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抿嘴拍了一下大腿,写就写吧,都这样了我还能有其他的办法吗。
  她看着我的小动作,问:“决定了?”
  她从她包里拿出一张纸,然后给我一支笔,教我写,让我写下本人张帆,于某年某月某日欠贺兰婷医疗费六十万人民币,然后写下详细身份证名字地址身份证号码,最后签字,再从院长办公室办公桌拿出一个印泥让我按下手印。
  贺兰婷,一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她叫贺兰婷。
  她把借据拿走看了一遍,塞进包里,说道:“我的名字,要对外保密,不许向任何人提起,也不要再向监狱的同事查问我是谁。借钱的事,也不许对第三个人说起,否则,我很有可能,中途反悔不帮你,就算帮了你,如果你向任何人透露出我的名字和查问我的身份,我会把你弄出女子监狱,凭着这张借据,如果你还不起的话,我把你弄出女子监狱后还可以把你弄进男子监狱去坐牢。”
  她说话的时候,平静如水的声音,却威严逼人。
  “我保证不会再多嘴问你是谁,也不会向任何人说起你帮我的事”

  我扑通一声跪下来,给她磕了三个头:“救命大恩,不敢再言谢。这钱,我一定会还上。”
  看见我跪下后,她提了包站了起来,我还以为她来扶我,她却看都不看我戴上口罩径直走了出去。
  我站起身,心情忐忑的走回了病房。这是真的吗?我爸有救了?还是骗我的?
  病房里,妈妈大姐大姐夫二姐连日来的愁云一扫而空,见我进来他们迎了上来:“弟弟你哪来那么多钱的?”
  “怎么了?”我问。

  “医生来通知手术的时间了,你去哪里找的那么多钱?”大姐说。
  我明白了,是那个女人,贺兰婷。
  “我一个朋友,一个朋友帮忙的。”
  “你爸有救了。”妈妈说着,“帆儿,过几天等你爸手术了,你给你这个朋友打个电话,我们全家请她吃饭给她下跪致谢。”
  “哦。好。”
  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接下来,就配合着医生的吩咐,跑上跑下开单签字拿药喂药做检查什么的。
  做手术的前一晚,我终于接到了李洋洋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她就哭了。

  我急忙问:“洋洋,哭什么。别哭,有什么事慢慢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
  她一个劲的抽泣,我一直就紧张的问。
  几分钟后,她总算收住声音:“你爸爸怎么样了。”
  “好不容易凑够了手术的钱,等着明天做手术了。”我说。

  “对不起张哥哥,我没能帮到你。”她内疚的道歉。
  我说:“没关系的洋洋,我知道你一定很想帮我。洋洋你这几天去哪儿了,让我一直的打你电话都打不通。”
  而且,她现在给我打来的,还是用了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我爸我妈不让我再和你联系。”她这话一说出来,就又开始哭了。

  “洋洋别哭,乖,好好说,究竟怎么回事。你爸你妈知道了我们的事?”洋洋还真的找她父母问钱了。
  “我,我问了家人,找了爸爸妈妈借钱。”洋洋小声和我说道。
  “我意料到了。对了,前几天有个中年的男人来看过我爸爸,给我留了一些钱,是你家人吗?”
  我和洋洋描述了那个中年男人的长相穿着,洋洋说那个就是她爸爸。
  “你爸爸为什么这样?是要来看你男朋友长什么样的?”我问洋洋。
  “他,他。”洋洋吞吞吐吐着。
  我说你快点说吧,我不介意。
  “张哥哥,我过几天和你说好吗当着面。在电话里我不知道怎么说。”
  “好。”
  “祝你的爸爸手术顺利成功,我明晚给你打电话。”
  “好。”

  洋洋挂了电话,我长长叹气,八成是她爸爸妈妈不同意她和我在一起了。
  对啊,她的家庭条件那么好,哪会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委屈了跟着我这个什么也没有的乡下佬。
  我能怪她吗?
  我能给于她父母所期盼的幸福吗,我们门当户对吗,没有,不能。
  我不能怪她。
  洋洋和她家人对我做的,也已经仁至义尽。我还要无耻的对她要求什么。

  当医生告诉我,手术很成功。
  我的眼泪不觉的夺眶而出,一切都还好,父亲的命留下来,还能和我们一起走很多年。
  我首先给王达发了信息,告诉了他这个消息,他也给我回复了信息。
  还有给每个关心过我的人都发了消息,谢谢他们每一个人。
  最后发的,是贺兰婷。
  她连回都不回。
  晚上,洋洋给我打了电话,先是祝贺,然后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我说不知道,可能这几天。

  她说回去的话找她,她想见见我。
  之后的就是康复期了,包括父亲和大姐。
  当医生告诉我们说不需要再留院观察了,我们回到了老家。
  看着父亲一天天康复,我决定回去继续工作。
  我身上担负着将近百万的巨债啊。
  走之前那晚,母亲杀了两只鸡,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聚了一起。
  这让我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家里穷归穷,可只要一家人能和和气气团团圆圆,那就是最好的幸福。
  看着这个破破烂烂的房子,我感慨万千。
  总有一天,我要把这个房子盖起来装修好,让爸爸妈妈也住上好房子。
  回到市里,第一件事当然是给王达打电话,请他吃饭谢恩,第二件事就是给洋洋打电话。
  王达说马上过来,洋洋说她没有时间出来吃饭,让我和朋友吃完饭找她。

  我说好。
  心里还是挺失望,内心的虚荣感还想把她带到王达面前炫耀炫耀,当然,也希望能和她早点见面。
  和王达两人去了一家火锅店吃了火锅,两人喝了一瓶高度白酒。当我千恩万谢地要把我感谢他的肺腑之言说出来时,他举起手,示意我不要说这种话,聊其他事。
  我停住了,问他他的代理生意要怎么办?
  王达说,既然没钱备货去代理,那只能等了,继续等,或者,去求求那个啤酒厂的老板,说不准人家给他代理权呢。
  怎么求。我问。
  那个啤酒厂是个市里新兴的企业,啤酒虽然不上档次,但便宜好喝,适合普通大众消费水平,代理商都是要有自己的仓库自己注册的公司,办公室,还需要押金,甚至还要交钱拿代理权。当然这指的是牛逼的啤酒公司,但就算是不牛的啤酒公司,要进货也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谁会给一个不认识的所谓代理商先送货卖完再付的?
  王达拍拍我肩膀:“别怕,你大爷我有的是办法,就算现在搞不了,以后也有一天能搞起来的。”

  “对不起。”
  日期:2015-05-04 19: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