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不是让你来教训我!我该怎么做我自己有分寸,你管好你自己的嘴就行!别下次让我从别人口中听到你说过这些事!”她狠狠地摔门走了。
  我啪嗒坐在凳子上。
  这监狱里没几个人容易对付的,容易对付的李洋洋小朱,全都被弄走,剩下的,都是精英中的魔鬼,和魔鬼打交道,多十个心眼全神贯注都嫌少。
  作者题外话:有许多人都对我说:张帆你在里面过的生活那么丰富多彩那不可能。
  我想和你们说的是,不精彩的事我才不会说,大多时间,只是在无聊孤独寂寞打发时间的状态中度过,偶尔自己写点东西啊,看看书发发呆,那些东西我写来又有什么用又有谁喜欢看,再说了,说了这个故事是虚构的,这不是在哪里发生的事情,是虚构的Z国虚构的编出来的故事,好看的多多评论留言,谢谢。
  好吧,言归正传,很快就到了周末的时间。
  为了不让我自己错过一些重要的事,我列了一张单,要把该办的事情今天都要办完。
  第一件事,还是给家人打电话。
  得知大姐可以去干活了,我心里既高兴又担忧,高兴的是她恢复得差不多,担忧的是还没恢复全,万一手术口出点毛病,万一啊万一。我急忙劝她别这样,但没办法,劝不了的。
  二姐也回去打工了,找了另外一份工作,还是进了厂,制衣厂,工资论件计算,一个月工资比以前高了不少,可我知道制衣厂灰尘大,冬天热夏天热,高工资的背后,是高强度的付出。二姐笑了笑说:“姐变瘦了不少,整天都在加班在车间流汗,吃多少也瘦,皮肤更好了更漂亮了。”

  好吧,你觉得好就好。
  父亲也恢复得差不多,听妈妈说他一个劲地想要下地,还好大姐吓唬他说如果一旦有个什么事,又要花个几十万,是要杀了我们家全部几口人,他才听话的回床上,每天坐也不是躺着也不是,就只想着他的那几亩地了。
  我又好言相劝最后出言吓唬,说什么万一伤口复发感染,不说少的,万一再来个重新做过,那就不只是七八十万了。最后父亲好不容易听话了。
  第二件事,给洋洋打电话,还钱,心想先把她骗出来再说。
  看了看手机的来电提醒心想,还是有洋洋的,就是上周我打她电话不通后她给我回打过来的,打了好几个,还发了信息问我回去了吗,说她刚才在帮忙切蛋糕帮林小玲招待客人。
  林小玲,站在洋洋的角度来说,她确实是为着洋洋着想的,再说是李洋洋的父母让林小玲帮忙劝李洋洋的,林小玲说的都是大实话,确实没什么错,我不应该怪她什么。
  又是打不通,真是够郁闷的,打了几个都没打通。
  给王达打电话他不接,靠,你忙,忙死你。
  按照计划,今天还要去给贺兰婷家里搞卫生,唉。

  我打通了她的电话,贺兰婷开口就问:“出来了?”
  “请问你在家吗?”我小心翼翼的。
  “不在。”
  我心里一阵狂喜,这说明这个星期我不用去给她家里搞卫生了。
  “我在市工商局对面的银行,你过来拿钥匙。二十分钟之内!”她嘟嘟的挂了电话。
  靠。
  上了公交车,到了那里后,找到银行给她打电话,没想到她劈头盖脸就开骂:“我说的二十分钟!你现在才到,你自己看看迟到了多久?”
  我看了一眼手机:“才五六分钟啊。”

  “才五六分钟?你迟到还有理了!五六分钟就不是时间了!我现在已经在药监局,给你半个小时!你如果再不过来,以后也不用过来了!”她又挂了电话。
  妈的吃了『炸』药了!
  气归气,毕竟自己迟到有错在先,也不能说她什么,只不过她也够火爆,我迟到了她也不给我打电话,径直就走人,然后开骂。
  手机搜索了一下药监局,也不是很远,手机显示步行估计二十五分钟,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拦了个电动摩的。
  被人骂的感觉真是不爽啊,而不爽的根源,还是因为自己得罪不起她。
  到了药监局,我小心翼翼给她拨打电话,向她报告了位置,她给我说叫我等着。
  几分钟后,一部白色奥迪飞驰到我脚边急刹车,然后她把车窗降下,漂亮性感酷得就跟报刊上那些豪车上的模特一样,伸个手指摇摇叫我过去,然后把钥匙给我:“我有事,你自己过去把卫生搞干净,上次还没搞干净,你也太不合格了,连保姆公司的大妈都比你强。”
  我心想,我怎么可能和专业的保姆公司的大妈比呢。
  “你别想着应付我,你要是搞得不干净,做得跟上次一样,你那份劳动合同我觉得有必要延长一下。”
  我受不了了:“上次那还不叫干净,那你给我个标准!”
  她想了想说:“要干净到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用舌头舔的标准,最好马桶的水直接可以喝。当然,是你喝。”

  我当即气不打一处来:“你是不是有病!我来搞卫生,你来喝!”
  她冷冷地看着我半晌,然后说:“行啊,敢凶我?”
  我连忙赔笑:“嘿嘿不敢,我哪敢呢姐姐。”
  “谁是你姐姐?我有事要忙,你记住了,搞干净!还有,狗也要洗干净,不能带有任何气味!”
  “哦,上次我给狗洗澡,它有气味了吗?”
  “这倒没有。”

  她给我说了一串开门的密码然后也不管我记得住不住,踩油门就走。
  看着她车子的车尾一下子就不见了,靠,忙啥呢有那么忙吗。
  去了她家,进门后,我就惊呆了。
  我靠!
  屋里全是不知道哪天聚餐剩下的残渣,开的生日宴会吗?居然还有蛋糕,墙上都飞了很多蛋糕。

  红酒撒的地板上还有,吃的用的碗筷,还有满身污渍扑上来的小狗,洗碗池里一大堆的没洗的碗筷,还有切好了没有煮的肉,锅里没吃完的汤。
  我颤抖着掏出手机,给她打过去:“你这是一个星期都没做过卫生?”
  “我一朋友分手,昨晚几个来我家闹了一下,没问题吧?”
  我绝望的看着地板地毯上被小狗拖着垃圾搞得到处都是的恶心东西,说:“没问题吧。”
  她挂了电话。
  我把外套一脱,袖子一卷,干起了活。
  从早上,一直没吃中饭,到了快傍晚,终于给小狗洗了澡做完了卫生的最后一道流程。

  我气喘吁吁的倒在了沙发上。
  不知过了多久,贺兰婷的电话又来了我迷迷糊糊接了:“还有什么吩咐。”
  “我的房间,不许进去!”
  “我没想过要进去。”最好不要我进去,干这个已经快要整死我了,还要给她手洗那些名牌衣服的话,那我真的要了命。
  “你可以走了”她下了逐客令。
  “哦。钥匙呢?”
  “你拿着,下周同一时间,过来做卫生。”她每次都这样,不等我说完,就挂了电话。
  好吧。
  下楼后依旧是去吃了一碗牛肉面,看看手机,心想李洋洋和王达怎么还没给我打回电话来。
  一个陌生电话的来电,我接了,谢丹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