫我表弟。
  很容易找到了她的办公室,因为就在监狱长和政委办公室的旁边,上面写着副监狱长办公室大大的牌子。只不过她的办公室在走道最里面的一个角落房间,看起来像是刚刚独立出来而且装修好的。
  我敲了敲门,听到了贺兰婷的声音:“请进。”
  进了她的办公室,我看到她正看着一份资料。
  进去后,她让我带上门。

  她抬起头看看我,还是那样那么靓丽动人。
  为什么那么年轻能做到副监狱长的职位?人生真的不公平。
  “副监狱长好,请问你找我有什么吩咐?”我走近一步问。
  她看看我,然后看看电脑,然后说:“很好奇吧。”

  “是,好奇!”我说。
  “你和你们监区长,还有指导员她们,玩得都很好嘛。”贺兰婷盯着我,目光灼灼逼人。
  “呵呵,一般般,一般般。”我想到我和指导员康雪干的苟且事,不自觉的笑笑。
  “一般般?我看起来没那么简单嘛。”贺兰婷说。
  她也不叫我坐下,我一直站着,心里想,她到底想干嘛。想知道我和康雪有一腿吗,还是想要问什么。

  “在单位里,伺奉领导同事,就跟一个大家庭一样,要和谐爱慕,互相照顾呀。”我东拉西扯。
  她冷若冰霜的说:“你少跟我扯!你那点事我全都知道!”
  我低着头,我什么事她知道啊?知道我和康指导员干坏事?知道我和薛明媚的事?还是其他什么事。貌似我也没干什么坏事啊。
  她问道:“我问你,你是不是和B监区的同事们做坏事,做一些被捉判刑都不为过的事?”
  我警惕起来,她是要查什么?难道要查屈大姐怎么死?还是B监区的管教瓜分犯人钱的事情?贺兰婷到底是哪个派系的,是不是和康指导员监区长一伙?或者是上面派她来查康指导员她们那伙儿的。
  我全不知道。
  我说:“你到底在说什么,我真不知道你说什么。”
  贺兰婷站起来,走到我身边,然后冷冷盯着我,说:“你要弄明白,这世界上有些不该做的事情不能做,例如犯法的事情。”
  “我什么都没做,我没做犯法的事。”我坚定的说。

  “你要什么回报?回去给你一包烟可以吧?你能不能说话的时候不要带我名字。”她说。
  “首先,我很喜欢这个名字,朱丽花,很有前途的名字。diao爆了。其次,我不需要一包烟,我有的是烟,你亲我一下,我就帮你,不然,我为什么要帮你?”我很认真的说。
  她看着我,盯了我一会儿,确定我不是和她开玩笑,她说:“你怎么不去死?”
  “不亲就不亲,我为什么要去死?”我说。
  她看我不服软,只好说:“唉哟你就帮帮忙嘛。”
  我看着她,笑了:“嘿嘿,朱丽花,我说了帮你可以,不过要亲我一下。”
  “你先帮我再说可以吗?”她好像貌似妥协。
  我心想,我等下帮了她,如果她赖账,老子就偷亲,我让你耍赖,晾她也不敢对我怎么着,谁他妈让她自己说先帮了再说。

  打定主意,我站起来去拿钥匙:“走。”
  跟着美女朱丽花往里面巡视。
  女犯们基本都去劳动了,有的因为生病或者其他原因在监室里躺着或者两个的聊天,看到我过来,她们也只是看看然后该干嘛干嘛:毕竟她们已经习惯了。
  朱丽花一边踱步往前走,一边问:“怎么这个时候你们监区的人都不在的?”
  日期:2015-05-10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