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8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7-15 21:21:00
  老二又喊道:“大叔你放心,我们会给钱的,只要你们有地方睡就成!”
  那男人这才抬头看了我们一眼,但是依旧没有吭声。
  “咦?”老二诧异道:“是个哑巴?”
  “别乱说话!”我叮嘱他道:“人家不愿意外人借宿也是正常的。”

  我想起来蒋书豪杀人越货的事情,便不想在这里借宿了,倒不是怕这家人害我们,而是设身处地为人着想,确实不便让不知底细的外人住在家里。
  “咱们找个地方猫一夜就行了。”我说:“出门在外,不用讲究那么多。”
  “不是讲究,是不安全。”老二嘀咕道。
  就在此时,院里左侧屋子的门却“吱呀”一声开了,跑出来一个小丫头,冲我和老二喊:“两位大哥,要住旅店?”
  其实她冲我和老二说的话,我和老二都没有听懂,只是觉得吴侬软语,果然是柔媚动听。

  老二喊了一句:“小妹子,你说什么呢?”
  那小丫头笑了笑,变了腔,我和老二才听明白了。
  说了几句话,才知道她叫阿罗,那四十多岁的男人是她的爹,平时就在太湖里泛舟打渔,性子内向拘束的很,平时里话就少。
  按阿罗的说法,那是一天到头说的话加起来不会超过十个字。

  他打上来的鱼虾交给阿罗的娘,在店里张罗做菜做汤,然后空闲的房子又租给偶尔上岛的客人住,所以这一家,既是渔家,又是店家。
  阿罗的爹娘都是挺木讷的人,基本上不说什么话,却偏偏生了一个伶牙俐齿、如花似玉的活泼姑娘。
  老二一见阿罗漂亮,早就喜欢的魂飞天外,不要说住店了,打他一顿都情愿。
  更何况,这个时候,我们能找着住的地方,实在是太难得了,所以我和老二就决定住下来。

  日期:2015-07-15 21:22:00
  我们先洗漱了一番,然后就到客房里去,客房很简单,只有两张床,两张椅子,一张桌子,但是收拾的很整齐,很干净。
  我和老二都太累了,行礼一放,就躺在了床上。
  出门在外,陌生的环境里,我也留了个心眼儿,对老二说:“一路上我都觉得像是有人在跟着咱们,怕不是好事,小心一点。”
  “别吓人!”老二说:“船老大说有鬼,你就真疑神疑鬼?”

  “但愿吧。”我没有脱衣服,合身在床。
  “哥啊,要不要把那个水獭成精的事儿告诉这一家三口?”老二说:“有一个能成精,就会有第二个!你看,阿罗长得这么水嫩漂亮,肯定会招那些怪物!应该劝他们搬走。”
  我想了想,虽然也觉得有几分道理,可老二说的也不实际。我说:“他们一家三口靠太湖吃饭,能搬到哪里去?”
  “搬到颍水啊!”老二说:“就搬到咱们村!”
  我说:“人生地不熟的,他们不会去的。”
  “生米煮成熟饭啊!你咋这么不开窍?”老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阿罗我看很可以,要是嫁给我的话,我可怜她,勉为其难也就收了,这样不就熟——”
  “咚、咚、咚!”
  就在这时候,屋门突然被敲响了。
  老二顿时止住了话头。
  “谁?”我警惕地问了一声。
  “大哥,是我。”门外传来阿罗的声音:“你们还没睡吧?”
  日期:2015-07-15 21:31:00
  老二一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飞快地打开了门,阿罗笑吟吟的站在那里,提着一壶茶,说:“两位大哥,我给你们倒的热茶,你们渴了就喝点。”
  “是阿罗妹妹啊,快进来,快进来吧!”老二忙不迭地献殷勤,接过茶壶。
  我也站起身来,说:“谢谢你了。”
  “不要客气。”阿罗笑着说:“刚才我在外面听你们讲得很热闹,在说什么呢?”
  “哦——”老二的瞎话张口就来:“阿罗,我刚才在讲你们这边的风土人情,我大哥不信,还踹我。”
  阿罗好奇的问:“什么风土人情?”
  “就是你们太湖水下有淫贼啊。”老二说:“我可知道,你们女人洗内衣丨内丨裤都在河水、溪水里洗,流到太湖给水獭喝了,就能成精。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住在这里可不安全……”
  “呸!”老二还没有说完,阿罗的脸就涨得通红,啐了一口,骂老二道:“太湖里有没有那东西我不知道,不过这里倒是有一个!”
  “啊?”老二惊问道“在哪儿呢?”
  “就是你啊!”阿罗指着老二:“你不是好人!”
  我忍俊不禁,老二被噎了一下,张了张嘴,想要辩解,转而却又气哼哼的说:“爱信不信吧,你们啊,就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嘁!”阿罗用手刮自己的脸,说:“羞不羞?当你自己很老吗?”
  “其实,我大哥是知道的,我们刚才就遇见了一个成精的水獭!”老二故作惊悚的说:“就在你们附近!还差点吃了我和大哥,幸亏我出手快,收拾了那东西……”
  “是吗?”阿罗还当老二是在说笑,也不害怕,道:“真是怕人,说的人家心里扑通扑通乱跳呢!”
  阿罗这样调皮,老二无奈的看向我:“哥,你看这妮子不信,你说我编瞎话了没有?”
  日期:2015-07-15 21:33:00
  “是有个怪物伤人。”我说:“但不知道是不是水獭,我也是第一次见。”
  “就是水獭!”老二斩钉截铁的说。
  “我在太湖边长了这么大,就没有听说过成精的水獭。”阿罗说:“不过,我听说过太湖里有另一样会害人的鬼东西。”

  阿罗说着,伸手撩了撩刘海儿,妩媚动人,老二的眼睛都发直了。
  我却听得心中一动,暗忖:这太湖附近的鬼东西,莫非就是那红背蛛母?
  于是我连忙问道:“什么鬼东西?”
  阿罗说:“就是这太湖里,曾经发生过一桩耸动整个江浙之地邪事,是个很邪很邪的怪东西害的——不过那件事情说来就话长了,现在天也很晚了,你们还是早点休息吧,我出去了,有事你们叫我就行。”
  说着,阿罗就要出去。
  “哎——”
  老二急忙喊住阿罗,还趁机拉住阿罗的胳膊:“阿罗妹子,你可不能这样啊!话说到一半就截住了,还不急死个人?”
  “你们要睡觉了,我留在这里多不好。”阿罗一笑:“以后有机会我再说吧。”
  “你不说出来,我们就睡不着。”老二还朝我使个眼色:“对吧,大哥?”
  我急于找到红背蛛母,因此对太湖附近的奇闻异事都分外上心,所以我也恳请阿罗留下来讲讲。

  我说:“阿罗,还是劳烦你讲一下吧。我们两个都不困。”
  “好吧。”阿罗说:“那我就长话短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