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到监狱后,我们先拿着这些被子被单什么的回去放我宿舍,然后再去上班。

  当进了我的宿舍后,放下被子,我给谢丹阳倒了一杯水,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这是你住的宿舍?”谢丹阳看了一眼我的宿舍说。
  我说是,有什么问题吗。
  “男同事的宿舍很简洁,什么也没有。”
  我拉一个凳子给她坐下来:“又不是自己家,还能怎么整。”

  谢丹阳坐下来:“我们同事一些姐妹,把宿舍装得好漂亮,贴满了贴花,有的还自己写墙画。”
  “哦,我是不喜欢那样的,简单的就好。”
  我一抬手想把水杯放好,肩膀处一阵钻心的疼让我喊出声音来。
  “我给你擦药吧。”谢丹阳说。

  “这?”我看着她,说,“我自己擦就行了,你先回去吧,等下下班了我再把这些送到徐男宿舍。”
  “是我要你陪着出去,你才被人打的,对不起。”她再三道歉。
  “行了不说这个了,是我自己倒霉。”我一挥手,肩膀又是钻心的疼让我嗷了一声。
  她站了起来,打开从药店买药回来的袋子,说:“我先给你擦药。你把上衣脱了。”
  实在拗不过,我同意了。

  这样子是不是不好,如果让别的同事看见,会以为我们两个什么关系,让徐男知道的话,徐男会不会吃醋和我翻脸?
  我脱了衣服后想到徐男可能知道了会和我翻脸,急忙在她要给我擦药的时候抓住她的手:“算了,我自己来吧。”
  她挣脱开:“你是怕别人说是吗?”
  她的手在我肩膀上揉着,又痛又舒服,我一边哼哼唧唧一边说:“是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别人都会说了,更何况是脱了衣服。”
  “没事,这个时候有谁会来宿舍,就算看见了,说什么我也不怕。”
  “谢谢。”我享受着她的揉搓。
  “肩膀这里,青紫了好大一块。”她把药打上去,我疼得哼哼唧唧起来。
  “镇定!一点不像个男人,看你刚才被打的时候,一句话都没坑。”
  我说:“被打的时候只有觉得恐惧,真没感觉到疼了。”
  她用两只手在脱光上身的我身后揉搓,好舒服,而且她那对有时候会顶在我后脑勺,我故意的假装不经意的动了动手,用头在她两个上触碰了几下。
  “你干嘛?”她问。
  不好,被她察觉了!
  我急忙撒谎说:“我头痒。”

  她给我擦拭完了,然后去洗手,我穿上了衣服。
  “那我先回去上班了。”
  “好。”
  谢丹阳走后,我换了一身衣服。
  弓着腰猫步疼得捂着走到了办公室,就这样,不敢去B监区得瑟了。
  刚到办公室,一个电话打来,大概又是康指导员。
  一接电话,果然是她,叫我去她办公室一趟。
  他妈的,越是不想出去见鬼越是要见鬼。
  我这猪头样去见了她,她又要问东问西,肯定说今早请假还没事,这一转眼出去回来就成了这样,她不让我去那个小镇,我还偏偏去了,这下子怎么和她说。

  我想了一会儿,打定主意,就说去市里路上不小心从摩的上掉下来了。
  电话又来了,催着我过去。
  我慢慢走到康指导员的办公室门口,敲了两下,她让我进去。
  我进去后她第一眼就看到了我眼角的伤:“哟,怎么了这是?”
  “刚才出去的时候,不小心从摩托车上掉下来了。”
  康雪冷笑一声说:“看起来不像是摔的吧。”
  “是,是摔的。”我说。
  她站起来走到我身边,说:“让我看看,还有哪儿有伤的。”

  她动手摸着我的身,一下子重的,我纳闷她要干嘛,她一下子就捏到我肩膀那里,我啊呀惨叫一声:“疼!”
  “疼啊?这里也摔到了吧。有没有擦药?”她貌似关心的问。
  “擦了药,还好。”
  “嗯,是闻到了药味,看样子摔得不轻呀。下次要小心点。”她拍拍我的胸。

  她让我坐下。
  我坐了。
  她走回到办公桌那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问我:“对了,你们B监区的柳智慧找你了。她对你挺感兴趣嘛。”
  “柳智慧是谁?”我纳闷道。
  “上次来找你的大美女。”康指导员脸色一变。
  “那,那个女的?”我也脸色变了,她找我干什么。
  我开口问:“她找我干什么?”
  同时间康指导员也开口问我:“她找你什么事?”
  我说我不知道。
  康指导员想了想,然后说,“她说如果你回来了,可以让你去找她吗?”
  这个问题,我只能请示指导员:“可以吗?”

  “怎么?想到那个女人,心里痒痒了?”
  “不不是,我只是好奇她有什么事找我。”我摇头说。
  康雪的脸依旧妩媚,眼神有了些变化,靠近我伸手碰了碰我的身子,然后说:“那个女人连我都不能随便见,她在这里,我们都只能供奉着她,你小心你自己玩火自焚。”
  我说:“我又不干什么坏事,什么玩火自焚。”
  康雪想了想,说:“走吧,我带你去见她。”

  我说好啊。
  她马上说:“但是,你要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皱起眉头:“答应你什么条件。”
  “别跟她发生关系,以后也别打她的主意。”康雪像是警告,又像是吃醋。
  我想到那个女人可怕的读心术,妈的我是想打她的主意,但是那样的女人你靠近她就像被她看穿了一样的可怕。
  “我没那个本事。”我说。“你是不是在吃醋?”
  康雪一本正经道:“张帆,你有你的女朋友们,你有你花花绿绿的生活,我自己有我自己的生活,我们在这里,只不过是各取所需。我不想干涉你任何方面的自由,但一些越界的规则,我们不能碰,你当然也不能碰,就比如柳智慧,她来这里的原因谁也不知道,但是监狱长警告过我们要好好对待她,你想想看能让监狱长都听话的背景是什么背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点头说:“我明白了。”
  她摸到我下面,说:“只是,吃醋也是有一点。”
  我推开她的手,说:“我们现在可以去了吧。”
  “怎么?很急?”她又下手重了几下。
  看着她那副妩媚的笑容带着成熟魅力,唇红齿白,我竟然无耻的一柱惊天。

  “哦,我还以为你对我没有了那个意思呢。”她笑了笑说。
  其实,不去想康雪背后什么阴谋什么身份,不去想她笑容之后的阴冷和危险,咋看一下,她走在大街上,也算是风韵犹存,雍容美妇那种类型。
  两人只不过都是身体上的满足需要,当然,这也是有快感的。
  整好我这段时间没了女人可用,我一边弄一边邪恶的想。
  做完后,感觉全身都疼,整理好衣服后,我问她现在可以过去了吧。
  满足过后的康雪转头对我媚笑:“行啊小伙子,越来越厉害了。我给你的酒,有没有喝?”
  “喝喝喝,天天喝,当水喝。”
  她又是一个妩媚的笑,摸了摸我的脸:“很乖啊。”
  我避开她的手:“可以走了吗?”
  “走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