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5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么说,上次那个摄像头你也知道?你知道我们被录了下来吗?”我抓住她乱摸的手。
  “知道啊。但我实在控制不了自己了,这比要了我的命还难受张管教!”她挣开我的手不小心摸进我口袋,一下子掏出两个套子,她笑了,“你准备这个干嘛?”

  “你还给我!”我抢了过来塞回口袋。
  “是要和哪个女人用啊张管教?”她逼上前一步问。
  我还没说话,她的手好快一下子解开我皮带和扣子一下子就将我裤子和底裤扯了下去。
  然后咬住。
  我来了反应。
  她抽空说道:“这没摄像头,放心。”
  然后灵活的手伸进我口袋掏出套子,给我戴上。
  我一把转她身让她扶着墙,然后。
  我问:“那个,屈大姐怎么怎么死的你是知道的,对吧。”
  “张,张管教,这里不是你,该该来的地方。别再问了,你会,会害死我,更会害死你。”
  “好,我,我不问这个了。”我顿觉自己多嘴,本来说好不该问的,这些事偷偷查就行。
  因为刺激且环境原因,很快我就缴械了。
  薛明媚穿上裤子后转身过来抱住我,然后温存道:“离开这里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这里的复杂,超过你的想象,你会被人害死。”
  我沉默着,喘气。
  过了一会儿,她说该走了,不然会有人怀疑。
  我说道:“我知道这里复杂,可我现在要走也走不了了。”
  薛明媚说:“你现在不走,以后会被拖进去陷得更深。”
  “你都知道什么?”我问。
  “这些人做的什么,我基本都知道。”她惨笑了一下,“别再说了,也别再留下来,走吧离开这里。走的时候,把这里忘得干干净净,包括我。”
  薛明媚说的很对,我留下来,只会被拖进去陷得更深,可我还天真的想,只要我守住自己,不收脏钱,不做违法事情,我就不信她们怎么奈何我。
  “你以前不是不干活的吗?”我突然想到,以前的薛明媚都不干活,因为她说过,反正几十年,累死累活的提前出去对她作用不大。
  她的眼角渗出眼泪:“我不想老死在这里。”

  然后狠心似的一抹,急急地进了卫生间方便,接着跟着外面等的丁灵和另个女犯人出去了。
  周末我出去后,先给家人打了个电话,得知父亲和大姐恢复得很好,我也就安心了,我让他们先把该还的钱都还了,之后的我们一家人再慢慢挣钱一点一点还,他们叮嘱了我一番天气变冷注意身体,然后挂了电话,可怜天下父母心。
  照着计划好的单子上把该还钱的亲属好友一个一个打电话过去问账号,然后找银行一个一个的打钱。然后给他们发信息表示感谢告知还钱数额。
  借款的事情,只能一步一步来,急不来。
  忙完了这些,接着是给恩人王达打电话,这家伙又是在忙,忙得不可开交,让我自己找事干去。
  我原本是想今天请监区同事帮助过我的她们吃个饭,无奈她们都推脱有事不来,我想,原因一个呢是她们觉得让我这个遭受家庭灾难的人请她们吃饭她们过意不去,另一个呢就是出来太麻烦。

  我给贺兰婷发了一条信息,告诉她我医疗费花了七十八万,那个借据要重新写一张。
  等了好久她都不回信息,给她打电话她都不接。
  这都什么意思呢?
  手机里好多条信息未读提示,很多条都是洋洋给我发的,我原本不打算今天找她的,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可是看到她那么多说想我的信息,觉得她也挺可怜,特别是那小白兔样可怜兮兮的。
  我于是给她打了个电话,她兴奋的跟我唧唧喳喳起来,然后说她有个好朋友要过生日庆生,是在一个有名的别墅区里面。想带着我去玩玩。

  我看了看自己寒酸的衣裳,第一个念头就是拒绝,然后就说我不想去。
  洋洋跟我撒娇了起来,说她已经答应了她的好朋友要去的,而且我们只是去吃吃喝喝玩玩。
  我当然不好意思对洋洋说是我这套衣服太丑了不好意思去的原因。
  听洋洋的这个口气,是没有和我分手的打算啊,她又软磨硬泡了撒娇一番,我说好吧。
  挂了洋洋电话,贺兰婷还是没有给我回电。
  突然想起纸条,拿出来照着上面的电话打给了小朱。
  小朱不知道我家里的事,和我平淡的聊着,她并没有说她被监狱给赶走,只是说父母开了一家饭店,生意很不错,让她回去帮忙。
  我听着她说话,又想到她那个挺着的巨大胸脯。不免一阵失落,但还是祝福了小朱,希望她一切都好。
  她也祝福了我和洋洋,说洋洋是个好女孩,让我好好珍惜。
  挂了电话后,我坐在路边抽了一会儿烟,一部计程车停在我面前,李洋洋就在计程车上。
  上车后,洋洋挽着我的手臂,然后在我脸上亲了几下。
  我回亲了她一下,然后说:“洋洋,我们,我们这样不好吧。”
  她静了下来,也不笑了:“怕我爸爸吗?”

  “我是觉得对不起你爸爸。”
  “张哥哥,不要提我爸爸妈妈好不好?我已经够烦了。”
  “他们是不是也整天劝你和我分手?”我又点上一支烟。
  “不提他们了。”
  “好好不提,洋洋,我就穿着这样的衣服去你朋友的生日啊,这样不好吧?”我看看打扮得精致漂亮画了精美淡妆的洋洋,再看着自己这一套土鳖的衣服。
  洋洋给我拍拍我肩膀上的灰:“张哥哥你穿什么都好看。不然我们先去商场给你买套衣服我们再去吧。”

  我急忙说,“算了算了,还是别乱花钱。”
  “这不是乱花钱呀。”
  “直接过去吧,对了你的朋友生日你要送什么啊?”
  洋洋拿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个小小的金吊坠。
  “这个呀,挺漂亮,多少钱啊?”我问。
  “两千八呀。”
  “呵呵。”

  上了车后,我又有点后悔去参加这样的宴会,自己为什么要去呢,多半还是因为在监狱憋疯的。
  在车上,我突然想到监狱里克扣犯人东西的事,问洋洋不会有事,反正她已经出了监狱不在那里干了。
  我抱着洋洋,她把车窗往下摇了一点,冷风灌进车里,她往我怀里缩:“有点冷。”
  我抱紧了她:“把车窗关上不就不冷了。”
  “车上的烟味有点让我想吐。”洋洋说。
  刚才我刚丢了烟,司机大叔又点起了烟,难怪她受不了了。
  我笑着跟司机大叔让他把烟头扔了,因为我女朋友受不了快吐了,不知道司机大叔是怕洋洋吐他车上还是通情达理,把烟头扔了。
  洋洋对我笑笑。
  “洋洋。”问她,“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呀?”她的头靠在我怀中,抬起头看我。
  本想说监狱里的,但我看到司机,就想着这些事还是要保守点说的好。

  “洋洋,你知道马队长她们每天早上开早会的事吗?”
  洋洋愣着看看我,然后说:“知道呀,她们每天都说去开会,可是我也不知道她们开什么会。”
  “你觉得她们会开什么会?”我问她。
  她摇了摇头:“不知道。”
  “你没有好奇过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