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在吓唬我,不就是要开除我吗?”
  “对,我是吓唬你。你下车!”
  我一边骂骂咧咧的下了车。
  她轰的踩油门,车子飞驰而去。
  回到监狱宿舍,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心想着刚才的烦心事。
  今天走路有些累,加上喝了点酒,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有人敲宿舍门,我应了一声:“谁啊……”
  “是我。”是李洋洋。
  “我睡了,明天再说,有事的话。”我转了个身,看一眼闹钟,十点半,继续睡。
  “哦。”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门又响了起来,我又从迷迷糊糊的梦里醒来,一看闹钟,都两点了,李洋洋尼玛的还要不要人睡了,我爬起来气愤熊熊冲出去开门:“什么事什么事!什么要紧的事!”
  开了门,却不是李洋洋,是小朱。
  她颔首,目光向上望:“你……睡了吗?怎么没去找我?”
  看她那双目含春,面色红润,我知道她想干什么了。
  她还真是贱啊,我每天趁没人趁李洋洋不注意,就掐她的,她都紧张的到处看有没有人看到,然后赶紧逃离我的魔爪。晚上我趁李洋洋睡下去找她,她总是想要把我推走,不让我进去,可我今晚没去找她,她反而来找我了。
  我一把把她拉进房间里,然后把她的衣服光了。
  二话不说提枪上马。
  后,我有气无力的汗淋漓的对小朱说道:“你回去你宿舍睡。”
  她也累了,满足了,从桌上抽了两张纸擦了脸,然后拿起衣服穿好,回去她宿舍了。
  搞累了,睡觉就不用迷糊了,直接一躺一觉到天亮,醒来后,一看表,快九点了。

  悠悠的点了颗烟,抽了两口,想着今天是要干什么事了?
  于是想到了昨天那女的说怀孕了,然后一下子把我吓得坐了起来,妈的快九点了!
  急急忙忙穿好了衣服,跑去康指导员那里,请假,请假的理由是我醒来后刚想起来,一个朋友约我今天去医院检查。
  我以为指导员会盘问我一番,放不放行还是一回事。

  没想到她却签了请假单,签字后她说道:“我听说你对上周那女犯人的死有点疑问?”
  “没啊?我没疑问。”我当时急忙,没去琢磨她那严肃的表情究竟啥子意思。
  “没疑问就好,希望你就算有疑问,也给我死死压住,你去监区长那里,让她签字。记住,小张,这世界上有些东西,知道得越少越好。”
  “哦。”我头也不回的出了她办公室。
  到了监区长那里,监区长看康雪指导员已经签字了,就也签字了。
  急急忙忙的出了监狱,拿了手机开了手机,已经十点了。
  妈的。
  偏偏那女的要在那个鸟地方见面,那个地方离监狱还有好几里远,我半跑半走,紧赶慢赶气喘吁吁到了昨天和她打架那地。

  没有白色的奥迪,只有一辆黑色的大众轿车停在路边,我过去一看,驾驶座坐的果然是她。
  还是那么冷艳那么冷酷那么冷冰那么冷血。
  看到我上车,她开口就骂:“几点了?几点了!”
  我刚想解释,看到她咄咄逼人那样,心想越是解释她就越骂我,干脆一言不发。

  骂完后,她开了车,我一路上都不说话,她骂了几句后,也不说话了。
  车子开往了林县。
  林县并不远,半个多小时就到了,尤其是她总是超速的状态下。
  林县人民医院。
  进去后,我们直接去了妇产科挂号。
  前面还有三十多个人排队,她焦急的看着这一排长长的挂号单,我说道:“安心点等吧。”
  “安什么安?拿钱给我。”
  “钱?”对,她打胎要钱,可她那么有钱,为何问我要?
  “拿钱给我。”她理直气壮对我说道。
  “多,多少?”
  “三千。五千。都行。”
  “我没那么多现金。”
  “去取啊!”她大声道。

  所有身边的和长长走廊上的人都看着我。
  顿觉面上挂不住,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可看着咬牙切齿的她,我却无可耐何。
  行,我去取。
  在医院里,做了个B超,医生看了看图:“胎儿状况良好。”

  她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问道:“医生,还可以打掉吗?”
  “我说你们年轻人也太随意了,如果没考虑好要孩子,要懂得避孕啊。”
  然后,开了一些药,后天来打掉。回去的路上,一路被她骂着回去,耳朵都生茧了。我也在骂自己倒霉到家了。
  晚上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回了老家,和家里人开开心心的过的什么节日,门口有几个小孩大概七八岁的,冲进家里来扯着我的衣角叫爸爸爸爸。
  我吓了一大跳。
  吓醒后,喝了几口水。

  看着监狱里,不变的光亮而又凉飕飕的夜景。
  不禁想起了那个女人,她叫什么名字?她到底是在监狱里干什么的?她被我强了,为什么还要招我进来?最主要的是,我害她怀孕了打胎了,她以后会怎么样对我?
  我会不会坐牢?
  想到坐牢我不禁全身发凉,**,在牢房里别说待一天,一个小时都够受了,如果她要告我强j,分分钟把我弄进监狱。
  老天爷保佑我吧。

  可是,那个女的那么漂亮,心地不会是邪恶的吧?人心隔肚皮啊,不知道她要怎么样对付我,而且她还一身的武艺。躺下后,在各种胡思乱想中,睡了过去。
  第二天,监狱里开了会。
  监狱里死人,是一件大事,无论在哪个监狱,都是大事。
  但是呢,理论上是这样子的:小事开大会,大事开小会,天大的事没人知道。
  上头已经碰头开了小会,这次的会议是我们监区的,分监区长,指导员,副分监区长,副指导员,还有队长,会议开始后先说了一大堆?嗦的场面话,让我们加强管理什么的,到了后面,分监区长说因为一个女犯人身体不好,在牢房里猝死,要我们一定注意多多关心犯人的身心健康。
  我愕然了好久,就这样?一条人命就这么一句话带过?因为身体不好在牢房里猝死,这比躲猫猫什么的还要让人无语。
  屈大姐怎么可能是猝死的?
  这帮天杀的。
  分监区长一边说女犯人猝死一边就看着我,一脸平静,我不知道她装的还是本身就真的那么平静,如果是装的,这种人很可怕,如果不是装的,那就更可怕了。她自己监管的监区死了犯人,能这么平静的无事般平淡对待,瞒天过海化解之术已经登峰造极,你说可怕不可怕。
  她盯着我,我也盯着她。
  散会后我被她留了下来。

  监区长让队长马玲过来叫我,说指导员有事找我。
  我过去了。
  开会的人员已经全都散了,只剩下了监区长和康指导员,我过去后心里想,贼婆娘找我何事?
  表面尊敬而又礼貌的和监区长和指导员问了好。
  康指导员居然直接拖过我,用手牵着我的手,对监区长介绍道:“监区长,这就是监区新来的心理辅导员,小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