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草,别将这个!”他拿酒罚了我一杯。
  我一饮而尽。
  分别的时候,已经快天黑,冬天就是天黑得快,我晃晃悠悠的走向公交车站台。
  到了李洋洋跟我说的地点,运达广场前,我给她打了个电话。
  她之前的电话打不通,我打了她改用的电话。

  不一会儿,她过来了。
  冷风冻得她的脸蛋红扑扑的,我也都好多天没见过洋洋了,过去就一把把她搂紧怀中。
  亲了又亲。
  “我们先去找个地方坐下吧,这里好冷。”洋洋跺脚说道。
  我牵着她的手,进了商场里面。
  进了里面,她带着我到一家咖啡馆里面坐下。
  点了两杯热咖啡。

  我双手握住洋洋的双手:“还冷吗。”
  “现在没那么冷了。吃过了吧。酒味好重。”
  “是啊,喝了一瓶白酒两个人。你呢没吃吗?”我问。
  洋洋摇摇头:“我不吃晚饭,要减肥。”
  “你这样子的还减肥啊。”
  “是呀,你不觉得呀?”

  “不会啊,抱起来很细啊。”
  洋洋喝了一口咖啡:“张哥哥,你爸爸怎么样了。”
  “康复期。没事了。”
  “对不起张哥哥。”
  “你干嘛要和我道歉?”
  “我是想帮你的,但是。但是我没那么多钱。就问了我爸爸我妈妈要,他们就问我拿去做什么,我还撒谎,说我闺蜜的家人病了,我骗不了妈妈,她一直不信,就问,我说了我和你的事,说了你爸爸的事。他们知道我背着他们偷偷谈恋爱,我妈气得要打我。我爸就拦住。后来我哭了,我妈妈也不忍心,我爸就问了你,我就都和他说了,他说他们也没有那么多钱。我就哭就闹,让他们去借或者卖房子。”

  洋洋真是用心良苦了。
  我点头示意她说下去,她说:“爸爸说,住的这套房子还是妈妈所在的单位配的房,哪能卖,卖了住在哪里。一下子六十万去借别人,他们也不愿意,说没必要,而且我爸说他所在的单位的位置对钱都很敏感,我爸也只是个老老实实领工资的人。反正,我爸说最多能拿出几万块钱,但他要去见见你,而且要我不能跟你再有联系。”
  我也喝了一口咖啡:“洋洋,我懂。”
  “爸爸后来和妈妈去了,我也去了,到了你们县的医院,我们就在楼下,妈妈不然我上去,爸爸上去了,给你留了十万块钱。”
  “他和我说他是我朋友的爸爸,我一直在想,是哪个朋友。后来想到最大的可能就是你的爸爸,但我不敢确定,给你电话也打不通。呵呵。洋洋,我估计,你爸爸妈妈不同意我们两在一起,对吗?”
  洋洋委屈的两滴眼泪溢出眼眶。
  “他们说你们家很穷,不能保护了我。再也不能让我和你在一起。如果我和你在一起,他们就不给你钱了,我同意了。可是我好想你,好想好想。”洋洋抓紧我双手。
  我无奈的笑了一下,说:“洋洋,别任性,你爸爸妈妈是对的。”

  “我不管。”洋洋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洋洋,不要任性,你妈妈爸爸说得很对,我家很穷,没有车没有房,没有一毛钱存款,又是农村的,家里都是靠种田过日子。给不了你过的好日子好生活,而且现在为了给爸爸治病,我家欠了有一百万的债。就是我打工到退休,都未必会还得上。”想想那一百万的巨债,我真的是不吃不喝也要干个二十几年也还完。
  “我不管。你不能不要我。”洋洋哭着说。
  “洋洋听话好吗?”我心里难受,但是我觉得她的父母无疑是非常明智的,分开会对洋洋的未来更好。
  “不听我不听,你不要离开我。”

  我看着她,无奈的叹气。
  两人在咖啡店里聊了几个小时,后来,我说很晚了,我要回去了,明天一早就要上班。
  洋洋和我出了咖啡店,拉了拉我的手:“明早再回去好吗。”
  “洋洋,我们都好好考虑一下吧,没有长辈祝福的爱情,是走得不远的,我以前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我只想玩玩,后来动了心动了情,我也傻傻的幻想我们能有以后。你是个好姑娘,好女孩,谁娶到你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可是我这个样子我们能有什么结果呢洋洋。”
  她使劲的拉了拉我的手,让我不要再说了:“不要说这个了,我好难受。周末你出来,给我打电话好吗。”
  我点点头。
  车来的时候,她抱了抱我亲了我一下,然后上了计程车。

  我走向公交车站。
  当洋洋走的时候,我看着她的背影,还真的是依依不舍,这么大冷天,有一个贴心的漂亮小女友陪着睡觉,多么舒服的一件事。
  不是我不想留,我实在是没心情留。想来她现在也挺乱的。
  她的父亲母亲就算是看不起我,逼着她跟我分手,但至少留了十万块钱帮助我,我再无耻也要看在这十万块救命钱的份上掂量掂量。
  十万块。
  我想着早点回到监狱有两个原因,一个确实是明早上班,另一个就是要好好算一下还有多少钱。花了多少钱。家人都把算钱的这个事交给了我让我拿主意。

  那天晚上看着家人信任和依赖的目光,才知道,我在家里的地位,一下子从一个家里最需要照顾的最小的娃变成了顶梁柱。
  回到监狱自己的宿舍,我算了一晚上,在医院用的治疗费全都是已经有贺兰婷付了,但一些营养费什么陪护费吃的什么的还是花了不少。
  医疗费什么的算下来,医院那边贺兰婷的是总共七十八万多。
  七十八万多。
  呵呵,七十八万多。
  全是贺兰婷的。
  而我写给她的欠条,只写了六十万。
  贺兰婷这边只能慢慢的全家一点一点还了,我还要找她,另外立个欠条字据。
  之前我借到的二姐借的还有大姐借的,总共是四十多万,因为医院医疗费那边是贺兰婷出的,这四十多万只用在了营养费陪护吃的住的,还剩了不少钱。钱都是我拿着。
  我打算留下三万给父亲和大姐做营养费还有后期的检查。
  其他的剩下的,让大姐和二姐先还了她那边的,那就只剩下了二十万。
  二十万,还一些少的几千的。然后例如大头王达贺兰婷徐男这些,按一定比例先还一点。
  而贺兰婷和监狱同事借的,只能慢慢凑着还了。
  算了到大半夜三点多,才列出了详细的清单和打算还钱的单子,这还要找个时间出去快递给家人,然后汇款给家人和每个债主。
  看了看,已经不早了,便蒙头睡了。

  到了B监区的门口,刚好见到来上班的马爽。
  “早。”我对她打声招呼。
  “早。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了吧?”马爽打完招呼问我道。
  我对她说声谢谢然后道:“很感激同事们,帮我度过了这个难关。”
  她对我笑笑。
  “喂!哥们!”一个粗里粗气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我回头过去:“男哥,你迟到了啊。”
  她小跑过来:“那么早啊你。怎么样家里的事解决了吧?”
  “恩,好了,手术成功,正在恢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