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丢了钥匙给我说道,“这是钥匙,你去把她拉过来,我去监区长那里登记丁灵回监。”
  我拿过钥匙,点点头拿着钥匙去了小号。小号的面积很小,可能只有一个平方米。人在里面只能站着、或者坐着。想要躺着睡觉是不太可能的,小号里的人躺着的时候只能是身体极限的蜷缩成一团,就和母体里的婴儿姿态差不多。更重要的是,这里面黯淡无光,黑黝黝一片。
  薛明媚现在就这么缩着一团,蹲小号是非常痛苦的。就是身强体壮的年轻人呆在小号一小会儿也会浑身酸痛无比。
  薛明媚的表情很痛苦,见到我的时候整个人突然精神一震!

  “哈哈,你果然担心我。”薛明媚整个人坐起来,媚眼如丝,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恩。看起来状态还不错,行了起来吧。送你回去。”我一边说一边拿钥匙打开了小号的门。
  门开的一瞬间,一只手突然抓着我的胳膊,一股大力直接把我扯了进去。这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让薛明媚一下子给扯进了禁闭室。
  小号很高但是很窄,两个人站在那里就必须紧紧的贴在一起。我就这样和薛明媚紧紧的贴着动都动不了。
  “你是不是挨打没够,把手松开,要不然我不客气了!”我粗鲁的喝斥了一句。
  薛明媚无动于衷:“那你打我好了,或者再把我**拿电棍电我吧。”
  薛明媚的手在我的身上放肆的游荡着,拉扯着。
  “薛明媚,放手,等下那该死的马脸队长过来,我们都要遭殃!”我说道。

  “我不放!这几天,我好想你,想要你!”
  要是马玲过来看到,别说是薛明媚继续被惩罚,就是我,估计少不了一顿骂。
  “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关进来的?”我很突然的问了一个问题。
  被我这么一问,薛明媚果然愣住了,手也不乱动了,而是无力的靠在了我的身上,整个人也一下子变的很是伤感。紧紧的挤压在我的身上,“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不过罪名这个东西你只要找资料一看就知道了。”

  她不想说我也无法强求,伸手想推开她,却一个不小心碰到了她。我赶紧停手。
  从伤感思绪里走出来的薛明媚看到我正在目不转睛直视她某个地方的时候,嘴角也扬起了**的笑容,这个女人从骨子里都透漏着一股子媚、骚。
  “看什么看,我又不是不让你碰。我随时都是你的,来吧。”薛明媚恍若酒吧女郎,撩动着钢管舞的姿势。
  我呆呆的愣在那里,这个女人是如此的**。弄的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也似乎忘记了这是在什么地方。
  薛明媚看见我一动不动,自己却是等不及了。手从我的身子划过,直接解开了我的腰带,裤子给我脱了下来……
  这地方太小。实在是太累。
  薛明媚闭着眼睛沉醉其中,过了好久才睁开已经变得发亮的眼睛,整个人脸色通红,变得异常的有精神,薛明媚一脸的享受。
  “走吧,送你回监室。”我穿好衣服走出小号。
  从小号出来,薛明媚就跟我说了一句话:“男人,遇到了你,我才像是活了过来…”
  我带着薛明媚回到了狱室。
  果然,骆春芳又打了丁灵,丁灵的左半边脸红肿,眼里噙着泪,还有屈大姐,也是被打了,屈大姐脸上也是红印,但她目光空洞双目无神,连委屈痛苦的表情都没了,人都说哀莫大于心死,果然如此。
  见薛明媚进了监室,丁灵仿佛看到了救星,可在凶恶的骆春芳一伙面前,又不敢表现出喜悦的表情。
  骆春芳见仇人薛明媚进监室,冷哼一声,奸诈的神情写满脸上。
  这贱女人,我在心里骂道。

  一直沉默的屈大姐突然站起来,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牙刷,不知道用什么磨的很是锋利,对着自己的手腕。旁边的人都没看见一样,完全不理会。
  “屈大姐你干什么?”我急忙冲进去。一把夺下了屈大姐手里的牙刷:“你不想活了。”
  “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屈大姐的情绪很不稳定,朝着冲过来的我疯狂的来抢手里的牙刷。
  “滚回去。”薛明媚伸出脚,一把将屈大姐那个女人踹了回去。
  监室里面疯狂起来,我每次进来这里都一样,女人们疯狂的冲过来,都想要用我的身体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
  “都给我滚回去。”薛明媚大吼一声。吓退了很多人,“你赶紧出去。”
  我看了看表情绝望空洞眼神的屈大姐,出了监室。
  “薛明媚,你该不会是被这个男人喂饱了吧?”骆春芳在一边带着嘲讽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事儿,你想据为己有?”
  “骆春芳,别逼着我再进禁闭室。”薛明媚的声音异常的冰冷。
  骆春芳退了一步,冷哼一声,对薛明媚有些忌惮。
  “你可以走了,剩下的事情,我处理。放心,我在这里,她自杀不了。”薛明媚冲着我说道。
  “好。”我扫视了一下监视里面的人。
  我在转身要走的时候,薛明媚的手从栏杆里伸出轻轻拉住我衣角,笑意盈盈的卖弄道:“大爷,以后常来玩呀。”
  “我玩你大爷。”我装出恶狠狠的样子。
  我装出来是给别的女犯看的,我不能让那些女犯看出我和薛明媚有过什么。
  骆春芳讥讽薛明媚:“姓薛的**,真跟人家小帅哥有一腿了?”
  薛明媚转头过去回击:“你嫉妒啊?”
  “待会儿有你好看。”骆春芳压低声音凶狠道。
  我在心里说,凶恶的老女人,有机会让我逮着,我会让你好看。
  薛明媚、丁灵、屈大姐、骆春芳。以凶狠无耻的骆春芳为首的老犯人们分为一派,而薛明媚,则是专门替丁灵屈大姐等弱者出头,她这一派,明显出于弱势。
  就这么个小小的监室,B监区一个监室而已,里面就是一个人心百态的江湖,而这个监狱里,几百个监室,简直就是一湾深不见底暗流汹涌险恶的大洋。
  回到了自己办公室,抽了两支烟后,接到了康姐打来的内线,她让我做个报告,就是给新来的女囚们做一个心理辅导,去思想改造那个楼,给女囚们上课。
  上课,报告,辅导。

  报告这玩意要是有电脑有网络,一搜就出来,可现在在这里,去哪儿找现成的。
  拿出纸和笔,脑子搜索着大学时学过的心理学课程,写了十几页的心理辅导报告。
  下午,那个马脸马玲队长来了,还是那个死神情,“你,跟我来!”
  我跟着她出去了,到了一个像是大学里面教授上课的大教室的地方,当然没有大学教室那样的高端大气上档次,里面还有个电视,墙上写着:努力改造好好做人。
  这地方,就是给犯人洗脑的地方,跟传销洗脑不同的是,这里传播灌输的是正确思想,好让犯人积极改正。
  台上坐着监狱里的领导,指导员队长什么的,台下就是早上新来的那帮女囚。
  政治处主任在台上发表讲话,什么好好改造,配合组织,争取减刑,国家和人民没有抛弃你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