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监区长看着我,笑着说:“小张,不要那么拘谨,这个时间点已经下班了,没关系在这里,跟在外面没有什么区别。”
  我嘿嘿笑着给她倒酒,然后依次满上,最后给我满上,没满,酒完了,监区长问我还要不要再来几瓶。
  我摇着头,坚定的说:“不用不用,我已经够了,酒喝多了不好,误事。”
  “没关系啊,现在是下班时间,我听说你经常和指导员副监区长请假是吧?”监区长抿了一口茶,看着我问。

  我看了看副监区长,然后看看指导员,尼玛的就这么请假的破事,还要跟监区长都说了啊。
  我只好点点头。
  是不是要怪我老是请假表现不好了?
  监区长笑笑,我低着头,喝了一点点酒,想夹一块肉吃,感觉她们三都不动筷子,又不好意思夹。
  监区长说:“小张,你们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生活,经常出去也情有可原,我和指导员商量一下,让你每天晚上都可以回家住宿你看怎么样?你晚上在这里也无聊着。”
  我惊愕:“可以这样吗?”
  “当然可以,很多在这里安家的同事,有亲戚有自己房子的出具证明,都可以晚上下班回家住宿的。”监区长说。
  我要是晚上可以出去的话,那我住哪里?去住那个小出租房吗?去贺兰婷那里住?还是去王达那里住?
  “好啊,谢谢监区长。”我点头先应承下来,管他住哪里,住哪里都比一个星期只能出去一次强。
  可是,监区长为什么突然对我那么好?这是?想要把我支开弄走吗?
  这么一想我又慌乱了起来:“监区长,这样不太好吧。”

  监区长笑了笑,从读心学微表情上来说,人的笑容真笑和假笑,如果稍加留意,是可以观察得出来的。
  真诚的笑容和假笑传达的信号完全不同,心理学家们通过仪器可以对此进行准确的区分。然而让人出乎意料的时,人们甚至能在笑容出现前就识别出是假笑还是真诚的笑容。
  例如在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笑容:职业式微笑。
  笑时只有嘴和脸颊变化,而没有眼睛的闭合动作,通常表现是没有鱼尾纹,属假笑。

  一个人真笑时嘴角上翘、眼睛眯起。伪装的笑容是通过有意识地收缩脸部肌肉、咧开嘴、抬高嘴角产生。
  看穿真假笑的具体方法,有一点是从从嘴巴和眼睛的动作时机来看,真正的笑容,一般都是先从嘴角开始笑开,然后再带动眼晴,前后有时差,虚假的笑容,嘴巴和眼睛则是同时动作的,没有任何时间差,或者是只有眼睛笑,而嘴巴是没有弯度的。
  我看着监区长的表情,完全是同时的微微眯着眼睛和强提起嘴角,是强装的,对我说:“小张啊,我认为选拔演员这个事,你一定会做得很好。不会辜负我们对你的期盼,特别是副监狱长。对了小张,副监狱长你认识她吧?”
  刚才,监区长聊其他话题的时候,眼神波动到处晃,并不集中于一点,有点东张西望,而现在说到副监狱长,立马就提起精神集中在我脸上微微倾身子过来看我。
  看来,叫我吃饭聊天的原因,就是想知道我和贺兰婷到底是什么关系啊。这也是唯一的重点,搞清楚我和贺兰婷的关系,才知道以后怎么对待我。

  我先不回答她这个问题,问她说:“那么,监区长,我是不是可以以后每天晚上都在我亲戚家住宿了。”
  她没想到我会岔开话题,皱起眉头,然后坐直回去,看了看指导员,接着对我点头说:“可以。”
  我心里高兴,但尽量脸上不表露出来,假装为难的说:“可是要出具什么证明,这些证明是什么证明,我不想搞什么证明,太麻烦了。可以吗?”
  康指导员插话道:“这是个流程,是必须需要的。不然以后出事了,我们无法找到担保人,就不能给你签字放行。”
  监区长咳了两声打断了康指导员的话说:“这个证明,因人而异嘛。”
  指导员马上接着说:“不过,证明的话,你看你写好了给我这边,我看如果没什么问题就签字同意。”

  监区长直接就对我说:“副监狱长是不是你的什么亲戚,可以让她给你签字也行的。我知道副监狱长有房子在市里。”
  扯来扯去,她们就是想知道我和副监狱长的关系。
  我嗯嗯的点了点头说:“这样吧,明天我让亲戚开个证明啊。”
  我既没有说明我和贺兰婷有什么关系,也没有否认,她们这么一听,还以为我要去找贺兰婷开外宿证明,再加上今天贺兰婷点了我干这选拔挑选工作而且还说我是她招进来的,心里估计就默认了贺兰婷和我有着什么关系。
  监区长叫服务员买单。
  我急忙说:“监区长,这顿饭我请就好了,不能让你们破费。”
  监区长说:“没关系小张,不要这么见外。”
  我说:“监区长,副监区长,指导员,你们能和我一起吃饭,就是我莫大的荣幸了,这顿饭不给我请我以后都不敢不好意思和你们出来。”
  “好吧,那就谢谢小张了,那小张,我就先回去,副监区长和指导员这里找我点工作的事还没处理完。”她拍了拍我的手背,“还有啊,那个选演员的事情你多多费心啊,一定要多多努力,很多同事想着要办这事,抢得很激烈,我相信你会办好的啊。”
  “一定不会辜负监区长和各位领导。”我嘿嘿嘿嘿笑着,看着她们三个离去了。
  她们走了后,我把笑脸拉平,他妈的,总算走了,讲话甜言蜜语,心里一肚子鬼胎,这帮老狐狸。
  服务员过来后,给我递了一张票据:“一共消费八百六。”
  我吓了一大跳:“八百六!”
  我看着桌上这几盘菜,怀疑自己听错了,于是问她道:“八百六!”

  服务员肯定的说:“八百六!”
  我说:“你把我们点的单子给我看看。”
  她把我们这个包厢点的菜单给我看,一盘爆炒鸡肉一百二,一盘红烧鲫鱼一百二,一个小小的骨头汤要一百八,在外面四块钱的啤酒在这里六十块钱一瓶,我怀疑她坑我一个,就说:“把你们的菜单都给我看!”
  她拿着菜单还有别的包厢的菜单给我看,都是一个价格。有的还消费了上千块钱,烟还论一支一支的卖,一支芙蓉王:十块钱。
  一听可乐:二十。

  我愤愤道:“好狠啊你们!”
  服务员冷笑道:“乡巴佬,你没去过五星级酒店吧。”
  我看着这里的装修,呸了一声说:“我靠你还五星级!”
  她马上瞪着我:“你想赖账是不是,赶紧给钱!”
  我翻着口袋,只凑了不到七百块,交给了她:“黑店啊!钱不够,改天再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