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事,对我没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她似乎在鼓励我叫我说什么去那个镇上做什么坏事的话。
  “没有。就是去喝酒。”

  “哟,嘴还挺严实。那条街的很多小姑娘长得都不错,是吧?”她眯着眼睛貌似慈祥的看着我。
  “我不知道。”
  “年轻人冲动我理解,可是你有没有想过。”
  我心里不舒服,她明摆着把我当成去那里干坏事去了,我憋不住不礼貌的打断她的话:“我真的是去那里喝酒去了。”
  她把双手往下压,做这样的手势就是她是主要的而叫我闭嘴的意思:“好好,就算是真的去喝酒,你也知道了那个小镇对外的名称不好,你身为公务人员,总要懂得避讳吧。你不懂所以昨天第一次去,这没有什么,但是如果让我知道你还去那里,我觉得我应该会对你采取必要的惩罚措施。”

  我看着她慢慢变威严恐吓之脸色颇为不爽:“那我要是去那里上网打个游戏买个东西或者取个钱吃点什么也不行吗?谁说去那里就是一定要找那些女人做不好的事情了。要是这么说,那些生活在小镇上的人男的都是要干坏事的女的都是出来卖的?”
  “住嘴!”她突然发火,“总之,你不许再去那里!我不想让领导说我带的人品格不行!”
  “好,不去就不去,发那么大火干嘛。”我看她生气后,不敢再顶嘴,她有能让我过得好就过得好,让我滚就滚的本事。我在这里,就像在如来手心里的孙悟空。反手就能让我被压着。
  她不说话,就看着我,我还是道歉了:“对不起指导员,我以后不敢了!也不再去了!”
  她听我语气软了下来,看样子也蛮真诚的,于是她也软了语气:“我说的这些都是为了你好。行了我找你就是说这些,你可以回去工作了。”
  “是。指导员再见。”
  我站起来走向门口,然后心想为什么不让我去她又能去,当即不假思索的问:“那为什么你们能去我不能去?你们又是去干什么。”
  指导员原本已经在看文件了,当我问这个问题,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怒骂:“因为我们是女的你是男的!我做什么事要不要给你汇报呢!”
  我靠说的也是啊,我马上逃离了她的办公室。
  慢慢地我就熟悉上了这份闲的发慌的工作,说实话,在这里工作,真的是压抑,不是一般的压抑,但想想两份工资,和以前流浪一样的生活相对比一下,就觉得没什么的。
  一晚,我在宿舍看书,小朱敲了宿舍门。

  我有点惊讶,因为虽然大家同在一个监区的同事,但也好几天没见,就算平时在监狱里见面那也是工作的时候,她看到我都是直接避开和我互相对面。自从洋洋走后她也没有再对我动过找我复合心思。
  我一直都认为她还是在自我内心挣扎,所以我也装作无所谓的样子,甚至邪恶的想着,老子大把多的女人,你小朱在这里没男人,我看是谁把持的住。
  小朱手上拿着一个盒子,放在我的宿舍桌上:“我今天出去了,找了洋洋,这个是她让我帮忙拿来转交给你的。”
  “哦,谢了。”洋洋还真是好。
  “那,我回去了。”她扫了我一眼,避开和我眼神对视,就是一瞬间扫过去看了我一下。
  “哦,晚安。”
  她走出去,我见她那一颤一颤的,手心痒痒的。
  她走到门口,然后又转头,把持不住了吗?
  她看着我,抿抿嘴唇然后松开,放开了手掌直起了身子对我说:“我们的事,我想和洋洋坦白。”
  我愣了,我靠你和李洋洋坦白我和你有一腿,那岂不是逼着李洋洋和我分手吗!
  我站了起来,走向她:“妈的你想干什么?你和她坦白干什么?”
  估计是她没想到我那么激动,她被吓住了:“我,我觉得我对不起她,我一直都在很内疚,晚上睡觉想到洋洋对我那么好,我的眼泪就停不住。”

  “你知道你和她说了这些她会怎么样嘛?以她的性格,一定心想着成全我们的。你既做不成她的朋友,我和她也做不成情侣。”这不是要逼着我和洋洋分手吗。
  “可我觉得她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小朱哭了。
  “你觉得知道她就知道?你有证据吗?别乱说好吧!”我有些生气,我不懂她脑子想些啥玩意。
  不一会儿她止住了哭声,然后轻声对我说:“好,我不说。”
  我摆摆手叫她走:“回去睡觉吧。我也困了。”
  她走后我带上了门,拆开了盒子,是一款ipadmini呢,开机后,发现细心的洋洋还给我下载了一些离线看书的软件,还有很多音乐。
  一定是怕我无聊让我用的。
  多么好的女孩。
  就算以后和她没有将来,和这么一个懂事细心温柔的小姑娘这么走一段人生路程,也是很美的。

  次日,在监区办公室,我无聊的看着监狱报。
  桌上电话响了,徐男接了电话,然后大嗓子喊我:“张帆,找你的!”
  八成又是康雪那娘们。
  果然是康雪,这次不知道又要找我干嘛了:“您好康指导员。”
  康雪语气沉重:“张帆,我们监狱接到你家人给你打来的一个电话。”
  我一听是家人,是不是我爸出了什么事,心提到了嗓子眼:“什么事。”
  “打电话来找你的是你姐姐,说你爸。”康指导员顿了顿,不愿意说透,“说你家里人出现了一点问题。”
  “什么问题,什么问题!”我急了。
  “你先过来,我带你去打个电话,你和你家人说吧。”
  我挂了电话,慌忙的跑出去。
  徐男在身后大叫:“你怎么了!”
  慌张的跑到了指导员办公室,没敲门就闯了进去,气喘吁吁的问康指导我家里究竟出了什么事。

  康指导员微微皱起眉,道:“我带你去狱政科打个电话。”
  “谢谢指导员。”
  去狱政科的路上,我问指导员:“是不是我爸出了什么事。”
  康雪看看我微微点头:“你还是打电话自己跟家人说,是你姐姐打来的。”
  “大姐还是二姐?”
  “这个,我也不清楚。”
  到了狱政科,康指导跟狱政科科长说一声后,我可以拿外线的电话打了。
  直接就打给了大姐,大姐接电话后一听是我的声音,就哭了出来:“张帆,爸病重,就是动手术,也怕是不行了。”

  我也慌了分寸,眼泪就不觉的流了出来,尽管父亲一直在生病,但听到这样的消息,心里一下受不了:“姐,姐别哭,你不要哭姐。我就请假,回去。”
  大姐哭着说:“姐想和姐夫商量,把我家的几块地和给卖了,再借钱,让爸动手术。”
  “好好,姐,我先请假回去,看看,然后再说。”
  “你路上小心。你要不要给妈打个电话。”
  “我等下就打。”

  我挂了电话,问康指导员:“指导员,我可以请假吗?”
  她点头。
  写请假条,指导员签字,然后又去找副分监区长。
  副分监区长打内部电话问康指导员,确定后签字,我才可以出去。

  先请了三天。
  出了监狱大门,我开了机就先给妈妈打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