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7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看到白玉地面开始兴奋起来的众喽啰,又被这句话惊得燕雀无声,包括归家哥俩在内,所有人的眼神都盯在归不归身上。冷场了片刻之后,没等归莱归区说话,刚才打头阵的小头头先先看了这哥俩一眼,随后凑到了老家伙身边,说道:“进去就下黄泉,那就别进去了。大师父,不是我说,要不把地上的玉石抠下来,够咱们这么多人有滋有味的活完下辈子了”

  归不归的目光从大门上面移到了这个小头头的脸上,说道:“如果真的长生不老,那你们也就没有下辈子了。再说了,只要破解得法,就算你下了黄泉,我也有办法把你捞出来”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眼神从小头头的身上挪开,在众喽啰的脸上转了一圈之后,又继续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前面的路走不走,你们自己说的算。不过这次机会一旦错过了,再过几辈子都不可能再遇到”

  这句话说完之后,算是给包括自己这俩徒弟在内的众人,都吃了颗定心丸。就连刚才这个吵吵着要抠玉石走人的小头头,都找了根枪戟,准备拿它当作撬棍,把面前的大门撬开。好在归不归发现的早,急忙拦下,才不至于因为这个二愣子而横生事端。
  归不归吩咐众喽啰离开大门距离两丈,然后让归老二将装着准备好那些东西的篓子端到了大门前。老家伙在篓子里面抓出来一只公鸡,然后也打发这哥俩当着众人的面,一刀砍掉了鸡头,将一腔子鸡血淋到了大门上。一边淋着鸡血,一边口中念念有词的,只是除了他之外,谁也听不懂这个老家伙说的是什么。
  就在众喽啰看的目瞪口呆地时候,归不归将已经放干血的死鸡扔到了一边。在篓子里翻出来已经七只小小的油灯灯盏,老家伙将这七只灯盏注满灯油,这灯油也不知道是什么制的,点燃之后竟然散发出来一种刺鼻的恶臭。
  归不归就坐在大门之前,将七只灯盏摆成了一个古怪的图形。就在他最后一只灯盏摆好之后,两扇大门的门缝中,突然吹出来一股邪风,这阵邪风瞬间将七盏油灯同时吹灭。不过归不归似乎就是算好了会这样,他不动声色的将油灯重新点上了火,随后再次将这七盏油灯换了个位置,又变成了一个新的图形。
  这次和刚才一样,就在图形刚刚摆好的时候,门缝中又是一阵邪风吹出来,再次这七盏油灯吹灭。归不归还是没有任何不安的意思,他不断的重复着点亮油灯,变换图形,油灯被吹灭,然后继续点亮油灯的这个过程。

  难得归不归每次都能将油灯变化出来不同的图案,而且绝对没有重复之前的图形。开始包括归家哥俩在内的众喽啰还看的胆战心惊,但是看了三五十遍之后,也就多少有些习惯了,反而觉得归不归摆出来的油灯图案就是应该被吹灭的。
  这时候,归不归下手变换油灯位置的速度也开始放缓,甚至有几次拿起油灯开始犹豫要放在哪里,慢慢的,他脑门上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不过事情的转机也出现在这个时候,就在老家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遍,再一次变化好七盏油灯图形的时候,门缝里面吹出来的邪风再次将油灯压灭。
  就在归不归准备再次将油灯点亮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突然同时火光一现,有两盏油灯竟然死灰复燃,再次的明亮了起来。老家伙这才如释重负,身子向后一仰,直接躺在地板上,不停地喘着粗气。
  归不归躺在地上,仰面看着身后的众人,没有好气的说道:“你们谁要是看够了,就过来把我扶起来。看不出来我已经爬不起来了吗?”众喽啰这才在归家哥俩的带领之下,一窝蜂的向着归不归这边跑了过来。
  归莱将自己的老师父扶着坐了起来,说道:“您老人家摆的这是什么阵法?变变油灯的位置这就能进去了?”
  归不归看着自己的徒弟,哼了一声之后,说道:“你说的倒轻巧,要不你也来试试?”这样的场合,他掉书袋的老毛病还是忘不了,当下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今天再教你个乖,记住了,刚才老人家我摆的叫做七星万法冥言。严格来说,也算不上是阵法,只是通过这七盏油灯,和门里面的那世之人说话。每次变化七盏油灯的顺序,都是开出来一个条件,同意就留着这七盏灯,不同意就像刚才那样吹灭”

  归区看了看地面上那两只有点孤单的油灯,随后对着自己的师父说道:“不是说留着七盏灯吗?现在剩两盏怎么算?还有,您刚才开的是什么条件?”
  归不归顿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睛,说道:“这件事情完了之后,你去找牛羊各百只,就在这里生祭。然后还有百两的金箔,一起在这里化了。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说到百只牛羊的时候,归家哥俩就瞪大了眼睛。等到百两的金箔说出来之后,这哥俩的嘴巴就已经合不拢了。归老大说道:“要是有那么多东西,我们还用出来打家劫舍吗?别说金箔了,就连牛羊最多我也只能凑出来十头八头的”看着归不归的脸色不好,归莱又苦着脸解释道:“就算我带着人去抢,那也得有啊。大的郡城不敢去,小的村子有两头羊就不错了”

  归不归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这个怕什么,你们活的那么久,慢慢攒慢慢还啊。又不是让你们一次都拿出来”说完之后,他不再理会自己这俩重孙子。这时老家伙也缓了过来,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到大门前,两手在门上摸索着。归家哥俩在他身后小声的嘀咕,归老二先说道:“不能就这么简单吧?几只牛羊几两金箔就把燕哀侯打发了?堂堂一国之君,首任大方师这么没见过世面?”归老大担心归不归听到,连忙用胳膊肘捅了捅自己的弟弟,用极低的声音说道:“闭嘴——一会进去的时候小心点,不对头就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