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那个姓屈的,托我给你送的。”
  “屈大姐!?”
  “对,就是上次我押着她来你这里给你看病的那个发疯女人。”徐男抽烟的样子很叼,如果是个男的,也是个刺头。
  “她怎么会送烟我呢?”

  “你忘了,上次她说你是好人,你是好人啊哥们。”
  “这烟,是怎么带进来的?”屈大姐是个女犯啊,而且她在监狱里混得又不怎么样,她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本事带烟进来,“是不是叫你帮弄得?”
  徐男大大咧咧的笑着说,“那女的看我跟你称兄道弟的,就私下跟我说让我帮忙送烟给你。”
  我又问:“什么条件?”

  徐男一拍桌子笑:“哈哈哥们你学心理学的,脑瓜子就是转的快,她也给我送了两条,作为酬劳。不过她目的是为了给你送,我只是个帮忙跑腿的,我那两条烟,算是跑腿费。”
  我眉头皱起来,怪不得徐男不喊屈大姐女疯子了,可是两条中华烟,对外面的人哪怕是农村来的人说,算不上什么,可这是在监狱啊,而且屈大姐一个穷苦人,还那么破费给我弄了两条烟,难道只是为了感激我开导她?
  不行,我要去找找她。
  “哥们想啥呢?这事你可别说出去啊,上头虽然不太可能来查,可如果大张旗鼓的给人都知道,这可是违规行为。你把烟收好,哎你去哪?”

  我说我要去问清楚屈大姐为什么送烟给我。
  “送就送了,还问什么问?她们现在在工场车间干活呢。这没什么,我们经常收犯人好处。”徐男直接的跟我说。
  “经常?”
  “嗨你看你,大惊小怪的,那些女犯,想要过点好日子,就给我们一些好处,明白了吗?这很正常。”
  我坐了回来,说,“那好,既然收了人家的礼,可要对人家照顾些。”
  “这不用你教我,我知道怎么做,如果我还不明白这个理,我还在这里怎么混,还有谁愿意给我好处。只不过,我能管好管教们,但监区长要队长这些去找她麻烦,我是无能为力。”徐男说道。

  我问:“队长,监区长要队长去找她什么麻烦?”
  徐男好像发现自己说多了什么,赶紧解释说:“比如她不听话,要自杀啊,就只能让队长去治治她,不能让她死。”
  “操,她要自杀,还怎么治,只能开导。”
  “对对,只能开导,你们学心理的研究人心的,和我们就是不同,我们只会打。哈哈。好咧,她要是要自杀,我就把她拉过来给你治疗。”
  我点头叹气说,“好。”
  我想起了我要问她的事:“你在这里呆了几年了,你知不知道有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很冷艳的女的,应该是监狱里的大领导,我进来的时候面试的就是她。”
  “很漂亮?冷艳?”她摇摇头。
  “那……我听说监狱里有位领导近段时间刚给监室装了镜子,电视什么的,是不是就是这位女领导?”
  “镜子电视确实是刚装上去不久,至于是监狱长还是谁我就不知道了。”
  “监狱里女犯人说是那个新来领导安排的。”
  “那可能就是吧。哎你问这些干什么?”
  “好奇。”
  徐男又跟我鬼扯了几句,然后走了。
  看着这两条烟,我有些心虚,我没帮到人家屈大姐什么,只不过在她自杀的时候,那些冷血的女犯麻木不仁的看着我上去打掉了牙刷而已,唉,好吧,暂且先手下。日后多多对她照顾些。

  晚上,熄灯后,我又敲开了李洋洋的宿舍门。
  她似乎期待着我来又怕我会对她动手动脚啊。
  我搂着她坐下来,讲些笑话给她听,把能想起来的好笑的事都翻出来,有的地方还润色一番,目的就是为了让她笑。
  洋洋慢慢高兴了,然后我们又是一番……
  突然间,我发觉外面有人走动,我汗毛直竖,更加不敢动了。竖起耳朵来听,除了外面的风声,好像听不出别的什么。正迷惑间,接着就听到了离开的脚步声。
  她很紧张,说:“一定是小姐妹!你快回去!”
  我意犹未尽,说:“已经走了,没关系了!”
  但还是被推走了。
  我穿裤子时,悄悄和她开玩笑,说,差点被吓出心脏病呢!那真的是你的小姐妹吗?

  洋洋回道,可能是的,就她住在隔壁呀。
  洋洋的小姐妹,就是小朱,也是B监区的管教,比我们来早一些时日。长得六分美吧,挺丰满的,也是个青春洋溢的姑娘。小朱和洋洋一样,也是一个人住,在这里,能一个人住,尽量一个人住,毕竟谁也想有自己独立的空间,尤其是睡觉的地方。
  我说道,那怕什么,你明天去问问她,昨晚听得过瘾吗?
  她说道,我才不那么变态呢。你还是回你宿舍睡吧,我怕她们知道了。
  我心想,这种事如果在监狱宣扬,确实影响不好,就说:好吧,那我过去睡,明晚再来找你。
  洋洋点点头说,好。
  出了门后,我轻轻的带上了门。

  整栋宿舍楼在监狱灯光照射下,份外显的宁静。
  我突然听到了一点喘息声以及呻吟声。
  虽然声音很微弱,但我确实听到了声音就是从小朱的房里发出的,我为了听清楚点便贴着门。
  门打开着一点点,我估计小朱刚才过来偷听我和洋洋做事情后,很急的回来宿舍紧张的连门都没关好自我陶醉。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失去重心,往里面跌了进去!
  我抬起头,小朱一脸错愕的看着我;我也不知该怎么办的看着她,我俩相对无言了十几秒钟后,她才开口说话:“张帆,你……刚刚一直都在外面?”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刚刚突然听到了房里有声音,以为你有什么……就……”
  小朱红着脸回答:“嗯……”
  又沉默了一下,我赶紧先道了歉,然后赶紧的跑回了自己宿舍。
  躺在床上,我想着小朱,孔大爷说食色性也,真是不假。
  人吃饱喝足穿暖了,就想那事,无一幸免。
  接下来的几天,日子每天都是一样的重复,一盏茶,一包烟,一本书,在办公室从早上坐到下午,吃饭睡觉。
  马玲马队长自从我从了康指导员,成了指导员的人后,她也不跑来找我麻烦了,康指导也不知道忙什么,也没找过我,但她已经严格要我不能随处乱走,跟马队长她们交代不许我再入监区,不知道是不是怕我去找薛明媚的原因。所以,我唯一的期待,就是晚上去找洋洋。

  人啊,只要有了第一次,就一定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接下来的几次和洋洋,我知道洋洋开始认命。
  那晚,关灯后一个多小时,我还是睡不着,就下床跑来敲开洋洋的宿舍门。
  ……
  洋洋就这么成了我的女人,不管愿不愿意,不管高不高兴,我都成为了她名副其实的男人。
  那晚,

  我问她,“洋洋,你爸爸妈妈都是当领导的,为什么你非要来这监狱啊。”
  洋洋说:“我爸爸妈妈不让我说。”
  “是不是走了后门直接进来,干一段时间积累工作经验就调往别处呢?”
  她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