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明媚早就跟我说,这里没你想像中的那么简单,我也知道这里没有想象中的简单,可也没想到有那么黑,那么没人性。死个人就跟死一只狗一样,她们的冷漠,她们恐惧连带责任而要把消息封死。
  她们真的是逼着屈大姐要钱吗?难道监狱里所有的女犯人都要像黑社会电影里一样,交费,否则自身难保?
  徐男的脸色如土,看起来心情也不好,我问她如果这事情被上面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徐男说在监狱里最大的事情就是死了人,想来也是废话,死人无论在监狱还是在外面都是最大的事情。

  徐男说如果处理不恰当,那从监狱长一直到她这个值班的小管教,都有可能被问责。
  徐男说的处理不恰当,我想,一个是消息泄露死人家属闹上去,另一个就是领导大发雷霆要求严惩。
  这事情要是泄露出去,康指导矮胖队长徐男都有可能被上面处分,她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所以她们才那么怕我把这事讲出去。
  走到了心理咨询室,徐男对我说道,哥们,我知道你看到我们这样,觉得心里不舒服,而我们两还收过她的烟,我想到这个心里更不舒服。可如果换成你是我,或者是康指导,你会怎么做?你也只能把这事情瞒着压着。对吧?
  我心里想,这事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如果捅出去,上面追责,最好把指导员矮胖大队长马玲队长眼镜蛇监狱长几个**弄出去。
  不过很可能也害了徐男,李洋洋,还有那个神秘的把我弄进来监狱干活的美女。
  再者,可我有那个能耐吗?我能向哪个部门举报?谁会相信我?就算相信,他们谁会跳出来为了这么个没关系没背景没钱的死人伸冤?衡量利益权势,谁都不会趟这个浑水。
  点了一支烟,抽了两口,妈的,这烟还是屈大姐送的。
  有可能,屈大姐早就想死,送我烟是感谢我开导过她救过她,送徐男烟,是因为必须要有管教帮我带烟。
  屈大姐的丈夫被她捅死,孩子被搞传销的爷爷奶奶带走下落不明,原本就万念俱灰,加上在监狱里受女囚欺负,没钱又被女囚和监狱的人联合欺压,死已经是她最好的解脱了。
  监狱里死了人,整个监区的管理人员都人心惶惶,下午的时候开了个会,是我们监区的会。监区长,指导员,副监区长,副指导员,矮胖的刘队长,在台上给我们说些加强管理安抚人心之类的场面话,最后,监区长看着我们,说今早B监区有个女犯人突发心脏病,在牢房里不幸去世,各位一定要注意多多关心犯人的身心健康。

  **这群狗日的,屈大姐明明是被人逼死的,怎么到了这里就成了心脏病突发死了。
  吃午饭,我遇见了李洋洋和她的小姐妹小朱,她们都在食堂一起吃饭,看见我,李洋洋喜洋洋笑着,笑着尴尬羞涩低着头吃饭。
  李洋洋过来坐在我旁边,我问她你们监区的屈大姐死了你知道这事情吗。
  李洋洋脸色变得有些害怕,说我知道啊,她们一早都在说这个事。

  你怕吗。我问她。
  她说我怕呀,最怕死人了。
  我问你怕什么,怕自己受到牵连?
  她说怕巡查牢房遇到鬼。边说露出恐惧的表情。
  我问她你觉得屈大姐真的是心脏病突发死的吗?
  李洋洋反问我,难道不是吗?
  看来这个小女孩还真的不知道。
  监狱管理人员生怕死了人殃及自己,舆论愚弄大众,别人自然不知事件真相,因为真相也只有那几个当事人知道。
  我跟李洋洋说,叫她帮我跟屈大姐她们监室打听打听一下,屈大姐究竟是怎么死的。
  李洋洋说好。
  这个星期,我每天晚上只要等到洋洋睡着,都跑去小朱的房间。只有单纯的洋洋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劲的帮我查屈大姐的死因,小朱是个善良的姑娘,面对洋洋她十分内疚,为此还开始躲我。只是已经在小朱身上找到新的活力的我怎么也不愿意放手,我开始一次次支开洋洋,寻找机会与小朱独处。洋洋夜晚出去值班,轮休,我都会去找小朱。有时候我会等洋洋睡了,然后偷偷敲开小朱房间。
  周末,我出去出租屋拿遗忘在出租屋的钥匙,让房东太太开了门,然后拿了钥匙,在大街上又是一顿吃喝后,微醉摇晃着打的回监狱。
  破的士司机居然不愿意开进通往监狱的分岔路,说是女子监狱,晦气得很,直接就把我扔在了大路上,我一个劲地好话,他无动于衷,然后我又有点求他,他也无动于衷,干脆少收了我十块钱,让我自己走进去。
  妈的,从大路走到里面,起码也有四五公里,这路是通往监狱和一些小乡村的小道,少有车来往,我这半醉的状态走到里面,何其辛苦。
  一路走一路骂。

  正走着,一辆崭新的白色奥迪轿车突然从监狱方向飞驰而来,直直的往我这边撞过来。
  我一看情况不妙,酒吓了半醒,这司机**是喝醉了吧。急忙跳到路边石墩上。
  奥迪车子一个急刹车,四个轮子都不动了。
  我盯着车窗,看不到里面。
  想撞死我吗!
  副驾驶座车窗徐徐降下,一个陌生却又好像在哪儿见过的女人,漂亮的脸蛋戴着墨镜,正看着我。

  “你是谁?为什么要撞我!”我跳下石墩,问她。
  “你!上车,我有话跟你说!”她咬牙切齿的对我说道。
  一听这声音,我知道她是谁了,被我强日过的女人。
  她的气场,由不得我说不,乖乖的开了车门爬上了车。

  “什么,什么事?”我问她。在车里,豪华的车子,高档的内饰,好闻的香水,她咄咄逼人的美,都让我无可适从。
  “我怀孕了。”她盯着我。
  我由怒转惊,又由惊转疑。
  “你怀孕?你怀孕是我的吗?”
  “不是你是谁的!”她一巴掌直接飞过来,猝不及防的我重重的吃了这一巴掌。
  我摸着脸庞,怒道:“干嘛打我!”
  “我都快半年了没男人碰过我的身体,不是你是谁的!”

  “那可不一定,你说没男人碰就没男人碰,那啥文浩的不是你未婚夫吗?”
  “敢做不敢当的懦夫!”她一巴掌又甩过来。
  这次我已有准备,啪的抓住了她的手,怒骂道:“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我能和你这个**犯好好说话吗!”她的手灵巧一转,就挣脱开了我的手爪。

  然后抓住我的两个最长的手指反手一扭,我疼的啊的惨叫起来:“断了断了……”
  她这一招,巧妙的很。
  我在极度疼痛的情况下,顾不了那么多,伸另一只手就抓住她的胸,她也是没料到我来这么一招,**被我一捏,急忙放开我的手回防,拉开我的手后飞快的一巴掌啪的又打我脸上。
  日期:2015-04-30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