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2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眼镜蛇监狱长没来,最大的头儿是政治处主任,也是跟监狱长一样的年龄,虽然看上去没有监狱长阴森,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当眼神剐过来时,像是剃骨刀一样的凶狠。我心想,这些人是不是都是从底层上去的,要是以后李洋洋也从一个可爱的小女娃进化成这样凶狠目光的女人似的,那…
  “你,过来!”我正在胡思乱想,被政治处主任叫过去了。

  我过去了。
  轮到我发表讲话,稀稀拉拉的掌声,我的演讲就是对着稿子直接念的。
  一边念就一边搜索台下,看看那个特权女囚在不在人群堆中。
  果然,在人群中,搜到了她的身影,她一脸云淡风轻的看着我。
  我盯着她大声说道,“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大家如果有什么心理问题,可以到心理咨询室找我!”

  我就是特意要告诉她,可以来找我。
  但我知道,并不是谁都可以随随便便出牢房来心理咨询室的,不过这个特权女囚,想要到心理咨询室,应该不会很难。
  让我失望的是,她却没任何表情,就这么看着我。校花一般都这么冷艳孤傲,不是吗?应该说狱花。
  晚上吃饭后出去走走,遇到了李洋洋,我和她闲聊起来,把烟钱还给她,她却不收,我一再坚持,她却有点生气了。
  我和李洋洋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多,话题也越来越广,但都是那种漫谈式的,没有固定的程式。我和她说话也没有了拘束,比较随意了,偶尔还会拿她寻开心,她也不会生气,乐呵呵的。
  接触多了,我对她的了解也多了。她比我小7个月,爸爸在建设局当局长,母亲在市政府机关,她是家里的独生女。我奇怪问她,既然如此,你怎么就到了监狱这里,她笑而不答,问我:“我有一双男式皮鞋,你要不要?”

  我问:“哪来的?”
  她说:“我爸爸的,只穿了一次,有点偏大,就没有穿了,一直放在鞋柜里,我觉得放着挺可惜的,估摸着你能穿,就带到这里了。”
  我听了有点不高兴,觉得她这样把别人不要的东西给我,有损我的自尊。但我没有表现出来,既没说要,也没说不要,岔开了话题,她也没有说下去了。
  回到宿舍躺下看书,一会儿后,李洋洋过来敲门,我开门发现她带着一个鞋盒,我想,应该就是她说的那双皮鞋吧。

  她把鞋盒递给我,说:“鞋不好,别嫌弃啊!”我没有说话,不想要又不好拒绝,就接下了。
  打开后,我才发现这是一双新鞋,根本就没有人穿过。我突然想起,上周我们在散步时,我因鞋里沙子磨脚,脱鞋下来抖沙子的事。当时她问我,鞋里面怎么会有沙子呢?我告诉她,鞋前面脱了些胶,所以会进沙子。没想到她就记住了,还会想出这样的歪点子来送我一双鞋。
  心里涌起一阵感激。
  一早,我在自己的心理咨询办公室看着书。
  桌上电话来了,康指导员叫我过去她那里一趟。
  我过去的时候,在走廊马玲刚从康指导员办公室出来,我礼貌打了招呼说马队长好。
  她睬都不睬我,径直从我身边过去了。
  操,得瑟。
  走过去后,她似乎想到什么,回头过来叫住我:“那个!”
  我问她,你是在叫我吗。
  马玲走回来,问我:“是谁让你私自把薛明媚从小号子放回监室的?”
  看来,徐男和她说起了我谎报指导员放薛明媚回监室的事。
  我大言不惭说道,“是指导员吩咐我的。”
  “屁指导员吩咐!我问了指导员,她说她不知道这事!小样,别以为你那点花花心思我不知道,你不就是和那个女人搞了关系,如果不是指导员护着你,你看我怎么整死你。”她恶狠狠威胁我道。
  我心里一颤,莫非我和薛明媚在小号子里做的事,她们都知道了?
  马玲走后,我进了康指导员办公室。
  康指导员喝了一口茶,看我进来,说,“哦,小张来了,坐。”
  我坐下,说,“请问指导员有什么吩咐。”
  她走到办公室门前,把办公室的门关上,说:“小张啊,我找你呢,是要谈点事情。”
  “什么事啊指导员?”
  康雪走到我身旁,猛然间抱住了我。
  康雪那张风韵尤存的美脸正贴在我的肩膀上,嘴角上扬着一丝满意的笑容。
  “指导员,这办公室,别。”我急忙握住了指导员放在我下面的手:“指导员,你找我干什么?”
  “你不是需要女人吗。我就是啊。”康雪的嘴巴在我的耳边轻轻的吹了一下:“为什么非要去牢房找女犯人呢?找我不是很好吗?”
  我一愣,想来,我和薛明媚在小号里面做,康指导员和马队长都**知道了这事。这是谁说出去?薛明媚吗?
  我突然想到,监狱里各个角落,都有摄像头。越想越害怕,怕受到处分,我看着指导员,任她上下放肆,却不敢移开她的手了。
  “你嫌弃我老了吗?”指导员的手挪到了上面解开了自己**上的扣子。
  “不,我,我。”我看了一眼她,急忙低下头,康雪保养的很好。
  “既然你不反对,也就是同意了,以后我的身子和人都是你的了。你也不用再去找那个女犯人了。”
  整个监狱里面的女人都是疯子,她们都常年被性压抑着,所以见到男人都会疯狂,哪怕是指导员也不能幸免。
  桌上的电话突然叫了起来,两人都吓了一跳。
  康雪接了电话后,对我说B监区的薛明媚监室又闹起来了。
  “你去处理一下。”
  “我?我怎么处理?那个马队长不是去监区了吗?”我说道。
  “叫你去你就去,你不是心理医生吗?这是组织在考验你。而且你和她们监区的人不都很熟吗?”

  娘的,考验个屁啊,摆明了,指导员就不想过去。
  好吧。
  到了B监区,却只见李洋洋一个人在监区,刚才给指导员打电话的就是李洋洋,其他的人都去哪了。
  我问她。
  她说她们说去开会。
  开什么会?我问。
  不知道,她们每天早上这个时候都去开会。
  居然偌大个监区,貌似只有李洋洋在,李洋洋刚来的,而且又是个柔弱的小姑娘,怎么能处理这样棘手的事,看到薛明媚被骆春芳几个人打,就找了马队长,马队长找不到,只好打电话到康指导办公室。
  我问李洋洋:“平时马队长徐男,马爽她们怎么处理监狱里打架的事?”
  李洋洋指了指警棍,我明白了。
  我从墙上拿了根警棍,到了薛明媚她们监室的门口,薛明媚嘴角带血,坐在墙角,喘着粗气,骆春芳这边几个女的有些得意的看着薛明媚。

  我让李洋洋把监室的门开了,我拎着警棍走到骆春芳旁边,拿棍子指着她:“咋回事?怎么天天闹事?”
  骆春芳一脸的不在乎:“薛明媚看我不顺眼,多管闲事呗。她以为我怕他?老娘可不是吃素的!我要让她在这里呆不下去!”
  娘的!不由分说,直接一棍子抡在骆春芳身上。
  “嗷…”骆春芳一声惨叫忽的站了起来,双眼圆睁怒视我。
  “你妈的,你一个老爷们居然对女人下手?”
  她话音刚落下,我手里的警棍再一次敲在她的腿上。骆春芳疼的咧着嘴,半跪在地上,不敢出声了,薛明媚后面的一个女犯开口了:“这个不要脸的逼我们要计件,自己不做还找我们要,不给就动手,要不是薛姐帮我们出头,我们这些天就白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