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妈妈一听是我,就激动的泣不成声:“你爸他,医生说可能不行了。”
  “妈你别哭,我现在就回去了。爸能说话吗?”我没那么慌了。
  “说不了,在县医院,昏迷着,接着氧气。”
  赶到市里的车站坐了直达班车,在车上,我忧心忡忡,看着手机上好多来电提醒,我没心情一一翻看。回到县城,然后直接去了医院。
  到了父亲住院的那个病房,我冲进去后,妈妈一见到我就止不住的擦眼泪。
  父亲躺在病床上,接着氧气管。
  “爸。爸。”我叫了两声。

  父亲却一点反应也没有,想到如果父亲就此离我而去,从此我再也没有了爸爸,我的泪也涌了出来。
  “妈。你别哭。”我安慰母亲,自己却哭得更投入。
  看着老妈哭得像个泪人,我逼着自己止住了眼泪,我不能哭,这个时刻我不能哭。
  擦掉眼泪,我止住了哭泣,问母亲:“医生怎么说。”
  “如果不动手术,就不行了。”
  “有肾源吗?”我有些自言自语。
  “我们也没有钱做手术。”妈妈也止住了哭泣。
  自从查出尿毒症,父亲一直靠血液透析维持着生命,但是沉重的医疗负担让家人越来越感到绝望,因为长期来的透析治疗,家里不仅花光积蓄卖光家产,还举债累累,村里能借的亲戚能借的都已经开口问了个遍,不论是几十的几百的都一一登记在一个小册子上。
  要治好父亲的病,只能进行肾脏移植。
  可是,肾源配型合适的几率很小,就算有,我们家也承担不了如此高的手术费。
  我突然想到大姐和我说,就是卖地借钱给老爸动手术。
  我问妈妈:“找到合适的肾源是吗?”
  妈妈告诉我,大姐的肾源和父亲配型成功。手术费算下来大概六十万,大姐打算借钱卖地,可是她该借的也都借了,不仅是她,就连姐夫都帮忙借,二姐也一直给家人打钱,二姐工资也不高。
  而我,也才工作那么段时间,一下子去哪里找那么多钱。
  我在脑海中,把自己的朋友都想了个遍。
  然后掏出手机,编写了一条求助信息,无所谓自尊无所谓尊严,语气低声下气的编写了一条信息,里面有详细的介绍我父亲名字病由住院地址,和我详细家庭住址身份证号,借钱原因全写了进去,然后短信群发。
  没一会儿,我的手机信息就来了,先是小时一起玩一起读书的朋友,说最近也刚工作,身上没什么积蓄,对不起。

  我发了三个字,没关系。
  大多都是不回复的。
  有一个高中的同班同学,基本从来没什么来往,问了我账号,然后告诉我只能给我打两千,因为他还在读研,实在拿不出多少钱给我,我还是感恩戴德。
  因为从小到大,不管是朋友还是同学,也都是知道我家里穷,这么多钱,他们也会想,以后我怎么还。就是打水漂了。

  而且很多朋友同学都是还在读书或者刚毕业,哪会有钱借给我,再加上平时我对朋友也大方不到哪里去,毕竟是穷人家的孩子,偶尔请他们下一次小馆子还是有,但要像大学一些同学请去唱歌酒吧什么的就实在请不起。《礼志》上有这样的话:`将有请于人,必先有入焉,欲人之爱己也,必先爱人,欲人之从己也,必先从人。无德于人,而求用于人,罪也。`意思是说,如果请求别人,一定先帮助别人。让人爱自己,先要爱别人。让人跟自己走,一定先跟从别人走。如果对别人没有恩德,却要使唤别人,这是罪过啊。人心换人心,八两换半斤,平时就不对他们怎么样过,他们又如何来帮我。

  洋洋给我打了电话,问我怎么了。
  我一阵感激,小洋洋。
  我把事情告诉了她,她说她帮我想想办法。
  洋洋也是工作不久,她身上也不会有太多的积蓄,就算是官二代。
  我知道如果她要帮我,只能去借,可这时候我管不了那么多,我说谢谢洋洋,我一定会想办法还上的。

  我已经打定主意,这些钱无论如何我都要工作还上,都按银行最高的利息给他们还。
  洋洋挂了电话后,手机又有一个来电,是王达的。
  这个朋友我真的没交错。
  “张帆,把账号给我。”
  我眼泪就要涌出来了:“你很少这么正经的叫我名字。”

  “都什么时候了少说废话,手术费那么巨大。我必须要跟你说,我帮也帮不了你多少,估计能凑个十万八万,我的生意先不做了,拿来先给你爸治病,其他的,你看咱再想想其他办法。”
  “大炮,谢谢,非常感激。我真的是没有办法。”
  “别他妈的哭,是男人的话。咬牙挺过去,老子的生意什么时候做都行,人没了就真没办法了,除了生死,一切都是小事,真的。我找钱去,也借借,妈的刚好我本来要自己弄个牌子来做的跟银行和亲戚朋友都借了钱,刚好给你一起打过去。”
  “谢谢大炮,除了谢谢,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先这样。你再看看其他人。”
  我走到医院走廊尽头吸烟区,点了一支烟。
  我要不要开口和监狱的同事借?徐男可能会给,康指导员可能也会给。
  试试吧。
  我电话还没打过去,没想到康指导员先给我打过来了,还是用的她的手机打的:“小张。”
  “指导员你好。”
  “你爸爸的事啊我其实已经问过你姐了,我今天早上把你爸这个事和B监区同事们都说了,大家凑了一笔钱,有六万块钱,你把你那个账号发来一下。”

  “指导员,谢谢,谢谢。”我真的没想到这个在监狱里那么欠老子x的老女人这时候那么心细的仗义。
  “把账号发来给我手机上。”
  “好,指导员,回头你把同事们捐钱的名单和数额都统计一下给我。我会还的。麻烦指导员了,谢谢。”
  “好。”
  之后还有一些朋友同学回复信息说爱莫能助什么的,我也一一回复。
  算了一下,我这边凑了居然有差不多二十万,当然,王达这边出了一大半。和大姐二姐合计一下,也才凑了一半多点。
  当父亲微微醒来后,我激动的和他聊。
  当他问我要动手术多少钱,我开始不愿意说,后来他死活逼着我说出来,知道了六十万的手术费,他拒绝做手术,说万一手术不成功,他死了就算了,害了大姐也动了手术,而且还借了那么多钱,这要怎么还,他一把老骨头,这条命不值钱。
  我拉着父亲的手哭了:“钱可以慢慢还,一家人慢慢挣钱,但是人不在了,钱换不来一家人的幸福。”
  他不说话了。
  母亲也一个劲的点着头哭。
  日期:2015-05-04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