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知道谢丹阳什么时候进来什么时候去洗了澡什么时候睡进被窝里什么时候关灯的。
  总之我半夜口渴半迷糊醒来时,她是躺在我身边的,迷迷糊糊中,想去喝水,但是没力气,就继续睡,看着身旁的她,就像和以前的女友睡一样的,习惯性的伸手脚过去就压着她身上。

  然后,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早上,有人敲门。
  我醒来后,清楚的确认是谢丹阳妈妈的声音,叫我们起来吃早餐。
  而我那时候的姿势,是和谢丹阳侧面对着,我抱着她她也抱着我。
  她睁开了眼睛,看看我,然后我急忙转身过来,咳了一声,然后说:“不好意思,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她坐起来,穿上外套,说:“不用道歉,反正我们什么也没发生啊。”

  我站起来找衣服,她刚好开灯,回头过来就愣着看我的下身,我往下一看,估计尿憋了,撑起了帐篷,我急忙捂住:“对不起。”
  去卫生间洗脸刷牙穿衣服,这事儿要是她去和徐男说,真的是要丢死人。
  可她会和徐男说嘛?徐男会不会吃醋?
  谢丹阳妈妈五点就起来做早餐了,虽然说看不上我这个女儿的‘男朋友’,但还是爱女心切,怕自己女儿吃得不好过得不好。
  毕竟我们六点半钟就要赶回到监狱。
  吃完了早餐,我对谢丹阳父母表示感谢,她妈妈张张嘴,却又不说什么。
  她父亲昨晚虽然和我喝了不少酒,但是看起来还是挺精神,跟我说:“以后有空常来坐坐。”
  “谢谢叔叔,有时间我会来看你的。”
  走的时候,她的妈妈还送到了楼下,提着一大包装的全是吃的给谢丹阳。
  一个劲地叮嘱谢丹阳好好照顾自己,下周一定要回来。
  上车了之后,谢丹阳把车开出小区后,我降下车窗狠狠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你妈妈对你真的好。”

  谢丹阳看看我,然后把车灯打开,冬天的早晨,这个点了还是全黑的。
  谢丹阳说道:“如果真的对我好,就应该问我需要什么,而不是硬要塞着她觉得喜欢合适我的东西给我。”
  我说:“大人走过的路多,见过的人多,他们经历的世面多,懂得哪个人好哪个人不好吧。”
  “我不喜欢的话,人好有什么用,我无法跟一个我不喜欢的男人过一辈子。”谢丹阳幽幽的说。
  我表示同意,但我又说道:“只是,万一你喜欢的,并不适合和你过一辈子的呢。”
  “我会努力,可如果真的栽了我也认了。”
  她说的这话,暗指的是和徐男走下去吗?那怎么可能啊,两个都是女的啊。
  到了监狱门口时,谢丹阳让我先进去,我下车的时候,她从她坤包里掏出一个红包给我:“谢谢你。”
  “这是什么?”我心里有底,这应该是谢我的礼金,可我还是要问清楚。
  “谢谢你张帆,我不能让你白帮忙。”
  “是钱,对吧?”我问道。
  她默认。
  我急忙推回去:“举手之劳,真的,你不用那么客气,你那么客气我都不好意思了。”
  她塞进了我的衣服上衣口袋:“你拿着,不然我都不好意思下次叫你帮我了。这不是第一次,还有下次啊。”

  推了几番,实在推不掉,我收下了。
  回到监狱自己宿舍换衣服,我把红包拿出来,三千块。
  这话说要是说出去,我陪了一个女人睡觉赚了三千块,我像个什么?
  鸭子?

  无语了。
  我想到了贺兰婷白眼看我的样子和对我说话的口气:“你很行嘛,周末兼职这行。”
  “没办法,家里经济困难。”
  好吧,把钱收好,还有很多债要还。

  早上依旧是上班,她们照例是开早会分钱。
  徐男来找我聊天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我说谢谢她的衣服。
  她说谢谢我的帮忙。
  我试探的小声说:“我昨晚和谢丹阳睡在一张床。”

  我看她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大发雷霆什么的,如果她知道了会吃醋,宁可我自己说出来也要比什么都强。
  徐男坐下来在我身旁,问:“你,有没有和她做什么了?”
  我想,难道我昨晚和谢丹阳睡一起,谢丹阳没有和徐男说吗。
  只不过要是说的话,也是要今天才能说的,毕竟徐男昨晚在监狱用不到手机。
  我笑了笑说:“她又不是我女朋友,只当是帮个朋友的忙,大家演一场戏,当然没有做什么。老子可是守得住的男人。”
  她打了我一拳:“你是守得住的男人?看着不像啊!狱花啊,那么个大美人躺在你身旁,那么性感,你会不动心啊。”
  我假装叹气,然后说:“做人要有底线,可以碰的我不会放过,但是有些不能动的,必须要遵守底线。”
  徐男笑了起来,看起来眉目全展开,没有生气的样子说:“说得很好。”

  “对了,那身衣服你买给我的吧,我给钱你。”我说。
  徐男又是重重的打了我一拳:“你再扯那些我和你绝交。对了我下午出去一趟,去买被子什么的,太冷了,发的被子不行啊,要不要给你也弄一套。”
  “不了,我觉得这样就行。你如果路过书店,帮我买一些弗洛伊德的心理学类的。”我很认真的说道。
  她说:“懒得理你。”
  然后她就去请假。
  没过一会儿,徐男拉着脸回来了。

  走过来还嘟囔了几句,我急忙问了一句怎么了,表示我的关心慰问。
  “请不了假。”她说。
  “为什么。”
  “你忘了,今天是接收新犯人的日子!早上没按时间来,拖到下午了。”徐男说。
  我这才恍然大悟:“今天确实是接收新犯人的日子,难怪今天这帮人脸上都笑开了花似的。原来,今天又有新人来,又有钱进贡你们了。”
  徐男打了我一下嘘道:“你想死!小声点!”
  “恭喜你们啊。”我鄙夷道。

  “你别用这种奇怪的口气跟我讲话,说实话,要是为了那点工资,谁还愿意在这里呆下去。”
  “我明白,我不说了,你走你们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花这钱起码心安。”
  徐男拍拍我肩膀:“我下午还要检查犯人接收新犯人,你可以帮我个忙吧?”
  “让我帮你买被子?”我问。
  “让你帮我提被子。我和,我和谢丹阳说好了的,下午请假两个小时和她出去买被子。她已经请了假。”
  我心想,徐男想着和谢丹阳出去买被子顺便享受这两个小时的美好时光,谁想到谢丹阳请好了假而徐男却没请到假。
  “我昨天刚休假,今天请假,我怕指导员不给啊。”我摊摊手。

  “你说你出去给家人打钱,急用,请两个小时,她会给的啊。”
  “你的被子一定要今天买吗?”我不是很想去。
  “当然了。已经和谢丹阳说好的,我冷,她也冷,我买被子她也买被子,帮帮忙了,不然晚上睡不好。给你路费,五百,怎么样。”她利诱我。
  “好了,我怎么好意思和你拿路费,也不能要啊就凭咱两的关系。不过,我去和指导员请假,至于请到不到假,我就不知道了。”
  “我帮你写请假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