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还有很多你还没接触到的。这些东西你不拿人家也会拿。我以前也想不开,一直到现在我都想不开。这里的姐妹有的用钱买房,有的买了车,有的给了家人,我没敢动过这些钱,我都存在一张卡里,只有那天你爸要治病给你打了五万块。我刚来这里的时候,也是像你一样觉得自己能在仕途上大干一场,可是现实永远比幻想的残酷。我只是一滴水,遇上这些我无力反抗,只能无奈的被卷着流向大海,和她们一起。”徐男掏出一盒烟,给了我一支。

  我不说话,静静的点上。
  “你能告诉我你有什么把柄在她们手上吗?”一会儿后,我看着徐男问。
  她被烟呛到,脸一阵白:“我不会说的。”
  “对不起。”我道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和无奈。”
  “对不起。”我再次道歉。
  “没关系的。”

  我看着徐男手中的烟,问:“每个女犯人的亲戚朋友送钱送东西来给犯人,队长她们都要扣下来吗?”
  徐男微微点头:“基本都会,除非一些有关系有背景的犯人,就比如那个特殊的女犯,那个我警告你不要碰她的女犯,我们不敢。”
  “她到底是什么背景?”我好奇问,我一直都很好奇。
  “我也不知道,也许只有监狱长她们才知道。”
  “那么厉害。既然那么厉害,怎么还被关进来。哦,那你从这里赚了多少钱,能说说吗?”我问。
  徐男又点了一支烟,说:“买一辆像样的车应该没什么问题。”
  “什么是像样的车?奥迪奔驰宝马?”
  “不是,就是普通的轿车。你知道我卡里有钱为什么不敢给你打多点,因为这个钱来历不正途。队长也经常警告我们说,花钱要低调,否则到时候怎么死的也不明白。你也别问那么多,这些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
  “那些犯人家人经常给犯人打钱的是吧?”
  “基本都会,无论有钱没钱,有钱的充多点,穷的充少点。因为女犯都有饭卡,饭卡我们都管着,她们不充钱,就只能喝粥吃白米饭吃青菜,劳改的劳动量那么大,她们不充钱吃肉,就没有力气干活,没力气干活完不成任务量,就不用想减刑。”徐男平复下了心情,和我说着。

  我无奈笑了一下:“我想我对这个环节都了解了。”
  “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如果你要留下,以后还会接触很多,就是这一部分,都能让你的日子过得很好了。”
  “康指导员她们那些管理层知道吗这些事?”我明知故问。
  “我们拿的只是小的,上面的有上面的分大部分,但这些我们只是猜的,给我们分钱的是队长,指导员监区长都不会出国面的。你知道女孩子守不住嘴的多,传言是监狱高层允许的,每个监区都一样的情况,监区长指导员负责指挥队长做这些事。”
  “你今天分到了多少钱?”
  “几包烟,还有八百。”

  我惊讶了:“八百!那么多。”
  监区那么多同事,就算每个人八百,这也不少了。
  “这还只是这几个月来最少的一天,平时千把的算正常,很多时候过两千的也都有。回去吧,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
  听到有那么多钱,我邪恶的在心里算了一下:一天平均一千以上,算下来一个月能拿到三万,那么说的话,一年就能拿到三十万至少。我欠的钱只需要两年就能还完?
  我的心不觉碰碰动,我自己也吓了一跳,难怪说金钱的欲望大于一切。
  可是又转念一想,我每天接触到的最多的是什么人?
  女犯人。
  他们当中因为什么原因进来的?诈骗,卖y,非法生意,赌博,贩毒等等,她们为什么都这样,还不是因为掉进金钱的窟窿里。
  这事儿保不好以后东窗事发,别说什么马爽马玲这些小管教,哪怕是高层的估计每一个跑得掉。

  而且,这钱我要是收了,我的良心也过不去,我就是拿着,我也不敢出去花,花也花不安心。
  坐在办公室里一小会儿,不知何时,马队长到了我身旁:“指导员叫你过去一趟。”
  看来,指导员要出马了。
  我去了康雪办公室。
  她见到我,收拾好桌上的文件,然后问我:“父亲病好了吗?”
  “手术成功,现在在恢复。谢谢指导员,那些钱,我会慢慢还的,希望指导员把同事们借我的钱列一个单子给我。”
  她说:“那些都是同事们捐的,不用还。”
  “不,我要还。”
  在我的坚持下,她拿了一张详细的登记单给我。
  我仔细的从头到后看了,指导员和徐男捐的最多,指导员一万,徐男八千,其他的同事一两千的有,三千的有。
  我把登记单收好:“指导员,这钱我会慢慢还的。”
  “哦,这个不急。”
  “谢谢指导员。”

  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慢悠悠问我:“你是挺有骨气,只不过?你欠了别人估计不少钱吧?”
  “是的,父亲手术,我借了有差不多一百万。七八十万吧。”
  “我算你是两份工资,八十万,不吃不喝,还差不多二十年应该可以还完。”她把杯子放下。
  我默默点头。
  “有捷径为什么不走?”她抬起头盯着我。
  我知道她说的是收下犯人的钱的事了。
  我还是假装道:“指导员,我不知道什么捷径?”

  “你欠那么多钱,还那么多年,这一辈子都低着头做人吗?”
  我不说话。
  “跟了马队长,我想你这债,两年这样应该可以还清吧。我是看你可怜,给你指了一条路走。”
  她承认了,指导员就是其中一员。
  “谢谢指导员,可我不需要,那不是我的,我不能这么做。”我还是拒绝。
  她有些生气:“你知道小朱走了吗?”
  “我知道,马队长都和我说了。”
  “哦,那你是怎么想的?”康雪转着杯子。
  我咬咬牙,说:“离开。”
  大不了去跟了王达混。

  “决定了?”
  “决定了。”我轻声说。
  说实话,放弃这份工作,我也是有些舍不得,这里工作轻松,工资高,而且有头有脸。家人出去吹牛都有面子,我回家的时候村长都特地跑来找我去喝酒。
  以后房子啊找对象啊什么的都有着落,要紧的是,这里的女人多,我不怕被甩。
  前女友给我的伤让我记忆犹新,想到就咬牙切齿的痛,老子在这里,哪用得着去讨好女人?
  “哼,你想走?”她瞥了我一眼说。

  “恩?”我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你想走,我还不给你走了!”她说。
  “为什么?”
  日期:2015-05-05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