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过来拍拍我的肩膀,不经意的捏了我的胸一下说:“你再这样不把精力放在自己的工作上,连我也留不住你了,我可不想连你也被调走了。”
  我明白她叫我过来的意思了,第一层意思是警告我不要再查屈大姐死因下去了,不仅是徒劳无功而且很可能被弄走,第二层意思是她保住了我,第三层意思,就是她还想和我保持那种关系下去,第四层,就是现在想和我搞,她又想了。
  果真是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我轻轻推开她的手:“知道了指导员,谢谢指导员。”
  “知道啊,知道就好。”她蹲下来,手放在我大腿上,往里边蹭,“年轻小女孩就是好,你不会推开她的手的吧。”
  我知道她说的李洋洋,但假装不知道的说,“她是谁。”
  “哟,还能有谁啊,你女朋友啊。”她带着嫉妒的语气。
  看来她是有点吃李洋洋的醋了。

  “改天再说吧,今天心情不好,我会全身心投入工作的指导员。谢谢。”我站起来就走。
  “年轻人,还是要懂点事的好。”她的语气怪里怪气的。
  傍晚下班后,也没人来办公室叫我吃饭了,李洋洋已经走了。
  我也没什么心情吃饭,抽了几支烟在办公室里想事。
  如今,屈大姐的死因我查不了,李洋洋走了我拦不住,我能做的,也就是好好在这里待下去,干好自己分内的事,若真的想替屈大姐李洋洋出头,我自己也要爬到了一定的高度,也才能有那个权力。

  可目前的情况是,我身边一个和我好的同事都没有,还是要和同事领导做好关系啊,不然的话,别说是升官升职,就是她们平时做点什么都把我排斥得远远的。看来除了徐男,还要和马爽马玲康指导员监区长走得近些才是。
  拉进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除了送礼,就是打感情牌了,想想那几个可恶的黄脸婆的嘴脸,心里就憋着一股气,好吧,男人嘛,受点小羞辱又算什么,能屈能伸方成大器。
  主意打定,就这么办。
  晚上徐男来找了我,在我的宿舍,这个女人还真不把自己当女人,拿了一条芙蓉王,送我的。
  大大咧咧的进来就坐在我床上,掏出烟就发给我。
  看着这条芙蓉王,我想,连徐男这样大大咧咧的人都比我懂得做人啊。

  我接过烟,跟她道谢,徐男说谢啥谢,自家人不客气。
  我问她吃饭了吗?
  她说吃了。
  我说可惜这里也没个吃饭喝酒的地方,否则我就请她吃饭喝酒,喝白酒。
  徐男说,有是有,只是我们两人去,又破费又影响不好。
  我说也是,监狱里就这么一个开小灶的地方,万一给领导看见我和徐男去那里喝酒吃肉,影响不好。只是我们自家人,不要说什么破不破费。
  徐男笑了:“自家人。”
  我说这词儿有意思,搞得我们像梁山聚义一样的。

  徐男笑完后说道:“张帆,那个女犯人死了就死了,别再多事了。你应该知道李洋洋为什么会走。”
  “是马爽马玲指导员她们一起栽赃的对吧?”我小声问徐男。
  “那我可不知道,你觉得是就是,你觉得不是就不是,只不过我就叫你别再多事了。”徐男回答我。
  看来在这里混的下来的基本都是老油条,哪怕是徐男这么个大大咧咧的人,说话都滴水不漏的,既模棱两可又回答了问题。
  我沉默不语。
  徐男又说,“原本你也是要调走的,因为你工作表现突出。”徐男重点加重语气‘工作表现突出’几个字。
  “调走?也调我到管理局吗?”我问。
  “我靠你是傻子吗?李洋洋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她那是调走,你啊,说的调走估计就是被开了。”
  “是不是有人保我?”我想到康指导员的话。

  “是。我也是听来的,小道消息。是指导员不愿意。”
  一般来说,小道消息大多是真实消息。
  “男哥,你是在哪里买烟带进来的?”我拿起她送我的那条芙蓉王看着。
  “你要抽烟吗?我那里还有的是。”她倒是大方得很。
  “不是,我想,送人。”
  “送人?”
  我解释道:“例如我带进来送你抽啊,送上司领导的什么的。”
  徐男说:“这样子,监狱大门口右侧有个便利店,不过带少好带,带多的话不好带进来。”
  “那平时你是怎么带进来的?”我好奇的问。
  “等你在这里混熟了,就方便了。不过。”
  “不过什么。”
  “要是送礼的话,最好是送烟票。你听说过烟票吗?”徐男扬起眉毛。
  “烟票,什么是烟票?”
  “算了,不知道算了,当我没说。”她站起来就要走。

  我急忙拉住她:“什么是烟票,你说啊!告诉我告诉我!”
  “这种事说多了不好,不过你可以去监狱门口那条环城路底十字路口的交通局对面几家烟店问问。”
  徐男回去了,我一直想,烟票,什么是烟票呢?出去了去烟酒店问问。
  我躺在床上看书,脑海里浮现出李洋洋的可爱模样,越就觉得她在就好了。

  奇怪的是,小朱也没有来找我,好几个晚上了。
  是真的忏悔吗,是对李洋洋的歉疚吗,我不懂。
  不过晚上睡觉的时候,想起小朱的身体,心还是痒痒的。
  起来后披上外套,到小朱宿舍门口敲了敲门,问她睡了吗。
  她不回话。
  多半睡着了。
  我又敲了敲,问小朱你睡了吗。
  “我躺下了,明天再说吧有什么事。”她居然拒绝了开门。
  我靠,竟然拒绝我,平日都是她像只发春的狗一样的去找我,老子还爱理不理的,现在倒好,老子像只发春的狗一样跑来找她,她还不理我了。

  无奈的回了自己宿舍,躺下睡觉。
  熬到了周末,周末放假我要干三件大事,第一件大事就是先去找烟店,问什么是烟票。
  按徐男跟我说的地址,坐了个三轮车到了交通局的对面,找到了那几家连着的烟酒店,进了其中一家,我问有没有烟票。
  老板问我:“要什么烟的烟票。”
  我指着中华烟,问,“这个呢?”
  “三字头软中华烟票800元一条,兑现金每条收50元手续费。普通的软中华750元,手续费一样。”
  此时,一中年男子走进店内,显然和老板十分熟悉,掏出两叠现金放在桌子上,说:“20条软中华,要烟票。”老板开了一张单子给中年男子,单子上写着二十条软中华,标明了店家名字,这就是所谓的烟票,二十条软中华一条800元一共一万六千元,一万六千元换成了这么一张和电影票大小的单子,拿这张单子去送礼,又不像现金那么显眼也不像拿着几十条烟那么招摇。收礼的人拿到烟票后,就可以来这里兑换成现金,一条手续费五十元,二十条手续费一千元,那么收礼的人实际上到了这里可以兑换成一万五。

  日期:2015-05-01 08: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