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3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担心的问她感觉怎么样,她有不回答我。
  监狱外路口,我下了车,她踩油门走了。
  看着车的背影,我长长的舒一口气。庆幸的是这档子事总算完了,可我又挺担心她的身体。
  回到监狱里,抬腿走向食堂,在餐厅里,好多人都在议论谁被调走的消息。
  饿极的我开始没听进耳朵里,扒着饭吃,但听到她们谈论的对象是李洋洋。
  李洋洋被调走?
  于是我凑了过去问,她们告诉我说李洋洋和一些人要被调走的消息。

  这怎么这么突然呢!我感觉情况颇为不妙,李洋洋可从来没有跟我说近期她要调走的消息,我知道李洋洋把这里当成跳板,迟早有一天要离开这里,可是我也没想到她会走得那么快,就算是她打算要调走了,她没有不告诉我的理由。
  出了门,刚好见小朱进来食堂。
  我跟小朱打招呼,小朱身边还有两个女管教,我叫小朱过来一边,问她知不知道李洋洋要调走。
  小朱抿嘴沉默了一会儿,说:“听说她犯了错,领导要把她调走。”
  “什么错?”我马上想到让李洋洋帮我查屈大姐死因的事。
  “我也,不太清楚。”小朱说完又看看我,小声道,“洋洋她看到我,挺不高兴的,我害怕,我害怕。”

  我急道:“你害怕什么你倒是说啊!别吞吞吐吐的!”
  “我害怕我们的事,她知道了。”说着小朱的眼泪就流下来。
  “你别哭啊!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我,我,洋洋把我当成她的好姐妹,可是我还这么对她。”小朱低着头右手大拇指和食指一下一下的捏着左手手指,右脚尖在左脚尖上不停来回踩着,自责的说道。
  “你别自责了这时候,洋洋在哪,先把洋洋留下来才是正经事!”我问小朱。
  小朱擦了擦眼泪抽泣说:“她被指导员叫去了,刚才我见到她,她一直低着头,我想,她是真的知道我们的事了。”
  “好好,你别乱想,我先去找她。”我只好安慰小朱。
  小朱现在完全就是一个和闺蜜男友**被发现的心理,她已经慌得不成样子,心里既内疚又害怕。但是说句不好听的,**的时候她可是刺激得不得了。

  现在的眼泪,不过是担心承受**的惩罚和对闺蜜的歉疚还有害怕失去闺蜜的痛楚。
  我先不理她,先去找李洋洋再说。
  从食堂一路狂奔到了办公楼,到了康指导员办公室门口,我敲了几下,里面没声音,我直接推门进去。
  李洋洋和康指导员两人在办公室里。
  李洋洋默默哭着,指导员脸色不好看的盯着我:“我没叫你进来!”
  我气呼呼走到康指导员面前,弯**子双手放在她办公桌上,直直的瞪着康指导员问:“她们都说你把李洋洋调走,凭什么?”
  李洋洋看清楚是我进来,更觉得委屈了,哭得更欢。
  康指导员盯着我,鼻孔长舒气,然后对我点了两下头,挑衅一样的对我说:“你又凭什么来质问我?你别忘了你的身份张帆!”
  我这才知觉自己失了身份,强忍火气,退后两步,道歉道:“对不起指导员,我有点冲动。”
  康指导员看我后退了,头往下压了一点,眼神里也没那么挑衅,问我说:“李洋洋是你什么人?”
  我被这个问题噎住,是啊我凭什么冲过来向她问李洋洋的事。

  我想了一会儿,承认李洋洋是我女朋友又怎么样,于是说:“李洋洋是我女朋友!”
  康指导员一愣,然后说道:“行啊张帆,你可真行。看来我们把你招进来,还真是给我们监狱造福了。”
  我不说话。
  沉闷了一会儿,我看了李洋洋一眼,又问康指导员:“指导员,洋洋为什么会被调走?”
  这一次我不再是理直气壮,而是声音软了下来。
  康指导员似乎对这套很受用,她叹了口气说:“李洋洋私自带手机进入监区牢房,严重违反监狱规章制度,而且她的手机信号我们的机器根本屏蔽不了。”
  “啊?”我大吃一惊。
  私自带手机进入牢房,这的确是大事。

  且不说什么违反监狱规章制度什么的,单单是从安全方面来说,万一被犯人拿到手做一些不法的事,那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单纯天真的李洋洋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监狱规章制度,而且还拿了一个连监狱都无法屏蔽信号的手机进来这里?这又是什么手机。
  我看向李洋洋,李洋洋看着我,委屈的摇头:“我没有。”
  康指导员继续说道:“手机已经被没收,这件事已经闹大了,上头很重视,如果严格按规矩办事,是要开除的。监狱长做了批示,把李洋洋调到其他地方,也算是宽大处理。”
  我跟康指导员请示了一下,得到指导员同意后,把李洋洋拉出走廊外,了解到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
  李洋洋早上在巡视牢房的时候,有几个管教听到了她办公桌抽屉里手机响起的声音,结果马爽过去把抽屉一打开,见是一部手机,就通过对讲机叫了马玲马队长过去,马队长又把李洋洋叫了过去,问了李洋洋两句说怎么会有手机在这里。李洋洋说不知道。马队长又问了几次,李洋洋哭着说不知道。马队长把手机上交给了副分监区长,副分监区长给了监区长,监区长向监狱领导班子汇报,监狱长做了调走李洋洋的批示。

  我问李洋洋手机的事。
  李洋洋一个劲的说她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抽屉里会有一部手机。
  听李洋洋的描述,手机似乎是军用的手机。手机像是诺基亚老款那种,但是棱角分明,看起来像是车子轮胎一样的凹凸。
  我几乎可以肯定是军用的手机了,而且,手机一定不是李洋洋弄进来的。
  这样的手机如果弄独特频道的网络,监狱的屏蔽仪还真屏蔽不了。再者,鬼知道那手机是不是真的有信号,或许是栽赃李洋洋的人直接调了个铃声闹铃的说成是李洋洋手机有来电也说不定。
  可是,李洋洋弄这么个手机来干嘛?

  看着李洋洋委屈喊冤抽泣的样子,我可以断定,她是被栽赃的。
  李洋洋不被开除也就算了,还被调到了监狱管理局,这又是几个意思?反常必妖。
  因为她帮我查屈大姐死因的事,李洋洋肯定是被栽赃的,可为什么不直接把我弄出去了事?
  幸运的是,李洋洋身份特殊,她爸她妈都是有身份和地位的人,监狱方知道李洋洋怀疑屈大姐的死因,当李洋洋查起来,她们生怕这事会闹大,就栽赃李洋洋找了个理由把李洋洋弄走,但是又惧怕得罪了李洋洋的父母,就把李洋洋掉到了监狱管理局做了个闲差。那个闲差可比在监狱里做管教舒服多了,这样一来,既把李洋洋弄出了监狱,也对李洋洋的父母也算是有了个交代。

  我敢肯定,如果李洋洋是个没背景的小姑娘,只怕面临的,就是开除的结局了。
  可为什么,不开除我呢?她们应该知道,是我让李洋洋查的啊。
  想了一会儿,实在想不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