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走了,我还舍不得了。”她用手握住桌上笔筒,上下套弄。
  舍不得我的肉体吧。
  “指导员,你就当我没看见不知道不就行了吗?”我给她建议。
  “你能守住秘密?”她问我。

  “我发誓!”我举起手指。
  “不可能!想要你守住秘密,只有一个办法,把你也拖下水!”她目露凶光。
  我感到她的可怕。
  “这事你还是同意吧,不然,我给你套上两个罪名。”她威胁我。
  我闭上眼睛叹气摇头:“一定要这样吗?”
  “你和B监区那个骚女人姓薛的,我们可以告你很多条罪名,包括:强j。还有,我记得你打过不少的女犯人吧?”她蔑视般看着我威胁我。
  我反锁上门,走向她,然后走到她身后,她不知道我要干嘛,警惕的看着我。
  我伸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给她揉肩膀,轻声细语:“指导员,我知道你对我很好,非常好,我上次要被赶走,是你护着我。这次我家里有事,你又是让同事们给我捐款还捐的最多。还有我回来后,你让我加入马队长一起分钱,我心里真的很感激你。”
  她看起来很受用,微微闭着眼睛:“你也知道?”

  “可是,指导员,我真的花的不安心,你看吧,你舍不得我,我还不舍得你呢?”我伸手向她前面。
  她很舒服的哼哼:“是吗?你是不舍得这里的很多女人吧。”
  这老奸巨猾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小九九,我继续说:“指导员在我心中是最重的,我有时候做梦都梦见过和指导员躺在床上被子里睡觉,好暖活。”
  “胡扯!”她嘴上虽然骂,却没有任何拒绝我手动作的意思。
  明知道我说的是谎话,她居然如此受用,看来,大多人真的都是喜欢别人对自己恭维的。哪怕明知是假的。
  “指导员,这钱我不收,我有把柄在你手上,不是吗?我哪敢出去乱说,要是到时候查出来是我出去说的,你再弄我进监狱我也无话可说。”我小声在她耳边吹着。
  她哼哼唧唧嘴里,点了点头。
  我把她放在办公桌上,掏出套,开始了。

  结束后,她在办公桌上慢慢起来穿上裤子,一切都像是在重复播放。
  我穿起裤子走了。
  看着这个灰色的监狱,我的心笼罩了一层灰。
  洋洋走了,小朱也走了。
  小朱走的时候,也没和我说一句什么,甚至没有给我打过什么电话。
  我请假走的时候,她是下午就走的,应该是她当天早上马队长让她加入她不愿意,当天马队长就让她滚蛋,马队长当然没那个本事决定她的去留,但是马队长也只是个底下跑腿的,至于是谁让小朱滚蛋,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康指导员和监区长或者甚至是监狱高层。
  监狱高层,那贺兰婷也有份吗?
  如果没份,贺兰婷在这个方面还算是个清白的女人,但是如果她没份,那她哪来那么多钱买奥迪,买好房子住,又随手一挥借给我手术费七十八万?
  妈的,所谓的这些z国的栋梁,还不如监狱里那群女犯人。
  下班后去食堂吃饭,然后回宿舍的路上,徐男跟了过来,给我一章折好的纸条。
  我问是什么。
  “那天小朱走的时候,留了这一张纸条给我,让我交给你,我一直忘了。”
  我拿了过来,可能是小朱写给我的留言吧。

  “那个事你想得怎么样?”徐男问我。
  “哦,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我看着徐男。
  “指导员不是找你谈了吗,她要你怎么样?你还是要坚持走人吗?”徐男一个劲的问。
  “谈了,指导员也说了,我今天什么事也不知道。”
  徐男这算明白了指导员可以允许我不加入,但也留我在这里。

  我说:“我也有把柄在她手上,如果我出去说,她也可以整死我。”
  徐男不说话了,两人默默走向宿舍楼。
  回到宿舍,我打开纸条,里面只写了一个手机号码。
  这应该是小朱的手机号。
  小朱啊小朱,你也走了啊。

  胸脯大大的小朱,我以后再也享受不到了。
  睡着后,做了个梦,我被一群人拿着刀追杀,使劲的逃使劲的逃,一抬眼,看到一个高大的城堡,我什么也不想就逃入高大的城堡中,关上了门,我松了一口气,转身后,却看到一个个魔鬼从这个荒凉的城堡中冲向我。
  我从梦中吓醒过来。
  擦着冷汗,这个梦怎么那么真,就像刚刚是真的发生一样。
  喝了杯水,躺下来。

  我想到了现在的境况,这个梦不就是现在自己的处境吗。
  刚开始进来监狱上班的时候,觉得这里还是挺美好的,可现在越发的觉得,我是在一个鬼魅魍魉横行的城堡中发着美梦,哪天就不知道自己会被吃掉。
  我想着如何要能离开这里,康雪这么缠着我不让我走,我已经被她牢牢按在这里,而且,我如果走了,屈大姐的死这一页,也就这么翻过去了。这些真正的凶手,也不会得到应该得到的惩罚。
  B监区的女犯人们在生产车间劳动,今天要干织毛衣的事。
  这些都是监狱领导跟一些制衣厂揽下来的活,想不到这些漂亮的毛衣出自于女犯人的手。

  监狱跟制衣厂揽活,制衣厂出毛线等材料,监狱出人力,制衣厂的人工成本比外面招的工人低,监狱的女犯人也有事干,制衣厂和监狱都有钱赚,女犯人通过劳动消掉时间还能争取早日出狱,三赢。
  我在生产车间里走着看女犯人织毛衣,B监区对我已经见惯不怪。
  我监看我的她们忙她们的。
  但我还是看到很多看我的时候饥渴的目光,骆春芳就是一个。
  只不过被我打过之后,她在我面前老实了很多,再不敢造次。
  走到角落丁灵和薛明媚那里,丁灵抬起脸看看我露出个笑容,然后低着头忙她的事。
  我知道薛明媚知道屈大姐的真实死因,还有我不知道的薛明媚她们都知道,只是我怎么问,她都不愿意告诉我。
  我停在薛明媚身旁的时候,她仿佛就知道我走到了她身旁,尽管她是低着头织毛衣不看我。
  我要转身的时候,薛明媚突然开口:“我有事想跟你聊聊。”

  我站住,看她,她还是低着头,好像不是跟我说话,我不说话,她又说道:“聊聊吧。”
  “哦,好。”
  “卫生间外面。”她说。
  我走去了卫生间的外面,薛明媚举手要求上厕所,管教同意,于是丁灵和一个女犯人陪着薛明媚去了卫生间。

  牢里一般都是三人行动,一人出事,另外两人连带责任,全监室遭殃。
  薛明媚让丁灵和另一个女犯人进卫生间,她停下来,拉着我到了角落一个地方。
  “那是你的两个手下?”我问。
  她笑了一下,顾盼流转,眉目嫣然。
  “找我什么事?”我问道。
  “我能找你什么事?”她伸手就插进我的裤子里。

  我急忙把她的手抽出来:“你疯了!上次的事,已经让我被人拿来要挟了。”
  “你怕什么张管教,这里的摄像头,在哪里我都知道。”她又伸手过来骚着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