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不过当我看到这些很多表面美丽温柔的她们,无法想象她们背后所犯下的罪行,她们很多重刑犯犯令人发指的罪的时候实在是无法用逻辑来推理。
  徐男告诉我说,有的人当着孩子面前把自己的丈夫剁成肉片血肉模糊,以至于孩子发疯送进神经病院。
  有的人因为男朋友出轨,在自己所爱的现在还爱着的男朋友身上砍了五十多刀,还说把他切成一块一块装在袋子里让别的女人都抢不走。
  有的把情人用药毒死,之后砍了扔进锅里煮弄到山上喂狗。
  有的把小三用汽油活活烧死。
  还有很多,都足以让人听得毛骨悚然。
  我真的无法把这些罪恶的事和这些美丽微笑的女子们联在一起。
  这监狱当中,随便点出一个都比我厉害,以前有的当过官,有的还是法院的院长,还有上市公司的女老总,甚至有来自厅级的女官,还有清洁工,还有老农妇,不管是九十岁,或者是十九岁十六岁,在这里,只有一个身份,就是罪犯。
  我和徐男在监狱里走着,有三个女犯走过来的时候不站着让我们先走,按照这里的规矩,在迎面走过来的女犯必须要在距离管教十多步远时,站着让我们先走,而且还要向一路上碰到的管教打报告做什么。

  那三个女犯看看我们,直接过来,我无所谓,示意让她们先走。徐男可不那么文雅,上去抡起警棍就开打,我急忙上去按住她的警棍,让三个女犯先走了。
  三个年轻的女犯揉着被打的地方,走的时候对我道谢还做了几个鬼脸。
  “男哥别打别打!”我劝阻道。
  “你想死是吗?万一这些犯人对我们要做不法的事呢?规矩就是规矩,规矩一直传下来就是有它的道理!”徐男怒骂我。
  我笑嘻嘻的对她行礼道歉。
  她哼了一声走了。
  我跟着她身后,我不能把她们看成是坏人,坏人是她们曾经的过去,在这里,她们已经得到了惩罚。我不能看不起她们。
  对此徐男不屑的对我说:“对这些人怜悯无用,只有暴力和刑具,才让她们懂得,有些事,是不能做的。”

  我点点头,她说的也是有道理。
  可是我还是坚持认为在这里,还是要以德为主以刑为辅。
  徐男可不跟我讨论什么德,在她,还有很多管教的心里,这帮人可不认什么德,德感化不了她们,只有让她们害怕。
  “她们首先是女人,才是罪犯,我们让她们在这里身心健康的走出去,不也很好吗?要懂得去尊重和爱她们。她们和我们没两样,也有家有父母有孩子有亲人。”我对徐男说。
  徐男不屑的白了我一眼,走了。

  要让管教们彻底平等看待女犯人,是不可能的事,在徐男看来,她来这里是行使权利是组织赋予的职责,对这些暴力不听话违法的人只能用以暴制暴的办法。
  我和她们不同,我还是个心理辅导师,对这些女犯,就算给不了她们什么,只用一个微笑或者一个肯定的眼神,都会让她们增加极大的自信。
  一会儿后,徐男拿着一叠女犯的犯罪记录扔给我看:“我不信你看完还有什么爱什么德。”
  我扫视了三页三个女犯人的犯罪记录,合上了,的确,让我看到她们曾经干过的毛骨悚然的犯罪事,我再联想到她们,很难再对她们产生什么爱什么德。
  徐男说我们B监区的已经够好,如果让我去D监区看管那些重刑犯,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故意杀人伤害背叛无期死缓的,她们每一个都是一颗重磅『炸』弹,对这些人你谈什么爱什么德,还有用吗张帆。
  我点了一根烟,低着头。
  徐男说,那个D监区,最可怕的都是在每一年的减刑假释的时候,监狱每一次都如临大敌,很多重刑犯,都眼巴巴盼望着自己榜上有名,管教警察武警们不能有丝毫闪失,万一有个人的情绪被点起来,这些重磅『炸』弹一起闹事,可就不是什么德什么爱阻止得住的。
  要不,把你弄去D监区管管?徐男问我。
  我赶紧的摇头。B监区的这些已经让我棘手不堪了,再让我去D监区,那不要我死。
  你去问问D监区的管教们,她们是怎么才能让犯人老实的。徐男说。
  我没说话,徐男走开了。

  看着徐男拿着女犯的犯罪记录离开,我突然想知道关于薛明媚和那个神秘女犯人的犯罪记录。
  我叫住了她,跟她说要看看那两个人的犯罪记录。
  徐男说这些只是犯人的一些简单的犯罪介绍,详细的原始本都是在狱政科那里。
  只有薛明媚,却没有那个神秘女犯人的。
  关于薛明媚,徐男说这个记录上写的还不如徐男知道的详细。
  于是我便让徐男说给我知道。
  薛明媚,从小博览群书,考入z国x省w大学商学院金融系,课余兼修计算机管理,毕业后拿到了双学士学位,是监狱里收押的唯一一个双学士学历罪犯,毕业后被z国南方沿海某省证券公司高薪聘用。后来因和证券公司副总经理樊某谈恋爱,即将结婚发现樊某出轨并要求撤婚,不甘的薛明媚苦苦挽回,樊某怀疑薛明媚手上有其在公司贪污的证据,伙同其情人一起将薛明媚下药勒死毁尸灭迹。樊某情人蒋某负责买药给樊某,樊某亲自煮汤放药,不知其情的薛明媚以为未婚夫回心转意,那晚还喝下了樊某煮的汤,庆幸蒋某买到的药是假的,薛明媚发现未婚夫脸色不对,高声质问下未婚夫露出马脚,蒋某从衣柜中冲出来叫樊某一起杀薛明媚,樊某在厨房寻找刀具之时,薛明媚拿起水果刀便刺死蒋某。眼看蒋某已倒下,惊恐万分樊某跑出屋外大声呼喊,薛明媚追上去把蒋某捅成重伤,邻居随之报警。

  樊某用金钱的运转下,故意杀人罪未遂仅被判三年。
  薛明媚被判了过失杀人罪和伤害罪,被判十年。
  薛明媚进监狱后,破罐子破摔,不积极参加日常改造,消极怠工,甚至经常当众和管理对抗,
  难怪我问薛明媚犯了什么事进来时,她一下子就垂下了头。不过,这里的女犯们,问谁犯罪进来的谁都会这样吧。可悲可叹的薛明媚。还当她是干不法生意卖肉之类的,竟然是个双学士学位,我这本科在她面前,真是惭愧啊。
  “男人!我要男人!”突然一个身体魁梧的女犯冲向我,眼看就要扑到我身上,徐男拿出警棍噼噼啪啪的直接电晕了她,扑通一声这个女犯倒在我面前。
  后面的两个女犯惊恐的看着徐男手里的电棍,徐男拿着电棍向她们挥一挥:“你们两!过来把她抬回去!”
  “喂,刚才你怎么不用你的德行感化她?”徐男嘲笑我。

  我对她呵呵一下。
  “我告诉你张帆,在这里,你只能先让她们害怕你,你说的话她们才会听。”
  日期:2015-05-06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