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7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归莱陪了个笑脸,对着自己的老师父说道:“早上回来的,听外面巡山回来的兄弟说,那位吴小哥和以往几次也差不了多少,这次还带了点伤。我让人给他送了金疮药,不过好像是没收,又给退回来了。对了,这次他出去的时间不长,还把吃剩的东西都带回来了。看来这一次不好好的休养一阵子,他是不会轻易出去……”
  归不归眨巴眨巴眼睛,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他盯着归莱,说道:“等一下,你是不是想告诉我,现在吴勉占着的,就是当初你们赵当家住的那间内洞?”老家伙的语气中,竟然带出几分懊恼的语调。
  归家哥俩早就看出来自己的这位老师父,对姓吴的小哥有些怵头。归莱干笑了一声,算是化解了几分略显尴尬的气氛,说道:“比这强的内洞有的是,也不知道吴小哥怎么就看上这一间了。不过按着前几次的经验,他调养好身体之后,就会再次离开这里几天,您老人家再忍几天”
  归莱的话刚刚说完,他弟弟归区就接过了哥哥的话茬,对着归不归说出了自己另外的一番道理:“其实吧,吴小哥怎么说也算是自己人。如果说真在那间内洞里面发现了什么,他也算是一个助力,您老人家想想,单指望我们哥俩,恐怕就连瞒天阵都处置不了,就更别说倌熬四十八钉,前三钉和出门钉这样的术法了。”
  听了归区的话之后,归不归哼了一声,说道:“你们知道个屁!”骂了一句之后,他顿了一下,缓出了这口气之后,再说话的时候语气就平和了许多。看着自己这俩弟子,归不归说道:“你们知道燕哀侯是谁吗?”

  如果不是因为归莱归区哥俩在燕国待了这么多年,燕哀侯这个名字哥俩还真没地方听说去。归莱想了一下,说道:“是燕国的某一位国君吧?”
  归不归点了点头,慢悠悠的说道:“是燕国的国君不假,不过他也是第一个被称作大方师的人”这句话吓了归家哥俩一跳,想要开口询问又不敢打断师父的话。
  老家伙没有理会他这俩徒弟,接着说道:“燕哀侯之前,也是有方士的。但是那时候方士更像是被各个诸侯豢养的巫医门客,平时的时候吃这些诸侯,等到这些诸侯病了,就要替他们施福消灾。但是一旦这些诸侯的病情未愈,或者说直接死了,那么往往祈福的方士就会被当做神棍当场打死。更有甚者,遇到战事的话,还有做法来占卜吉凶,甚至大军出征之前,祭天地鬼神也要方士来做。遇到战事不利,方士一样要收到株连,车裂这样的刑罚是跑不了的”

  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换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这个局面一直到燕哀侯出世才扭转了过来,燕哀侯本就是一位不世出的方术奇才。在燕国做王子的时候,在机缘巧合之下,只用了五年时间就读完了旁人一辈子都看不过来方术典籍。等他坐上燕国国君的宝座之后,便将燕国所有的方士都聚拢到一起,术法高强的方士以国士之礼待之,礼聘于王宫之中,由他这个国君直接管理,这就是后来大方师的雏形。后来天下的方士就都开始向燕国国都聚集,最终方士一门才形成了气候,合流之时便遵燕哀侯为首任大方师。要不是后来出了一个名气比他大得多的徐福,也别说燕哀侯了,就连其他那几位大方师都是徐福的锋芒掩盖住了。现在还能知道燕哀侯是首任大方师的人,就连正经的方士,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了”

  归家哥俩听的是目瞪口呆,想不到偏隅一角的小小燕国,竟然还有这样的能人。不过这还没完,归不归缓了片刻之后,继续说道:“当初一直盛传燕哀侯早已羽化成仙,前一阵子我在辽西郡中见过一具羽化仙人的皮囊,本来我还以为那就是燕哀侯的圣体,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还能有这样的际遇”
  说到这里,归不归深吸了口气,目光在归家哥俩的身上转来转去。他只看不说话,惹得归家哥俩不知道什么事情,双双都低下了头,不敢和归不归的目光有所接触。片刻之后,老家伙才再次说道:“你们哥俩都是我的门下弟子,有些话也不瞒你。如果真有燕哀侯陵寝的话,我这一百多年的罪,可能在他那里就解脱了。这事关乎我的身家性命,除了你们兄弟俩之外,我是谁都信不过的”

  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快速的眨了几下,只是这个动作被他有意无意的低头掩饰住了,反而有一种事关重大的沉重感。惹得归家哥俩都是一脸决然之色,归莱说道:“师父您老人家的事,就是我们哥俩的事。您放心,不管怎么样,我们哥俩也要把燕哀侯的这个墓掘了,让你在里面逛个痛快!”
  “逛就不用了”归不归对自己这俩重孙子弟子的表现很满意,他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里面可能有件东西,只要能找到这物件,我这一百多年的心思就了却了……”老家伙说完之后,吩咐归家哥俩找来了笔墨和竹简,他在竹简上面写了十几样物品的名称。将竹简晾干之后,递还给了归家哥俩,说道:“正好还有时间,不管能不能找到燕哀侯的陵寝,先把这些东西置办齐了,省得到时候忙不过来,剩下的就等吴勉离开了”

  说实话,老家伙心里也在犹豫是不是通知吴勉,就算附近真有燕哀侯陵寝的话,下面情况不明,有什么事情吴勉在身边也是有个保险。但是转念一想,如果真的在陵寝里面找到能解开他封印的关键东西,依着吴勉那见棱见角的脾气,保不齐看着顺眼自己就留着玩了,不到玩够了是不可能便宜他的。再想想,就算是燕哀侯的陵寝里面也无非是方士早期的术法和阵法,依他老人家的见识,只要小心点,就算是自己这俩重孙子辈的弟子,想进去也不是不可能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