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3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大街上,我就是一个大众脸,?丝中的战斗机,没钱没权没才没貌,对于女神,我只有仰望流口水的份,可远观,敢靠近她们亵玩我就是猥亵罪,**罪。可到了监狱这里,我可就是香饽饽了。
  现在可不是她们看不看上我的问题,而是我看不看上她们的问题。
  有个个子挺高的女的走过去,给带头押送的人一包黑色的东西,鼓鼓的,不知是啥玩意。
  我很好奇,就走近几步看。
  那女的一扭头,恶狠狠瞪了我一眼,这女人跟慈禧很像,阴森森的。那双眼睛就像眼镜蛇一样狠毒,就看我一眼都让我毛骨悚然,起了鸡皮疙瘩。
  所谓相由心生,长这样究竟对这个世界有多报复心啊。
  我后退几步,回到原来站着的位置。
  押送的车子全都走了,狱警带着犯人进了检查室一个个检查,每个犯人进监狱,都要在检查室检查身体,防止带例如小刀,『毒』品之类的东西进来。

  她们都走后,我被康姐叫了过去,我到了康姐身边,眼镜蛇看着我,从下看到上,看得我心里发毛,然后皮笑肉不笑的用着很金属质感的声音说,“你去检查犯人。”
  我去检查犯人?我是男的。
  康姐对她说道,“监狱长,这是小张,心理咨询师,他可是个男的。”
  这女的竟然就是监狱长,监狱里最大的官,难怪那架子那么高。这个地方就是天高皇帝远,监狱里面基本上都是自治的,只要不会太大的事情,上面从来不管。所以,监狱长就等于监狱里的土皇帝。

  监狱长大声对我道,“快去!”
  她的声音并不是刻意要怪异,而是天生如此。
  “哦,哦。”我忙不迭的去检查室,麻痹的不知道她凶什么。
  我走了后,偷偷扭头看了一下,估计是监狱长有什么要和康姐说,把我支开了。
  我心里觉得莫名其妙,老子没得罪你,冲我凶干啥?难怪说官高一级压死人,在很多单位机关里,上级对下级指手画脚破口大骂,下级又能怎么样?这就是权利。
  权利是一种好东西,那么多人争破了头勾心斗角往上钻。
  跟着这批女犯人进了检查室里面,我东望望西望望,看那个套着黑色布套身材好好女人在哪。
  入监程序依次为:拍照,按指纹,检查,剪发,洗澡,换上囚服,带上番号牌,监狱生涯正式开始。
  而检查,可不是一般的检查,不是搜搜身而已,而是,**全身衣服,然后仔细查看。
  女犯人排成一行。
  女汉子狱警对我粗声粗气道,“你进来这里干什么?”
  我说是监狱长一定要我来。

  她说,别流鼻血。
  我流什么鼻血,老子没见过女人吗?这些女人,我不想看,我只想看那个身材好套着套头的女人。
  女汉子狱警叫编号,第一个女犯人推门过来了,女汉子狱警叫女犯人**,女犯人貌似轻车熟路,我扭过头。
  女狱警检查她身子。
  发现没问题,就让她出去了。
  一个一个的,都是这么检查,身材好的,偷看几眼,身材不好的,我扭过头。
  这些根本不可能挑起我的**来。
  其中有一个,过来后,挺不合作的,多看了女汉子一眼,女汉子马上发飙,上去就给她一脚,真不把这些犯人当人看,女犯人所谓的尊严,自尊,从进入这个地方开始,就完全是零。
  女汉子狱警叫徐男,估计她老爸希望她是个男的,所以才这么取个名字,但她老爸应该感到欣慰了,徐男不仅长了男人都没有的魁梧身板,更是有着众多男人所没有的暴力与凶悍。
  终于到了头上套着蒙头巾的身材婀娜高个子女孩,我激动了起来,一股莫名的兴奋,莫名其妙的紧张,如同牺牲品走向神圣的祭坛。
  徐男走过去,把高个子女囚的蒙头巾掀了起来,长发飞舞,风华绝代,好漂亮的一张脸。
  高个子女囚环视看了一眼环境,又看了一眼眼前这些人,看到我后,微微怔住,问,“为什么有男人来检查?”
  没人说话。
  她盯着我,“你出去好吗,我不习惯。”
  高傲如同女王一样的盯着我,我立马就脸红了,在她面前,我竟然有种自卑的感觉。像面对大学里的校花,大学时有一天我在饭堂买了两个馒头啃,校园最出名的校花走过来问我身边位置有人坐吗?高傲的看着我的校花,盯着我让我的自卑无处可躲的校花,我回答问题的时候,简直都听不到细微的声音。当校花和她同伴坐在我旁边吃饭,我一身寒酸让我自己自卑到了极点,吃东西都在紧张全身颤抖。后来还没吃完我就跑了,唉,别说我奋斗了十八年,才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之类的话,哪怕就是再奋斗十八年,我都不能跟校花坐在一起啃馒头。

  女汉子狱警回头过来看着我。
  女汉子狱警居然没有对这个女囚发火,而是盯着我,叫我出去,我估计,女汉子狱警是认识这个女犯人的,想来这个女犯人身份不同于别的女犯。
  好吧。
  我出去了。
  到了门口后,我想着要偷看,怀着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壮怀激烈心情,猥琐的把眼睛移到了门缝上,却只看到了她的左腿膝盖往下,又白又嫩的。

  我心里那十几头小鹿啊。
  有个女狱警却在检查时,转过来到了门边挡住了门缝,我看不到里面了。
  靠。
  过了一会儿,她们已经检查完了,我靠过去,问女汉子,“哥们,刚才那个漂亮的女的,叫啥名。”
  女汉子很严肃的看着我说,“我警告你,别对这个女的有什么想法,其他女犯人都可以,这个监狱里,唯一这个不行。”
  我问,“为什么?她是干什么的?”

  女汉子答道,“你要是动了她,你就会死。”
  把你姨日的,还会死啊,要不要那么严重。
  果然,那个长发飞舞的女囚是有特权的,当所有的女囚被拉到洗澡的地方,唯独那个特权女囚犯被先带走了。
  所谓的洗澡的地方,就是直接被带到一间很大的房子,然后拿着灭火消防栓那种大水龙头,砰的一声拧开就灭火一样的喷向那些女囚。
  女囚们大喊了起来,一大早的天气凉,那些女的嗷嗷直叫像是暴风雨下的小鸡小鸭。
  一会儿后一个个像雨中树叶哆哆嗦嗦的去拿毛巾擦。
  我跟朋友说起的时候他们说这太不人道了,其实,进监狱的人,从法律上来说大多是有罪犯法的,我指的是大多,一些含冤或其他情况进去的不算在此,这样子做,目的是要告诉她们,到了这里,老实点,也方便狱警们的管教。

  擦干净穿好囚服,她们一个个的就被分到各个监区各个牢房里。
  女汉子是B监区的,原本是两个管教押送新的女犯人过去,可不知道她的搭档跑哪儿了,我就自告奋勇的说我帮你。
  女汉子看了看我,说,“不需要。”
  我其实是想,薛明媚不是在B监区吗,送这帮新的女犯人过去,我刚好可以跟她打个照面,而且如果幸运的话,我也刚好可以打听那个神秘的特权女囚在哪个监区哪个牢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