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点头。
  徐男带着我去巡视,却在丁玲薛明媚她们监室看到薛明媚一个人无所事事的。
  “你你你。”我举起电棍指着薛明媚。
  薛明媚看看我:“什么事啊张警官。”
  “你今天为什么不出去干活?”我问道。

  没想到监室里还有另外两个女犯人,其中一个女犯人,她哗一下从床铺起来就扑过来:“是男人是男人!”
  薛明媚反手一个大嘴巴就把她打趴在地上:“死远点!”
  徐男笑着对我说:“看吧,对这些人,只能以暴制暴。”
  薛明媚媚笑着走向我:“张警官,今天特地来找我什么事啊?”
  我骂道:“你就骚,你好好干活出去外面,大把好男人等着你挑,你在这里骚有什么用?”

  薛明媚不屑的说:“那又怎么样,出去都四十岁的老婆子,你要啊?”
  我本还想说她两句的,但徐男和两个女犯在,我就不好说什么。
  我离开的时候,薛明媚嘟囔着:“我人生最好的第一个十年基本给了他,次好的十年给了监狱,真可笑。”
  因为监狱里的规定是男的不能直接接触女犯人,更别说什么要我去管小分队女犯人监室什么的,所以我去上班,身边都是必须要有管教搭档。
  我别的不选,就选徐男,其实如果让我选,谢丹阳啊这几个漂亮的搭档我都很不错。
  只不过谢丹阳不是我们监区的,可惜了。而我们监区的,也有几个长相过得去的女管教,说来至少也比背叛我的女朋友漂亮吧,但自从我淌过小朱李洋洋康雪,碰过薛明媚看上神秘女狱花后,这些长相过得去的档次的管教我竟然看不起眼了。
  我靠,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回到宿舍我洗澡,天冷,我就坐在床上盖着被子拿着ipad看书,ipad也是李洋洋送的,要不要连这个的钱一起还她?

  有人敲门?谁找我?
  我一开门,靠,又是徐男。
  我基本每天和徐男一起上班,一起去食堂吃饭,然后又和她一起回宿舍,都这样了大晚上她还来找我这是要干嘛呢。
  她看了我的表情说:“怎么,不欢迎啊?”
  我哀叹一声开玩笑说:“如果是个漂亮的女孩子来敲门我怎么可能这个表情?”
  “我靠你什么意思?”
  “我不是说你丑的意思,你别误会啊,哈哈。我这个表情,是奇怪的意思,奇怪我每天和你腻在一起,你晚上还要找我,看我看多了难道没有点想吐的感觉?”我给她递了一支烟。

  她熟练的点烟,说:“无事不登三宝殿。”
  “说。”我也点上一只。
  “帮我一个忙。”
  “哟,我在这里能有什么忙可以帮到你?哈哈。”我问。

  “谢丹阳你认识吗?”
  我愣了一下,干嘛要提谢丹阳?
  我摇头说:“不认识,只是听说过,听说她是我们监狱最漂亮的管教。”
  她磨磋着大腿犹豫道:“唉,这事儿我要怎么和你说呢。”
  她不会是要和我坦诚她和谢丹阳是拉拉的事吧。
  “有什么快说,平时你不是经常跟我说,不要拖拖拉拉犹犹豫豫,一点男子汉气概也没有。”

  她大吼道:“老子是女的!”
  我耳朵被她吼得生疼,挖了挖:“痛啊!”
  “谢丹阳是我很好的朋友。”她说。
  我哦了一声,不知道她究竟要说什么。
  “她有事找我要我帮忙。”
  “哦什么事。”我心里有点小激动,大美女谢丹阳找徐男办事,徐男干不了找我帮忙,那一定是男人才能干的事。
  “你,周末能有时间吧。”徐男问。
  我想了想,周末要先去汇钱给家里,然后给洋洋还钱,然后必须去贺兰婷家搞卫生,还想和王达喝点小酒,我摇了摇头说:“不一定会有。”
  “就一个小时,晚上。”
  “什么事你先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能不能抽出来时间。”我说。

  “谢丹阳的爸妈安排谢丹阳相亲,我想让你,不是,是她想让你冒充她男朋友。行吗?”徐男说。
  是谢丹阳想让我冒充?我看是徐男和谢丹阳两人一起想让我冒充的吧。
  谢丹阳和徐男在一起,但是这段畸恋肯定得不到家人的理解支持,谢丹阳不可能告诉家人,然后她家人看到她没男朋友,急着给她介绍男朋友,徐男不愿意,谢丹阳也不愿意,于是两人想让我冒充她男朋友这么一招。
  不管如何,这个忙不用下很大的力,我马上拍桌子:“行!”
  徐男笑了:“谢谢哥们啊,真的谢谢你了。”

  “靠,不要客气,举手之劳。”
  徐男说:“希望哥们不要把这事说给别人听啊,谢丹阳不想让别人告诉她爸妈骗的她爸妈。”
  我又拍桌子:“没问题!男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小弟定当出尽全力报答男哥对我的厚爱和平日的照顾。”
  “是你客气了哥们,哈哈,谢谢啊,那我先走了,晚安。”
  “晚安。”
  我点上一支烟,放歌听歌。
  我为什么那么兴奋啊,只是冒充谢丹阳的男朋友而已。冒充她男友,就要和她假装亲密吧,那么牵牵小手亲亲小嘴这些事是免不了的吧,嗯,对,这就是我兴奋的根源,老子越来越无耻了。
  上班时,徐男上下打量着我,我奇怪的问她想干嘛。
  她问我:“你有没有好看点的衣服?”
  “好看点的衣服?什么意思?”我问。

  “靠,你要去见丈母娘的话,不收拾得利索点怎么行?难道你要穿一身制服过去吗?”
  “哦,我没有什么好看点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好看点的衣服。”想起来了,上周末和李洋洋去林小玲的生日宴,她家里那些穿得奢华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那些男的,应该就叫做利索了。
  “西装革履。男人不都这样?”徐男推了我一把说。
  “有双好鞋子,还是别人送的。”那双鞋子是李洋洋送的。
  “衣服?西装?没有?”徐男问。
  我摇着头。

  “靠!”她又拍了我一下,“一个大男人连套好点的西装也没有,你还这么混下去?”
  我笑一下说:“我没钱啊。”
  徐男不好意思说道:“对不起,我忘了你家的事。咳,所以我个人意见,那些钱,你还是拿了吧。你看我们都拿,不也没事嘛。”
  “男哥,那些钱不是凭着我的本事赚来的,也不是什么良心钱,拿了我自己良心过不去。”
  “靠,什么年代还讲什么良心,良心值钱吗?你爸要病死的时候人家医生干嘛不讲良心没钱也给你治?”
  “呵呵。”
  “算了不和你扯那么多,你就是个傻逼,傻逼中的傻逼。你那个多大?”
  “啊?”我愣了一下脸都红了,“我我那个多大呀?”
  “你想哪儿去你,我说你穿的衣服多大。”
  我放松下来:“靠,说话都不说透点,什么那个多大,还以为说的什么。我穿的加大。”
  “加大。好,帮你搞一套人穿的西装,让你打扮帅帅的去,去陪谢丹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