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绕了几部车走过去,不能让她看到我正面,看看指导员来不来。
  我想我也是挺无聊的。
  当我走到那辆车身边,分监区长已经不见人了,而这部车,跟上次分监区长康雪指导员开的一个样,我没有记下车牌,很可能就是她们。
  回到了家纺店,谢丹阳已经付账了。
  她买了两床被子,还有一些床上用品,她让收银员把这些都拿好,等下过来拿。
  “还不回去吗?”我问谢丹阳。
  “等下,我还有东西要买,我带你去一家好吃的甜品店吃甜品。”

  一听有吃的,我开心了:“好啊。”
  去甜品店要路过那条红灯街街口,谢丹阳指着红灯街笑着问我:“你知道这条是什么街吗?”
  我说我知道,上次来了误闯进去一家,还以为是平时剪头发的,结果是那个打扮得很暴露的女人出来接待我,我急忙就逃了。
  谢丹阳笑着说:“你们男人不都对这些感兴趣吗,干嘛要逃啊。”
  我看着谢丹阳走路时一翘一翘的胸,这女的会不会对男人感兴趣呢?

  我开她玩笑:“我当然要逃啊那么丑,我要是去嫖,也要嫖你这样的。”
  她一听,愣了,然后马上要打我:“你敢拿我开玩笑!”
  我哈哈的笑着跑向前面。
  当我一边和她玩一边跑时,没看前面,撞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很高大,我撞到他时自己反弹回来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定睛一看,前面一个有一米九这样的男人,很壮很实,短寸,一身黑衣,黑靴子,看样子就是打手的打扮。
  我急忙道歉说对不起。
  那家伙拍了拍自己的胸:“敢撞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摇着头,然后说对不起。
  他生气的抓住我衣领:“老子他妈的是你寸爷!这个镇上的人全都认识我!”
  “哦,哦,寸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还是道歉。
  他的身后又走出来五六个一身黑打手打扮的男子。
  看他们的架势,是非要打老子不可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伟大的M爷爷教我们,打得过才打,打不过就跑。
  可是看这身边被吓到的谢丹阳,我靠我怎么跑啊。
  谢丹阳一看情况不对,也帮着我道歉,她知道这个小镇的红灯街,红灯街就有人罩,那一定会有三教九流,也会养着各种各样的打手看门保安什么德。

  谢丹阳掏出钱包,拿出一千块钱:“一点小钱,希望哥哥们放过我们。”
  我害怕谢丹阳这么个大美女在他们面前,吃了亏,万一他们对谢丹阳动手动脚,我可是保不住她啊:“丹阳你走吧,走啊!”
  我对她使眼色,靠,你走了我就能逃了,就算被打,也不想在她面前被打,我那点可怜的尊严啊。
  谢丹阳又掏出一千块,对寸头说:“可以吗?如果不行,我再加。”
  这群家伙可能真的是在红灯街做打手的,对大美女谢丹阳却是看也不看,而且也不要钱,径直就推开了谢丹阳的手:“打发谁啊你!谁是你哥哥!老子今天就要找这小子晦气!”
  他说完一拳就打在我小腹,我啊的一声疼得我蹲了下来。

  我对谢丹阳抬头说:“你走啊不关你事!”
  谢丹阳摇头,脸上并没有怕的表情,掏出手机,寸头抢过手机,抓住谢丹阳的后面头发,把谢丹阳拉住,然后指挥他身后的小弟:“打!”
  这群家伙上来围住我就殴打。
  顿时,拳脚像下雨一样噼里啪啦砸在我身上,直到把我打得踢得蜷缩着躺在在了路上。
  “你们不要再打了!”我听到谢丹阳的喊声。
  “走!”“走了!”

  寸头把手机扔给谢丹阳:“你报警又有什么用?”
  这帮人停止了殴打,我把今早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寸头说:“小子,不要再进来这里,不要让我在这里看到你,下一次,就不止是拳脚了。”
  “张帆,张帆,起来。疼吗?我们去医院。”谢丹阳蹲下来扶着我。
  然后掏出纸巾,给我擦脸,擦口水,擦疼得掉出来的眼泪。
  “哦对了,这里的医院,也不能去,赶紧给我从这里滚蛋!”寸头甩了最后一句话走了。
  因为这里基本是这条街的中心点,好多人都围着看着。
  当这几个打手走了之后,围着的人也就散了,也没人上来帮我。

  我艰难的站了起来,扶着膝盖,干呕了两下,谢丹阳拍打着我的背,然后又用纸巾拍打我身上的泥,我说:“没事,我没事,走吧。”
  “我们去买瓶水。我们去医院。”
  “别去了,我估计他们真的会找到医院再,打我们。”我说。
  我们走到了旁边一家便利店买了几瓶纯净水,谢丹阳倒给我洗脸,漱口,擦拭身上的泥污。
  我动了动身体,到处都疼。
  “去医院吧。”谢丹阳劝我。
  便利店的老板娘问我们:“你们怎么得罪了那些人哟。”
  我问老板娘那些是什么人。
  “都是那条街的,那条街请来的,小伙子我看你还是赶紧走吧,这些人在这里的警察都不管的。”老板娘好心的说。
  “谢谢你老板娘。”
  我的脑子嗡嗡嗡的响,慢慢的恢复了一些,我说:“我们走吧。”
  “不去医院吗?”
  我说不去了。
  谢丹阳和我道歉,说如果不是她和徐男让我出来帮忙,就不会被人这样打了我。
  我说这不关你和徐男的事,是我不小心撞到他们的。
  可是我转念想,我就是撞到他,也不是故意的,而且他也不可能受了伤什么,也就是一点小事,可他们既不愿意听我道歉,也不愿拿钱,上来就打,下手还那么重,至于吗。

  我咽不下这口气,可是我又真的是拿他们没办法。
  看着谢丹阳愧疚的样子,我说:“你别乱想了,是我自己撞到了别人。我不应该嘴贱和你开那种玩笑。”
  她看看我。
  我指着路边的一家包子店说:“你别内疚了,我又没什么事,要不你请我吃点东西吧。”
  我走过去,买了十个包子,她帮我给了钱,我说谢谢。
  其实谢丹阳挺好的,也够义气,刚才那种时刻,她没有被吓到,而且还帮着我道歉,掏出钱帮我解决问题,虽然最后我被打,可是她还是冲上来帮我,也没想过要一个人逃了。

  我说该说谢谢的人是我。
  谢丹阳问为什么。
  我说你在那种时候都陪着我,我心里挺感动的,你很讲义气。
  去那家豪华家纺店拿了买的东西,然后打的离开了这个镇。
  我问出租车司机,关于这些打手的事。
  出租车司机说这里那么多那种店,小的店可能不请打手,至于大的店,或者是有钱的老板,就难说了。
  谢丹阳一碰到我的眼角,我啊的惨叫一声,她说:“肿起来了。”

  我抚摸眼角,谢丹阳从她包包中给我一面镜子,我看了看,果然是眼角肿起来了。
  妈的真痛,又丑。
  “去药店买点药。”谢丹阳说。
  我说好吧。
  让司机带去了一家药店,买了一些跌打肿痛类的药,然后上车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