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4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滚去死!”我挂了电话。
  走到监狱外面的大马路,这下不知道该去哪儿了。
  给李洋洋发短信,她好久才回,说也许今天晚上回不来了,我问她什么事那么要紧,她说老家的老房子无缘无故塌了。
  我靠那么要紧。
  我安慰了她几句,不打扰她了。

  一个人,不知道去哪儿,望了望后面死气沉沉的监狱。
  妈的,随便找个地方喝点酒也比回去好。
  市中心太远,去镇上吧,于是拦了一部摩的,讨价还价的从八块砍到了六块,去了离监狱这里没几公里远的郊区小镇。
  当摩的路过一个岔路口时,我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在岔路口的路边。
  是康指导员和我们B监区的监区长,她们两在这干嘛。
  她们身旁是一辆轿车,好像陷进了路边的泥地里。
  看清确认是她们后,我让摩的大叔掉头回去。
  “监区长,康指导员,要帮忙吗!”摩托车停下来,我问候分监区长和康指导员。

  “是你。”康指导员推了推眼镜。
  “是啊好巧,我今天休假,要出去玩。需要帮忙吗?”
  康指导员说她和监区长去镇里买点东西,过岔路时跟着一辆大卡车,大卡车挡住前面视线,想要超车不小心超到了路边。
  我看了看,没什么大问题。
  叫摩的司机大叔帮忙,这狗日的掉钱眼了,非要让我加给他十块钱他才愿意帮忙。

  监区长二话不说掏出一张二十块钱丢给他。
  他塞进口袋屁颠屁颠跑来帮忙。
  康指导员开车,监区长看着,我和司机大叔推车。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车子搞出来,我和司机大叔的鞋子和裤子一身脏兮兮的全是泥巴。
  司机大叔哭丧着脸说二十块钱给少了。
  监区长上了车,也不和我打招呼,康指导员对我说了声谢谢小张踩油门就走。
  妈个比的赶着去投胎也不至于这样没礼貌吧。
  到了镇上,我看着自己半身的泥巴,要找个地方洗洗才行。
  乱冲乱撞的就闯进了一条看上去挺繁华的街道,在一家写着洗头的理发店那里我往里面看看,摸了摸自己头发,自己的头发也该理理了。

  然后进去了,店里面竟然没人,当我喊了两声有人吗之后,有个衣着暴露的女人出来了。
  然后跟出来了一个老头。
  我奇怪了。
  “哟,还是个年轻的呐。”她媚笑着迎着我走过来,看着我半身泥,她说,“刚从工地下来呢帅哥?”
  “你这里可以剪头发吗?”妈的这个店是不是那种店啊。

  “我们这里主要是洗头。”她加重了洗头两个字。
  我明白了。
  “有没有相好的?”她嗲声嗲气的双手伸过来要挽住我的臂弯。
  我摇头准备逃走。
  “第一次来的吧,我给你介绍一个吧。九零后,漂亮,你们年轻人最喜欢的。你喜欢姐姐这样的?姐看你就有眼缘。”

  “我是来剪头发的,不好意思,我走了。”我急忙要走。
  她贴着我身上,白皙的半露的胸脯贴着我,让我心跳加速。
  见我要走,她一把扯住我:“别急嘛。给你打个折好了第一次,一百二怎么样?两小时外加全身按摩。包你全身舒服透。”
  她的手越挽着我的手臂越紧,我用力挣脱开了,跑出了外面。
  她还跟着出来喊:“一百块怎么样啊帅哥!”

  街道上走的一些人看着我,靠,我加速疾走逃了。
  出了那家店,往前走几步,发现这一条街几乎都是这种理发店,每个店里的姑娘穿着打扮都是十分妖艳,我心里明白了八九分,这就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市郊x镇红灯一条街。
  在风声鹤唳这种时刻,居然还有这样一条街屹立不倒,敬佩。
  转身离开了这条街,走到街尾转角的时候,见康指导员开的车就停在转角不远处。
  康指导员和监区长来这里干嘛?
  车子里并没有人。
  康指导员和监区长来红灯街?奇怪了。
  我想应该不是吧,也许只是停车在这里然后去办事或者买东西。

  终于在拐角处找到了一家网吧,这个小镇不是很大,主干道也只有那么几条,不过什么网吧啊ktv刚才的理发店酒吧这些很多,也许是因为红灯街出名,也许是因为这个镇上有好几个大厂。
  进网吧卫生间把下半身泥土弄干净,接着上了一会儿网,上网挺无聊,打打游戏,更是无聊,便分别给李洋洋和王达发条信息,问她他在干嘛。
  半个小时后她才回我,说今晚回不来了,让我下周再找她,说她也很想我。
  我无奈的放下手机。

  王达就没回复了,估计是快要忙死了。
  结账下机,跑出去找了个大排档,点了两个炒菜,两瓶啤酒自己喝。
  菜挺好吃的,比食堂好吃,要是在监狱里有那么个炒菜的小饭馆,那就爽了。
  吃着吃着,见康指导员的车子开过去了。
  两瓶啤酒不够,又点了两瓶再点了个红烧肉,心满意足的打着饱嗝坐摩的离开了小镇前往女子监狱。
  这个摩的司机嘴巴特多,一路上都在问我大晚上的去女子监狱做什么。
  实在是不厌其烦,我撒谎说我姐姐在哪里上班,我去看姐姐顺便和姐姐拿点钱。多嘴了一句说这个镇上的红灯街真旺。
  司机马上说,这可真的是旺,好多厂妹啊什么的都出来做生意,好多远近的人都闻名而来,带动了不少产业发展。
  我问这样子的话为什么上面不查。
  司机说查有什么用,查了抓了没几天又这样子了,对他来说这倒好,因为来往的人多有生意做。
  回到监狱,我进了宿舍躺下一觉到天亮。
  早上上班,硬性规定去查房,每天早上必须查一次,出现什么问题的都要记录下来,哪个班查的哪个监室出现什么问题哪个班负责。因为查房是早上,那些女犯人刚起来的,马玲马队长说我是个男的早上去不方便,就让我留在办公室。

  我发现我给康指导员送礼后,不止是康指导员,就连马玲马爽这些人对我说话都没了以前那股厉害的劲,是把我当自己人了吗?康雪在这里的能量真是不容小看。
  查房回来,那些管教什么的大多又是去开会了,到底开什么会啊我靠。百思不得其解。
  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叫了起来。
  我接了电话,是康指导员,说让我过去一趟。

  我说什么事。妈的又要我过去搞那事?老子真他妈的要天天喝那个药酒了。
  她说有事,不容我质疑,就把电话挂了。
  过去办公楼康指导员的办公室,她正在低头看文件,我进去后她把文件放下来,抬起头看我:“坐吧。”
  我坐下来问她什么事。
  她还是那样,表面看起来知性而成熟,她把眼镜往上推了一下说:“你昨天去x镇做什么了。”
  “去喝酒。一个人去喝酒。”我说。
  “是吗?”看来她不信我。
  “是的,实在闲着无聊。”
  她微微笑了:“你知道x镇那条街吧。”
  “以前不知道,去了后才知道。”我实话实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