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五分钟后,她写好了请假条,写我本来昨天答应给家人汇钱看病复查,结果忘了汇,今天请假下午出去两个小时把这个事情办好。
  “你的脑子真是好用。”我夸徐男说。
  “帮帮忙吧。快点吧,谢丹阳已经在等我了,请好假了我和你一起过去和她说一声。”她还使劲的催促我。
  “好啦好啦,不就是买个被子嘛,还那么要紧。”

  我去跟康指导员请假,她见到我后,看了我的假条,就问:“昨天忙什么去?”
  “昨天,昨天跟一个朋友去她家吃饭喝酒,结果喝高了。”我说。
  “喝到连给家里治病的钱都忘了打?”她盯着我问。
  我有点不爽起来,心想,你要么就批不批就算了,问东问西的查那么多做什么,再说我出去干什么干你鸟事啊昨天。我说:“是忘了,心情不好,喝了一点就醉了。”
  “你不要经常请假,我看你要是老这么经常请假,别人要请假我不批别的同事会说我偏心。”她按住我请假条。
  看样子是不给我请假了。
  我无奈的说好吧。
  没想到她签字递给我:“一个月内先别找我请假!”
  “是。”
  我下楼后找了徐男,骗徐男说我没有请到假,她很失望的郁闷了:“那我晚上岂不是又要冷得睡不好。”
  我说:“要不让谢丹阳一个人把你被子也买了吧,反正也是开车,放在车上拿回来就好。”

  “好。”
  这时候我才笑着和她说真话:“骗你的了!我已经请到假了!”
  徐男的脸黑下去:“好玩吗?”
  然后一脚就假装踢过来。

  “好玩。”
  徐男带着我去和等着的谢丹阳汇合,今天天气放晴,不是那么冷,谢丹阳穿着制服,胸脯高突,仿佛悬在胸前半空,好大。要崩坏衣服纽扣跳出来一样。
  她两在说话的时候,我假装转身过去找自己的请假条,让她们说一会儿话。
  徐男仿佛和谢丹阳解释了一下,谢丹阳不高兴了一下下,然后徐男又说了几句什么,谢丹阳不情愿的走向我,然后我又和谢丹阳出去行动了。
  谢丹阳却不愿意开车,说开车提车拿车烦,停在监狱停车库是这样的,要签字,要批条,车库保卫处还要和审批签字的领导联络还要出示我们的请假条才能放行。
  出了监狱外面,走到环城大道,刚好来了一步出租车,上了车后,谢丹阳说:“XX镇。”
  我急忙和谢丹阳说:“xx镇我不能去。”

  谢丹阳奇怪问:“为什么你不能去。
  我说我上次去了,被分监区长和指导员看到,她们说那里的XX服务行业太出名,我身为监狱的工作人员去那里被人看见影响不好。
  谢丹阳看了看她自己身上的制服,又看看我身上的制服,说:“要是不穿这身衣服出来,也不会那么显眼了。只是,如果要去别的地方,那两个小时不够用。”
  “那怎么办?”我说。
  谢丹阳双手放下,豁出去一样的说:“放心吧就去买了就走,谁会看到你在这里,我不信就那么巧又被指导员和分监区长看到。”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我还是不太愿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在人家的圈子里觅食生存,只能按人家的规矩来办事。
  虽然我也搞不通,为什么我去个xx镇那么要紧,就算那里xx服务业发达,我只是去干其他的又不是专程去享受特殊服务,要不要那么要紧。
  就算有民众拍照传上网,我当时如果是在买被子,或者是在逛街,而不是进去那种不良的店也不是干坏事的时候被抓,这又有什么要紧,指导员真是过分啊。我看她是存心怕我去搞三搞四惹了一身病传染给她,所以才这么威胁我。
  这么一想,我对谢丹阳说:“那就去吧,反正去买了被子就走。”

  我顺便去书店买点书。
  我顺便去书店买点书。
  到了镇上,我拿出手机给李洋洋打电话,倘若打通了说还钱她给我账号,在镇上顺便就把钱打给了她。
  电话通了,洋洋有些惊讶,“张哥哥,你请假了?”

  “今天出来有点事。”我说。
  “可是,我今天也要上班,晚上呢,晚上回去了吗?”她有些无奈的说。
  “我就请两个小时,出来买被子。对了洋洋,你的银行卡账号是多少啊?”我问道。
  “我的银行卡账号,张哥哥你要我银行卡账号做什么呀?”

  我编谎言说:“之前你爸爸不是在我爸爸病了做手术的时候送去给我十万吗,前几天我大姐和大姐夫拿到了以前卖也卖不出去的后来有开发商来投资成了宝的一块地的钱,有八十万呢,以前的钱啊,我们都能还了。”
  洋洋一下子就相信了我的鬼话,开心道:“真的呀,张哥哥那你们家欠的钱就有办法还上了,真替你高兴。”
  “呵呵,所以呀,把你账号给我吧洋洋,我把钱那十万打给你。”
  “不要了,张哥哥,那钱就是要帮你的,我不能要回来。”她倒是拒绝。
  我说:“洋洋,这钱你要是不拿回去还给你爸爸,我们心里不好过啊,本来吧,应该是我们一家人呢请你爸爸你妈妈请你家人一起吃个饭,然后再把钱还给你爸爸才是,可是我爸爸身体也还没全部恢复,也只能由我自己代劳了,我先把钱还给你,等我有了时间,亲自请你爸爸吃饭再道谢啊。”
  “张哥哥,这钱原本就是帮你们的,我不要。”她很是倔强。
  我说:“我爸会骂死我啊洋洋。”
  我的声音有点颤抖,因为我心里想着,如果她给了我账号,我给她打了钱,以后我就不可能再去找她了。

  她突然小声道:“我领导来了等下给你打。”
  马上就挂了电话。
  “哎,这里!张帆!”远远的,谢丹阳在一家豪华的家纺店门口对我招手。
  “哦,来了!”我走过去。
  这是一家看起来挺豪华的家纺店,我翻看了一张床上四件套的价格牌,三千九,四件套要三千九,日。

  那么贵。
  谢丹阳挑着被子,我也是随手翻看着。
  最便宜的就是一个床单,也要五百多。
  正看着,见一辆轿车从店门前过去,很眼熟,像是上次分监区长和康指导员开的车,而且,坐在里面开车的人,很像分监区长。
  于是我就出门口看那个车,那个车已经开远了,但是看外表,还是很相似,不过,分监区长她们来这里买东西啊什么的也都很正常,就连谢丹阳都经常来不是吗。
  “你在看什么张帆?”谢丹阳问我。
  我说:“我过去那边看看,你挑着,我等会儿回来找你。”

  “去吧。”
  我朝那辆车转弯的方向走过去,那辆车还是在上次那个地方停下了,然后一个人下了车远远的,看轮廓,似乎就是分监区长。
  日期:2015-05-07 20: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