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5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广仁还以为徐福不过是送了吴勉几颗长生不老的丹药,又教授他几种方术的心法。但是刚才听到这几年来吴勉去过的地方,他就马上明白过来,徐福单独留下吴勉,八成给了几个地址,在这些地方给他留下了珍贵的典籍或者法器。
  当初有一件对于广仁至关重要的物件,广仁升座大方师之后,找遍了道场也没有找到那个物件,现在看起来,应该已经到了吴勉的手里。
  被吴勉堵了一下之后,广仁收敛了笑容,看着这个白头发的年轻人,淡淡的说道:“清单什么的也不需要了,只要是前任大方师留下的,都属于本门的物品”
  “你这又是何苦呢”归不归叹了口气,说道:“我说广仁呐,听我一句劝,你们大方师不是死了,也不是不回来了。等他在海上待够了,回来的时候知道你要他的后账,你说你们大方师会怎么想?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你啊”
  这句话出口多少有了点作用,广仁沉默了片刻之后,但是再说话的时候,本意还是没变:“归师兄,多余的话不用说了,现在的大方师是我,就算前任大方师回来,这局面也扭转不了。我不难为你们俩,只要把前任大方师留下的物件交出来,你们的事情我再不过问”

  归不归还想再劝几句,但是广仁的话已经把吴勉的火勾了起来。吴勉冷冷一笑,抢在归不归前面说道:“如果我什么都不交呢?”
  看着吴勉的样子,广仁突然笑了一下,说道:“那我就自己拿——”他这话说完,身后的众弟子自火山以下,都将目光盯在了吴勉身上。而且已经有人开始向背着的包袱摸去,看里面鼓鼓囊囊见棱见角的样子,就知道是某种法器无疑。
  眼看着局势急转直下,随时就要动手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哈哈一阵大笑,这才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笑完之后,归不归看着广仁,说道:“我说大方师啊,你是不是把我忘了?不管怎么说,这事儿也绕不过我吧?”
  “你一定要趟这个浑水吗?”广仁冷笑了一声,这时也懒得跟归不归假客气了。他直接点名道姓的说道:“归不归,我知道你的实力还在广孝他们之上,但是你的功法被前任大方师封印了百年,这百年以来你的功法原地踏步,没有丝毫的长进。而且现在刚刚解开封印不久,对上我你有几成的胜算?说五成算是给你面子了吧?”
  归不归哈哈一笑,说道:“五成?不用那么多,有个两三成我就知足了。不过你想制住我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吧?”

  说到这里,老家伙的眼神在广仁身后的众弟子身上扫了一圈,打了个哈哈之后,继续说道:“真动手的话,可别指望我会按着规矩来。要制住我,大方师你当然不会有问题,但是你这里起码也要死上一半的人吧?而且要是你一个不小心再翻了船,哪怕只留下一点小伤,你猜猜广孝会放着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不动手吗?说实话,广孝那个小家伙的脾气秉性挺像我,都不太按着规矩来。”

  归不归的话说中了广仁的死穴,徐福出海之后,虽然将大方师的位置传给了自己,但是也给他给下了一个隐患。他的背后一直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这位新任大方师,这双眼睛的主人叫做广孝。
  说起广孝来,也算是一个异数。当初他拜在大方师徐福门下的时候,徐福就看出来广孝于方士一门无缘,早晚要改投他教的。与人做嫁衣的事情,徐福当然不会轻易的接下。但是这个年轻人实在太执着,当时就跪在山门之前,只要徐福不收他为徒,广孝就跪死在这里。
  这一跪就是五天,就在广孝还剩下最后一口气,眼见着就要不行的时候,徐福终于被他的诚意打动,收广孝做了徒弟。而且还放出话来,说日后如果广孝要改投他教的话,任何人不得加以阻拦。这句话虽然给了广孝某种程度上的自由,但是也基本上断了他继任下一任大方师的念想。
  徐福在的时候,广孝倒还不敢做出太出格的事情。但是大方师这一出海之后,广孝的的狐狸尾巴立刻就露了出来。他开始满世界的去寻找吴勉的下落,就连瞎子都知道,他这是看上了吴勉身体里面的种子。
  广孝要种子的意图太明显,虽然后来吃了个小亏,才回去休养。但是他的伤势早就康复,现在正在冷眼旁观广仁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找机会取而代之。广仁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要把广孝连根拔起,但是广孝经营的风雨不透,一时半会还真的找不到吴勉的麻烦。

  被归不归提到了广孝,,广仁的心里又开始重新的计算起来利害得失。只可惜算上背后虎视眈眈的广孝之后,现任大方师怎么计算都不会出来什么好结果。
  看到自己的师傅面无表情,也不开口说话。广仁其中的一个入门不久的弟子会错了意,以为自己的师傅念在同门之谊,不方便动手。有事弟子服其劳,只要制住了这个叫做‘归不归’的老家伙,那个叫做‘吴勉’的年轻人就不值一提了
  想到这里,这个弟子身子突然一晃,同时伸手拔出了包裹里面的青铜长剑。剑身出鞘的时候,一团蓝洼洼的火苗就在剑身中着了起来。随后剑花一甩,整个剑身都被一层蓝洼洼的火苗抱住。这名弟子几步就到了归不归的身前,举气带着火苗的长剑向着老家伙的头上砍了下去
  广仁本来还想把这人拉住,但是伸手的前一刻却突然间变了主意。任由这门人向着归不归砍去。
  老家伙一点躲闪的意思都看不到,任用这把着着火苗的青铜长剑砍在他的脑袋上。就听见“当!……的一声,长剑断成几节,随后这人直挺挺的飞了出去。倒地之后已经七孔流血,眼见是活不成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