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倒了酒,“这第二杯,是祝你早日完成你的梦想,把青岛啤酒干下去。早日发财。”
  “来来来,喝!”他兴奋的碰杯。

  喝完后,他抢过酒瓶子,“轮到我敬你了,妈的我之前还以为你还在宠物店,给你打了电话叫你来帮我跑腿,想不到你小子居然考到了公务员啊,才几个月没见,**啊。以前你都是搞畜生的,现在搞女犯人了。”
  “你怎么讲话那么难听啊?”我皱起眉头。
  “哎,话说你怎么进的女子监狱,里面是怎么样的?美女多吗?多少钱可以搞?”他好奇道。
  “别那么粗俗好吧。”
  “我听过一个笑话。是这么说的。夜深人静,贞子幽幽的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监狱里一群大老爷们轮流嚷,该我了该我了!贞子哭得好伤心……”
  “日!谁给你讲的这jiba笑话?”
  “那监狱里面的女人,是不是也都很**?你跟我讲讲啊,哥们实在好奇啊!”
  后面的整个聊天过程,全都是围着我在女子监狱的事来说,他问我答。
  当然我没有说到因为强了刚才那在监狱当官女的,才因祸得福进了监狱干活的事。
  最后两人喝得个东倒西歪,然后打道回府。
  我不想回去出租屋,也不想去开房,心想算了,就回去监狱吧。

  拦了三部计程车,没一部愿意去女子监狱的,后来拦了一部三轮车。
  回到了监狱,经过警卫那关时,我一摸口袋,完了,宿舍钥匙扔出租屋里了。
  现在回去拿是不可能的了,那部三轮车已经走远了,我还怎么出去。
  我想到了临宿舍的李洋洋。
  到了宿舍门口,我敲开了李洋洋的门,她半梦半醒的问是谁。
  我说是我。
  她问我什么事。
  我说我钥匙丢在外面了,进不去宿舍,今晚要在你宿舍睡一晚。
  李洋洋开了门,穿了短裤,体恤,童颜,肌肤白皙迷人。
  我进了门,把事情跟她说清楚后,她脸红红的说那你就睡旁边这张床好了,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一套棉被,还有毛毯,给我铺好,又从她床上拿了个枕头给我。
  我说谢谢。

  洗了脚,盖着被子躺在床上聊了一会,然后就拉灯睡觉。
  可是我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我们离得太近了,她的鼻息声我都能听到。想到一个可人的女孩就睡在身边,想着她那迷人,我有点克制不住自己。
  这时的我,早已不是以前那个坚守**守妇道的小子了,如同一只吃过人的猛虎,变成了吃人猛兽!
  其实李洋洋也睡不着,我听到她在床上翻来翻去的声音。
  我轻轻的下床,过去,把一只手伸进她的被子里,她的被里真温暖啊!她侧过身来却推开了我的手,说,“我们聊聊天好吗?”
  她抓住我的手,我只能说好。
  我们坐在床边上聊天,但是已经尝到甜头的我哪有心思聊天,只想在享受那让人沉醉的感觉,因此没聊几句我就抱着洋洋开始亲吻,手也开始忍不住的开始伸进洋洋衣服里面,此处因过于黄,省略。尽管没能做了她,可也让她用嘴和手帮我解决了问题。
  第二天我早早就醒来了,看到她正躺在被子里,侧身面对着我睡着,香香的,甜甜的。我仔细欣赏着熟睡中的她,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可爱的脸庞,想起昨晚的她,温馨幸福、浓浓爱意涌上心头,醉到了心里。

  不一会她也醒了,看到我在看她,脸霎那间就红了,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然后把头蒙进了被子里。
  过一会,她伸出头来,悄悄对我说,你先起床吧!
  我笑着说,昨晚你吐的样子挺可爱的。
  洋洋从被子里伸出粉拳,笑着轻轻地捶了我一下,然后又钻进了被子里。
  我起床洗漱完毕,她也起床了。
  ……
  在办公室,点了一支烟,无所事事的看着书,却看不下去,想起昨晚发生的那些事,真jiba有意思。
  那个神秘的被我强见的女子,在包厢喝酒,都是冷若冰霜,从没笑过,而那些看起来身份很高的四个女人,把她奉若上宾,众星捧月,她到底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头?
  而在监狱里,她又是做什么的。
  去问指导员的话,她一定不会和我说,而马队长,更不可能了,那我只能去问徐男了,徐男在监狱里呆了好几年了,按此来说,如果监狱里有那么个年轻个性美若天神的女领导,她应该知道才是。
  于是,我溜出了办公室,去监区找了徐男。
  没想到的是,整个监区,又是李洋洋一个人在,李洋洋看到我,还挺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想到昨晚帮我的事。

  洋洋跟我打招呼后,问我来这里干嘛。
  我打趣说想你了。
  她脸红到脖子根了,嘻嘻,这可爱的小姑娘。
  我问她监区人都去哪了。
  她说她们开会去了。

  每天一早都是这个时候去开会,究竟开什么会,我又问在哪开会。
  李洋洋摇头。
  我说,这帮人每次开会都撇了你,什么原因啊。
  李洋洋天真的摇摇头,说不知道。

  我说你不会问你的小姐妹啊。
  李洋洋说我干嘛要问她呢,我刚来可能也没够那个资格呀。
  好吧。
  我回到办公室,在办公室走廊外无聊踱步,远远的,见B监区的喽?们马爽徐男等人在马队长的带领下,从办公楼后面出来,一起走向B监区。
  这群人开会也不是去哪个办公室开,而是跑办公楼后面,这办公楼后面也没有其他房子啊,究竟开什么会啊,而且还要天天早上开。
  去后勤那里,亮了自己身份,然后跟大妈拿了宿舍备用钥匙,大妈跟上次一样,嘀嘀咕咕的念叨啥。
  拿了钥匙回在办公室呆了一会儿,没想到徐男却自己找上门来了。
  徐男进了我办公室,把两条烟扔在桌上:“哥们,看,这是什么。”

  “什么意思?”我问。
  “有人送你的烟,偷偷跟我说要我拿来给你。”
  偷偷给我送烟,那肯定不是管教狱警,定是女犯人,可是谁送的,我脑海里转过薛明媚,丁灵……
  “薛明媚?”
  徐男草了一声然后说,“你脑里面就只有那个漂亮女犯了?”

  我脸红了。
  “哟,大老爷们还会脸红,你该不是爱上了那女的?”徐男调侃我道。
  我呵呵笑着说,“她是挺漂亮的,快说,谁送的烟!”
  “你猜。”她从口袋里抽出一包烟,开了,递给我一支,也是中华。
  监狱的管理的大都抽烟,有的是因为有烟瘾,有的是因为寂寞,有的因为大势所趋,心想随流。
  我给她点上,她大大咧咧的抽了两口,然后小声了一点说,“这事不能让别人知道。”
  “那么神秘?”我奇怪的问。
  日期:2015-04-29 18: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