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4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笨!”老二说:“我早就知道是鬼了!那是她丈夫死了之后,阴魂不散,变成的水鬼!所以,这地上才会有水迹,床上也才会那么湿!应该还有一股骚味,不过普通人不一定能闻到……”

  日期:2015-07-17 11:14:00
  “潘夫人倒是和你想的一样。”阿罗说:“这么一想,她也不害怕了,反而急急的盼着夜晚赶紧来临,看丈夫的鬼魂是不是还会再来。”
  “盼着鬼来啊。”老二嘟囔道:“不知道人鬼殊途,找事儿……”
  “第二天的夜里,潘夫人还守在灵堂,不去屋里。一直等到昏昏欲睡时,一阵凉气逼近,她急忙睁大了眼睛去看,果然,是自己的丈夫又来了!她惊喜交加,而潘先生依旧是一声不吭,只是上前抱起了她,就往屋里去了,而且又是折腾了一夜,直到潘夫人筋疲力尽的睡去。等到天亮了以后,日上三竿,潘夫人醒来,才发现丈夫再次消失了……”
  老二又忍不住插嘴了:“那个男鬼是色鬼吧?天天晚上来了就光会干这个?那个潘夫人也上瘾了还?”
  阿罗白老二了一眼,说:“就这样,一连过去了七天,每一天夜里,潘先生都会回来,而每一次天亮之后,潘夫人醒来,就发现丈夫又消失了。
  “不过,潘夫人却不那么悲伤了,她感觉丈夫还是一直陪着自己的。只是,她的家人慢慢发现,潘夫人变得越来越憔悴了,原本红润光洁的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变得枯黄暗淡,原本清澈的眼神,也变得浑浊不堪,而且她起床的时间也起的越来越晚,更不正常的是,她一见太阳,就哈欠连连,萎靡不振……”
  “那是和鬼丈夫的房事过多了。”老二点评道:“人鬼殊途嘛,男鬼采阴,女鬼吸阳,久了伤身。”
  “你倒是有经验!”阿罗忍不住说了老二一声。
  日期:2015-07-17 11:16:00

  老二确实有经验,那个人皮春宫图差点祸害死他。
  所以阿罗的话等于是触动了他的心事,当即闭了嘴。
  阿罗又接着说:“潘夫人的家人都很奇怪,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讲出来,只是托词说夜里睡眠不好……
  “可是她的家人已经起了疑心,夜里就悄悄的在这潘夫人的屋外守着,想看看她在夜里到底干了什么。等到半夜,暗中躲藏的家人突然听见屋子里有动静,就是那床吱吱呀呀的响,还有人的喘息……”
  “嘿嘿……”老二猥琐的笑了起来。
  我也听的脸热,心中暗忖:“阿罗这个丫头,怎么讲的这么详细?自己也不怕羞?”
  阿罗瞪了老二一眼,说:“家人以为是潘夫人偷人,潘先生尸骨未寒,潘夫人就招了野男人进屋,家人都不由得勃然大怒,忍不住往屋子里冲去!
  “但是一进屋子,却发现屋子里只有潘夫人一人,再没有别个!家人惊疑不定的里里外外搜寻了一遍,还是是没有发现什么。”
  “废话!”老二说:“鬼要是不想让你看见,你肉眼凡胎能看见吗?”
  “可是都明明听见了声音,怎么会没有人呢?于是,家人就盘问潘夫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潘夫人无奈之下,就把这许多天来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说那是自己丈夫的鬼魂,夜里来相会,不是自己偷汉子,所以才会来无影去无踪……家人听了都半信半疑,可是也没有别的合理解释,只好作罢。”
  日期:2015-07-17 11:17:00
  “真的是鬼?”我听到这里,忍不住诧异道:“可潘先生究竟是怎么死的?脸和头皮到底去了哪儿了?”
  阿罗说:“你们还记得潘先生在沉下水之前,潘夫人在干什么吗?”

  老二愣了一下,我回答道:“是在拍照。”
  “对的。”阿罗说:“那个时候,潘夫人正在给自己的丈夫拍照。不幸的是,丈夫死了……之后,潘夫人也没有心情去洗照片了。是潘家的其他人,把相机送到了照相馆,洗印潘先生生前的照片。照片洗好之后,家人拿回来,给潘夫人看,潘夫人看着看着,脸色突然就变了。”
  “怎么了?”
  “因为在一张照片中,潘先生的脑袋是露出水面的,可是他背后的水下,影影绰绰的有一双手,在抓住他的腰,往水下拉!”
  “啊?!”

  我和老二都惊讶了一声。
  “所以,潘先生根本就不是在那里一浮一沉的玩耍,而是被一双手抓住了,在不停的挣扎,不停的挣扎,最终被淹死了!”
  老二瞠目结舌,面如死灰。
  我也愕然道:“那,那当时,潘夫人在船上,就没有发现?”
  “没有。”阿罗摇了摇头:“如果不是照片洗了出来,谁都不会发现那只水下的手。那是一只人眼看不见的手,却被相机无意中拍到了。”
  “水鬼?”老二倒抽了一口冷气。
  日期:2015-07-17 11:19:00
  “他们也这么怀疑。”
  阿罗说:“潘家的人害怕了,也惊疑了,潘先生既然是被一双手给拉着拉下了水才死的,可为什么当时不呼叫?脸皮和头皮又哪里去了?而且现在潘先生变成鬼回来,又为什么不说话?”
  “对对对。”老二说:“这确实是问题。”
  阿罗说:“他们越想越不安,去请了宁波有名的袁大师来看。”
  “袁大师?”
  “对,他是江浙最厉害的大师。”阿罗说:“结果那袁大师一见着潘夫人,就吃惊的说,你脸上怎么有这么重的肃杀死色!你最近招了什么邪祟?”
  袁大师,我心中暗忖,必定是宁波相术世家袁家的人了。
  “潘夫人吓坏了,连忙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全都给袁大师讲了出来,袁大师听了之后,却摇了摇头,说那根本就不会是潘先生的亡魂!”
  “不是鬼丈夫?!”老二大吃一惊,又连忙问道:“那究竟是啥赖种东西?”
  “袁大师讲,那东西夜夜来找潘夫人,只是为了,为了采阴补阳。”
  “然后呢?”
  “袁大师当时出了个主意,叫潘家的所有人都不动声色,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潘夫人也照旧在屋中等着那东西再来,然后,他又交给潘夫人一面镜子,一尊罗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