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6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妈妈看了一眼,继续吃水果,她父亲看了看对我说:“破费了破费了。”
  我急忙搭腔:“叔叔,一点意思,不成敬意。”
  她父亲说:“坐,坐啊,不要客气。”
  我坐下来后,她爸爸催着她妈妈去厨房看饭熟了没,我闻到了厨房里飘出的各种菜香味。

  她妈妈不为情愿的去了,她爸爸给我倒了一杯茶,我说谢谢,谢丹阳挽着我的手臂,紧紧靠着我,埋怨似的说:“爸,怎么今天你们都冷冰冰的。”
  她爸爸面笑心不笑的说了句:“你知道难道不知道吗。”
  “以后我周末不回家了。”谢丹阳嘟起嘴撒娇。
  “好好好,乖。好女儿,你每个星期才能回来一次,你要是不回来,你要我和你妈妈怎么办,就只有你这么个宝贝,你要是不回来,我们只能去监狱看你。”她爸爸还是很宠她的。
  她们说话的时候,我打量着这房子,四室两厅,应该一百五十平方左右,看这装修,家具什么的,估计没个一百多两百万拿不下来。
  都是有钱人啊。
  谢丹阳的妈妈从厨房出来,说饭煮好了但是汤没煮好,然后坐回沙发上吃水果,也不问我吃不吃。

  谢丹阳倒是贴心,给我剥了一个橘子。
  谢丹阳的爸爸看着我说别客气,吃些水果,我说谢谢。
  拿着橘子吃了起来,谢丹阳别扭的拉了拉我的手,我不懂她什么意思。
  然后她拿过我手上的橘子,一边喂我一边自己吃,我估计她是想说假装亲密一点。
  “张,张帆对吧。”谢丹阳爸爸问我。
  我点头说是。
  “你几岁了?”
  我原本就要出口说22,可是话准备出口,方才记得我现在是假装谢丹阳的男朋友,怎么能说是22呢。
  谢丹阳急忙帮我回答:“28.”
  谢丹阳的爸爸没说什么,她妈妈一听就皱眉头:“才28,那么年轻啊。”
  谢丹阳的爸爸笑笑说:“你看起来比你的年龄年轻嘛。”
  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你们两个这个年龄差结婚我看怕是不好。”谢丹阳的妈妈看着谢丹阳。
  都扯到了结婚了都。

  谢丹阳的妈妈看着我问:“女人老得快,等到你四十的时候,我们家丹阳都老得不成样了,你还保证你能爱她吗?”
  这是什么话,难道谢丹阳比28岁这个年纪还大?靠,这种问题让我怎么回答。
  我想了一会儿,谢丹阳用脚踩我的脚,我只好硬着头皮说爱。
  当说出那个爱字的时候,我感觉都是虚伪的颤抖声。
  太心虚了。
  谢丹阳的妈妈又问:“我们家丹阳漂亮,喜欢她的男人不少,我们老了,也不图什么,就想把她托付给一个家里好性格好,对她也好不会变心的男人。这点呢,为人父母,都是会这么想,我和丹阳她爸,就是怕一些心怀不轨的小年轻,流氓那些,骗了女人家的感情,骗完了就不理了。”
  “妈!你说什么呢!”谢丹阳开口阻止了她妈妈往下说的话。
  谢丹阳妈妈对谢丹阳说:“你别上火气,我这都是为你好,你爸不也为你好,所以让你带来看看。还不许我说几句了啊。”
  我呵呵一笑,反正老子是假装的,随便说什么:“没关系,阿姨您说,您直接说。我没关系的。”
  “听说你也是监狱里面的管教?”谢丹阳妈妈盯着我直接问。
  “是的,和谢,和丹阳同事。”我谨慎的回答。

  谢丹阳的爸爸看我很拘谨,就说:“没什么,就当是唠唠家常,平时一样说话就好,孩子妈妈比较关心的,我也挺关心的,你们以后在一起也不能不说的,就是这个物质基础。那你们家是做什么的张帆?”
  谢丹阳看来在她家的地位很高,十足的公主气,开口便说:“你们问那么多做什么,我不管他家做什么,我都要和张帆在一起!”
  说完还紧紧挽着我的手臂。
  谢丹阳妈妈轻声斥责谢丹阳说:“你不要插嘴。”
  转头又问我:“我们也想给丹阳找个家里富足的好人家,到时候不能说一下子生孩子结婚的连个着落的地方也没有啊。”
  我点头说是是是。
  “你爸爸妈妈做什么的,在哪里?”谢丹阳妈妈看着我。
  我看看谢丹阳,谢丹阳帮我回答说:“做点农业的小生意。妈别问那么多了我好饿!”
  谢丹阳说完就开始闹着说饿,两老没辙,只得进去厨房吃饭。
  我擦着额头上的汗,这大冬天的让我满头是汗,看来干这事真是比今天给贺兰婷干活还苦,整得我极为不舒服。
  她的父母那两双眼睛像是x光一样恨不得把我剖析,她们一定在想,我们家条件那么好,怎么就便宜了这个叫张帆的不知从哪里来的什么都没有的野小子,靠,要是我跟他们说,你们家谢丹阳跟一个粗里粗气的女人好上了,她是同性恋,他们不吐血才怪。要把我跟徐男比起来,那他们不赶紧的点头愿意。
  坐在餐桌上,我还是十分的感到别扭,看来她们一家人吃的极为清淡,一个骨头汤,然后基本是素菜,炒豌豆,炒青瓜,炒萝卜丝,西红柿炒蛋,只有一个炒鸡肉。
  也许她们本身就不待见我,所以,这些菜。

  谢丹阳的父亲客气道:“家里吃的比较简单,张帆,不要客气,吃吧。”
  “谢谢叔叔。”
  谢丹阳都打了饭,然后拿出一瓶红酒开了,拿出杯子,给我们倒上。
  她爸爸说不喝红酒,拿了一瓶茅台上桌。
  她妈妈又要开口问我什么,谢丹阳说道:“妈,就不能好好吃个饭吗?”
  她妈妈闭嘴了,看看她爸爸,她爸爸说吃饭吃饭。
  谢丹阳把我的红酒撤了,给我添上了白酒说:“陪我爸喝点白的吧。”
  看着我在餐桌上拘谨的样子,谢丹阳不停的给我夹菜,谢丹阳爸爸也说着客气的话,她的妈妈对我还是爱理不理。
  “你是哪的张帆。”

  我说我是某县的,是农村人。
  “农村的啊。”谢丹阳妈妈脸色更不好看。
  “对,农村的。”我自顾自的喝了一口白酒,火辣辣的第一口。
  “农村挺好,环境好,我以前在农村那里教过书。经常下地,帮农民干些活,耕田挑担的。”谢丹阳爸爸说。
  我说对,农村农民种田为生,耕田的是男的基本都会。
  谢丹阳爸爸跟我聊了起来,还聊到了水产养殖什么,他说他一直想在农村承包一块山地,有水有地的,山上种树水果,山下池塘养鱼。
  我说我家里有一块地,但是交通不是很方便。
  叔叔端起酒杯和我碰在一起,两人就农村的一些事情例如现在农民比以前好多了,有医疗保障啊他以前在的时候连拖拉机都难见之类的事。

  日期:2015-05-07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