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7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7-14 19:55:00
  正气决!
  我深呼一口气,瞪大了眼睛,临危不惧,以六相全功口法龙吟喝声:“起咒!天道毕,三五成,日月俱!出窈窈,入冥冥,气布道,气通神!气行奸邪鬼贼皆消亡!视我者盲,听我者聋,敢有图谋我者反受其秧!我吉而彼凶!疾!”
  这正是《义山公录》中所记载的正气诀!
  专一对付腌臜龌龊小鬼辟邪所用,咒语简单,法子不难,一身正气,诸邪不侵,从小到大,老爹教我和老二背诵的,早就烂熟于心。
  当然,老二是个糊涂蛋,他未必能记住这口诀,更不会用龙吟念出来。
  所谓“龙吟”,是六相全功口法中的一项,与“蚊声入密”相应,发声时,气从丹田出,阳盛阴衰,如舌绽春雷,龙鸣九霄。
  这正是义山公化用《易经》中乾卦第五爻的爻辞——“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取其中正王者之意,设此口法!
  龙吟的口法练到一定程度,能轻而易举把常人的双耳震聋,也是极其霸道的本事。
  我这正气诀诵完,阴风顿止,那些捣乱的小鬼一哄而散。
  而那怪物却在刚才,趁着小鬼捣乱之际,又折身回来,张着嘴,要啃我的脸!
  风声止住,阴气散开,那血盆大口被我瞧了个正着,我抬脚就踢,踹中那怪物的下巴,只听“咔”的一声脆响,似乎是踢碎了它的颌骨。
  那怪物负痛,闷哼一声,掉头又逃。
  我叠步向前,凌空跳起,递次蹬腿,眨眼间连踹六脚,脚脚都落在它的背心要害,方才落地。
  这正是六相全功中的腿法绝技——七星步!
  日期:2015-07-14 19:56:00
  31
  江湖中素来有“南拳北腿”之称,北腿便是以少林腿法冠绝天下的。

  昔年,义山公曾经亲赴嵩山少林,求教少林谭腿之法,又以相术六意加以改进,化入六相全功中。
  七星步,步步按星宿运气,脚脚按斗势落处,反复轮转,变化莫测!
  二叔为了教好我,先让我站了两年的桩,练了五年的气,然后才开始入门,但迄今为止,我也不过是学到第六步而已,尚不能一次蹬出七步。
  那怪物中了我六脚,支撑不住,身子慢慢的倒了下去,趴在草丛里,挣扎着,还要走,却终于一动不动了。
  “死了没?”老二惊魂甫定的从地上爬起来,喃喃说道。
  “应该是死了吧?”我也不是太确定。

  老二奢着胆子,一手拉着我,一脚往前伸,踢了踢那怪物,那怪物倒是纹丝不动。
  “死了!”老二又使劲踹了一脚,骂道:“叫你想吃我!吃我!”
  骂着,老二探下手,抓住了那怪物的衣服,一把拽掉——里面露出来一具浑身红褐色的野兽身体。
  “这,这就是水獭啊!”老二惊道:“哥,你瞅见了没?!我就说水獭能成精!你还不相信!”
  “啊?!”我惊愕道:“这就是水獭?”
  “是啊!我看过人家画水獭的图,但是没见过这么大个头的!”老二说:“它还能直立行走,真是成了精的怪物了!”
  日期:2015-07-14 19:57:00
  我难以置信道:“那它身上这衣服是哪里来的?”
  “这还用问?”老二说:“肯定是吃了哪个倒霉的女人,然后又穿了人家的衣服,在这黑灯瞎火的路上引诱男人!它在前面走,你从后面看,还挺美,一碰它,扭过头来先吓得你不会动,然后就吃了你了!”
  “你就是个马后炮!”我说:“现在说的头头是道,刚才是谁非要招惹它?”
  “不是有惊无险嘛。”
  “是我拉住了你的手,没让你碰到它,不然你肯定被它啃上一口!”
  老二心有余悸的打了个寒颤,说:“这尸体咋办?你说放在这里,它的亲戚朋友会不会来报仇?”
  我也常听说一些恶毒动物找人复仇的诡事,比如黄鼠狼、蛇,杀了一个,能引来一窝。
  我说:“要不,烧了它?”
  “最好!”
  我和老二去找了一堆树枝和干草,笼在那水獭的身上,点起一把火,连同衣服,都“噼里啪啦”的烧了起来。
  火刚着,只听“呼”的风起,那水獭竟然猛地从火中站了起来,长着大嘴,恶吼一声,从火中跳出,冲我们扑来!
  “啊!啊!”
  老二吓得乱叫乱喊,我也是吃惊不小,万万没想到这怪物被我用罗盘砸的脑袋鲜血迸流,又被我七星步踹了六脚要害,居然也不死!
  更惊的是,明明没死,居然还假装是死了!

  我迅速从兜里摸出一支相笔,弹指疾去,正中它的脑袋,穿了个透明窟窿,这才又翻身倒在火中,没再爬起来。
  日期:2015-07-14 19:59:00
  火“哔哔啵啵”的乱响,恶臭阵阵,我掩着鼻子,闭住呼吸,只等那尸身化成灰烬之后,才彻底放下心来。
  “幸亏咱们放了一把火。”老二说:“要不然咱们走了以后,它还活着,还能害人!真是成精了,还会装死。”
  想想,我心中也是一阵后怕。
  “哥,快走吧咱们。”老二推着我,说:“我实在是瘆的慌!”
  “已经烧成灰了,你还怕什么?”
  “有一个,就会有第二个!这个不算是太厉害的。”老二说:“可千万别遇见一个能弄出来什么气味迷惑人的母水獭……”
  “闭上你的乌鸦嘴吧!”
  我还真是觉得身后有人,似乎就在暗中窥伺我们,但是逡巡四顾,又没有瞧见什么。
  真是奇怪,我心里头暗暗诧异。
  绕过灰烬,我们又小心翼翼走了百十步远,老二就高兴的叫了起来:“真是有灯光!有人家!我也瞅见了!”

  我们迎着那灯光处走了过去,近了,才看见是一户人家的宅院。
  四间从外观上看略显破败的屋子,大小石头堆成的墙,围成了一圈院子,古朴实在。
  院子里窸窣有声,我看见一个浑身黝黑,四十来岁的男人,正弯着腰在在收拾渔网和鱼叉。
  “叔,你好!”
  老二张口就能套近乎:“我们俩是外地来的客人,没地方去了,能不能在你们家借个宿过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