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砰的一声,身旁女管教的棍子砸在了薛明媚的头上,薛明媚痛的抽回了手。

  我瞪着女管教道:“你这是干嘛,要打死她吗?”
  女管教不解道:“难道你想让她把你弄死?”
  在她看来,她解救了我,我反而还怪罪于她。
  薛明媚抽回手后,女管教还恐吓威胁了她几句:“不老实,就再吃几棍子!”
  说完晃了晃手中的警棍。
  薛明媚看都不看警棍,也不看女管教,就看着我,表情怪异:“男人你刚才是不是以为那个躺着的是我,担心我……”

  我正要答话,女管教对她骂道:“住嘴!”
  我不说话了,我是胆小,在刚进来监狱没几天还没搞清楚这里面情况,和没有任何人际关系的我,只能忍气吞声,看着厌恶的马队长和这些女管教对薛明媚暴力辱骂。
  我跟在女管教和薛明媚的后面走,我问她:“姐姐,我叫张帆,新来的。你呢?”
  “哦,我叫马爽。”
  又是姓马。

  “那,马玲马队长是你姐姐吗?”
  “我堂姐。”她答道。
  原来,是马玲把她堂妹也搞进了女子监狱,从古至今这个凭关系说事,凭交情办事,任人经常唯亲的传统社会里,“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往往是一种让人无可奈何的现实写照。
  我们走了并没有多远,走到操场的一排铁架子那里。
  马爽示意我扶稳薛明媚,然后自己上前直接就把薛明媚的衣服给三下五除二扯了下来,然后直接拿出手铐就给拷在了铁架子上。
  我在一边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你这是要干嘛?”
  她说:“不干吗,按照队长的意思给她长长记性。”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根棍子然后拉长,也不知道她摁了哪里?铁棍子泛着蓝色的电花兹兹的响着。我在一边看明白了,这他妈就是传说中的电棍!
  “喂!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我心有不忍,说道。
  马爽也不答话,铁青着脸走上前,电棍直接摁在薛明媚的身上。
  “刺啦…”的电流声很清晰的传进我的耳朵。我在一边看得毛骨悚然,却不曾想这薛明媚却是个真女汉子,面对这酷刑哼都不哼哼一声。
  “上次你挨了五下没有哼哼,看看你这次有没有长进。”马爽手拿电棍冷笑着对薛明媚说。果然是有其姐必有其妹,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马爽的心跟她姐马玲一样的冷酷残暴。
  薛明媚虚弱的一比,流着血的嘴角强行咧开,笑的比哭都难看。“电电更健康……”
  马爽不再说话,连着对着薛明媚的身子一直干到第七下,薛明媚终于晕了过去。我在一边心惧而又无奈的看着,每电一下,我就跟着颤抖一下。第四下的时候,我甚至都已经闻到了薛明媚身上的肉糊味。
  薛明媚被电晕了以后,就这么挂在操场的铁架子上。

  马爽对一边傻愣怔住的我说道:“等以后久了,你就见惯不怪了,在这里,面对这些社会的败类,你只能狠起来,她们才怕你。”
  我说是是是。
  心里想,你**确实是狠,但恐怕更多的是心理变态吧,要是不能忤逆上司的意思必须给薛明媚惩戒,随便电一下也就好了,至于要把她电晕吗。
  “她没事,你放心。怎么,你看上这个女的了?”马爽奚落我似的说道。

  我不说话。
  薛明媚半小时后才幽幽醒了过来。随后被关进了小号,在被推进小号的那一刻,她的嘴角居然还是挂着笑容,是那种非常邪恶的笑:“男人,你心疼吗。”
  我羞愧的低着头,心里有股想哭的感觉。
  从小号出去监区外的路上,我和马爽一直保持着沉默。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些女管教实在是太恐怖,他们可以谈笑风生尽显柔弱女姿态,也可以变身凶神恶煞的牢头,我暂时有点接受不了。我都想问问她,那电棍她是如何忍心杵在薛明媚身上的,而且还不止一次。

  马爽率先打破沉默,她看着我说:“都是小事,你要学会适应。你才来没多久,很多事情你还不了解。你也看到了,薛明媚刚才见到你这个男的是有多疯狂。”
  马爽笑呵呵的开始给我传授经验。
  我好奇的问:“那他们除了性的渴望,还有什么会让他们反应如此强烈?”
  马爽停下脚步:“减刑啊,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架吗?就是因为他们平时工作的绩效可以换积分,有些人要强行找别的犯人要,不给就打。好多弱势的受不了都要自杀”
  “自杀?”我匪夷所思的看着马爽,非常不理解。
  马爽点点头说:“对啊,在这么封闭的环境下,尤其是来这里的女人,在外面的时候很多都是小白领。来到这里肯定会压抑,自杀也是很正常的。”
  “怎么都这么脆弱呢?监狱里不是也定期有心理辅导的吗?”

  马爽哈哈大笑:“小菜鸟,外国电影看多了吧,时间长了你就了解了。”
  马爽几乎对于我的每一个问题的回到都是:你以后就知道了。这让我越发的觉得这所监狱充满了太多的疑惑和诡异。
  走回自己办公室的时候,我心中想的都是薛明媚被关进禁闭室时的目光。
  在办公楼遇到了康指导,她手上拿着文件,应该是有事要忙,看到我后,对我说道:“小张,你去市监狱一趟,和徐男看着那女孩。”
  我说:“这不应该是狱警的事吗?”
  “你也见了,今天接收新人,下午要给她们开个会,人手紧张。医院那边现在只有徐男在那里,你赶紧的过去,你刚来,应该锻炼一下,这也是机会。以后你也是要经常接触这些。”

  指导员给我开了一张纸条,然后拿去给监区长签字,才能通过警卫室那关,去了市监狱医院。
  监狱医院主要承担监狱病犯的监管医疗和管理教育工作,并且承担着罪犯的入监体检、病残鉴定。医院除与社会医疗机构一样有完整的医疗体系外,还有完整的监管体系,医院的医务工作者既是医务人员,同时也是机关工作人员,有些人也是警察。
  和平常的医院最大的不同是受诊的人群是犯人,当然还有监狱的管理职员。
  到了那,问医院工作人员,找到了在急救室门口的徐男,徐男看到我过来,说道:“哥们,是马队派你来的吧。”

  徐男典型的大大咧咧粗爽直性子,刚才我朝她吼叫开监室门,她也不记仇。
  我说是指导员,然后问她女犯人怎么样了。
  “你没见嘛在抢救呐,千万别死啊,晦气得很。死了一大堆麻烦事。”在她嘴里,犯人的命真的不是人命。
  一会儿后,急救室的灯暗了,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出来,徐男站了起来,我也迎了上去,问医生里面女孩的情况怎么样。
  日期:2015-04-28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