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跟着她身后进了小区,好奇的问:“刚才你为什么不给那个第一个的乞丐,却要给后面这个乞丐啊?”
  “你瞎了眼?前面那个比你还高,比你还壮,双手双脚健全不去干活却来乞讨,我为什么要给他?”
  “哦哦,是的,你踢他的时候他跑得比刘翔还快。”
  一阵冷风吹来,我打了个冷战,哆嗦的看着她的黑丝袜问:“你你你不冷冷吗。”
  “冷,所以才走那么快。”

  终于进了小区的楼栋,然后上了电梯到了她家,暖洋洋的真好啊。
  那只博美犬扑了上来,高兴的扑上贺兰婷的身上。
  贺兰婷抱了抱它,然后叫我拖鞋,去给她的狗洗澡。
  我便去了给她的狗洗澡。
  给小狗洗完了澡,她在打电话,我便坐在客厅,玩手机,等她打完电话写欠条。
  她走过来:“哎,哎,你把家里的卫生顺便做一下。”
  我有点不爽了,可是想了想,好吧,干吧。
  她打完电话,不知道去房间干嘛了,我拖完了地板,擦干净桌椅,然后敲敲她的门,说我已经做完了,可以改写欠条了吧。
  她开了门,然后检查了一下,挺满意家里的卫生程度,然后说:“哦,顺便把碗筷也洗一下。”
  我当即发火:“我不干!”
  她迎上前一步盯着我:“我可是救了你爸爸啊!”
  我低着头憋红了脸,她说得没错,可是转念一想,难道这就是你可以把我当你家佣人用了?“我不否认这个事,我也很感激,可是……”

  她抢过我的话:“可是你连帮我干点小事都不愿意?你知道很多人想替我做事都没资格?”
  我真生气了:“你根本就是把我当你的佣人和保姆!这种鸟事是小人才会干的。以你这样的地位身份和财富,手一挥多少人巴不得替你干,但我不干!”
  她指着我的鼻子:“好,你有种。还钱,现在!”
  “啊?”我啊了一声,然后闭上了嘴。
  “不干就还钱啊。”她咄咄逼人。
  我只好去找洗碗布:“你难道不可以请个保姆或者佣人?”
  “你以为不用花钱?要不我请你来干吧,你不是说你欠了我七十八万欠条只写了六十万吗。那欠条就不用重写了,你给我干个十年八年的佣人就行,每个星期来我家一天,给狗洗澡把家里都整理干净。怎么样?”
  我掰着手指在心里算着:“十年八年,就算个八年,一年五十二个星期,八年有四百多个星期,那就要来这里四百多天。十八万除以四百,那就是一天四百五。很划算啊!”
  我马上点头:“好!八年就八年。”

  “行,洗完碗,来签个劳动合同。”
  我洗好了碗筷,出了客厅,她拿着一个劳动合同煞有介事的递给我。
  我看看这个劳动合同,是她亲手写的,笔迹娟秀潇洒,上面详细写着刚才说的条件。
  “我说的只是这套房子啊,你不能写其他的房子。万一你搬走了,或者说不住这里,我也不管,我不能你搬去住别墅了就跑去给你别墅干活,那就是一个星期干八天都搞不完。、”我想到刚才在洋洋闺蜜林小玲家那栋别墅,里面那么多保姆佣人,让我一个人去扫那个别墅,要我狗命。
  “可以,加下去这个小区的名字和门牌号。”她说。

  我签了字,她也签了字,洋洋洒洒三个字:贺兰婷。
  我问:“只有一份吗?”
  “对啊,你要干嘛?”
  “不是,万一做够了八年你反悔跟我再拿十八万怎么办?”我认真的说道。
  她怒道:“我是那种人吗。”
  “我不知道,所以要留一手。”
  “我没让你加写欠条,让你来我家一星期做一次卫生,只是做这么点事,就抵消了十八万。你竟然还怀疑我这个人的信用?”她盯着我逼问。
  “不是不是你误会了,我不是我没有,我不要了,不好意思。”
  她把签下的劳动合同拿好,然后站起来下逐客令:“你可以走了。我要要饭吃。”
  “啊?”我看着刚买来的菜还有吃的,咽了咽口水说,“你怎么那么无情,我饿着呢。”
  “你饿着关我什么事?合同上没写有要让你在我家吃饭啊。”
  “不是,平时做保姆做佣人的不都是主人家包吃住的吗?”
  “别人我不知道,我就不包吃住。你不干你可以撕掉合同。要不我帮你撕掉?”她把合同拿出来。
  “好了好了,我就说你也给我签一份合同嘛,不然你反悔单方面毁约怎么办?”
  “我已经不让你加写欠条了你还想怎么样?”
  “好吧。”
  我穿上鞋,叹气一番,离开了她家。

  出了外面后,去银行取了点钱,看着银行卡上的数字,我决定把洋洋父亲的钱还了。
  出了银行去吃了一碗牛肉面,牛肉面,?丝的招牌菜。
  给洋洋打了电话,她却没接,打了好多个还是不接。
  只好回去了监狱。
  到了市郊,路过一片片的树林和农田,很多犯人家属和女管教都说喜欢这四周空气清新。

  有的人说,凡是进了女子监狱的男人,无论是老的年轻的,无论是扫地的维修的保洁的还是当领导的或者是管教,在男同胞经过女囚面前,一定会引起骚动,甚至被女人们调戏,这话,的确是真的。
  毕竟这里头的女人很多都是被长期关押,远离世俗远离男人,无论是未婚的女孩还是上了年纪的妇女,她们从心理道生理都非常的压抑,以至于她们对男人的渴望比外面的女人更甚一等。
  我看到这些女人,从刚开始的害怕排斥到后来的理解接纳可怜,其实,我不希望她们到这里来,每个星期,都会接收很多新的女犯人,她们脸上都是绝望。
  监狱就是一架暴力机器,要让这架暴力机器中心塑造新的她们。其实,监狱里除了很少人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之外,很多人哪怕失去几年甚至十几年二十几年的自由,仍然跟我们一样,都是有选举权的公民。
  关在这里的女人们,很多是因为自己的罪过,从Z国的各个地方分到了这里,来到这个四方天地过她们的特别的日子,一些人长期服刑和意外的甚至在这里终了一生,但更多的人都是重新获得了自由,然后消失在这个四方天地。
  这里的监狱环境没我以前想象的那么落败不堪。
  干净,而且有文艺劳动区,有生活区,有礼堂,花园,大食堂,还有艺术特长的女犯可以唱歌跳舞弹琴的排练厅。

  围墙和大门,都是武警。
  让我感到压抑的不是这些,这些都不足以让我觉得可怕,最深不可测的最可怕的,莫过于,这里一些人的心。
  这里的女人没有长发,只有那个特殊的女犯人。
  她们每天的要做的事单调而统一:起床,吃饭,内务,有的被叫去谈话学习,然后劳动,吃饭睡觉,不好好表现的被关禁闭。

  她们的每一天,几乎和十年前的某一天,没有任何区别,直到她们被放出去。所以每当监狱里多了一条小小的批准,她们都会高兴的好几天都睡不好:例如可以挂镜子,例如可以看电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