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4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由于坑道里面还时不时的有仙灵之气从下面飘上来,仙灵之气遮盖住了下面的气息,甚至连坑道里面的景象都是黑乎乎的一片。吴勉和归不归完全感知不到下面的状况,只能顺着延伸到坑道里面的石阶,小心翼翼的一路向下走去。
  进入到坑道之后,才发现这下面是一个圆筒螺丝转的空间。石阶沿着坑道的内壁,转着圈的直通到地下。中间七八丈深不见底,要是一个不小心掉下去……下面底部的情况不明,如果已经摆下了某种狠毒的阵法,那么就算长生不老的体质,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这一路上,吴勉收敛和身上的气息,和归不归一前一后走的极为谨慎。顺着石阶往下走的时候,吴勉无意中在坑道的内壁一处角落,发现了密密麻麻的凿痕,这些凿痕极为细密,凭着手感这些凿痕应该是不久之前才出现的。归不归在吴勉身后,也发现了这些凿痕。老家伙在检查凿痕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嗯?”了一下。吴勉以为他发现了什么,但是一直等到到了坑道底部,也没有等到归不归的下文。

  差不多一炷香的功夫之后,两人终于到了坑道的底部。快到底部的时候,才发现这里不过是一个入口而已,出了石阶,前面是一个细窄的长廊。长廊的尽头冒出一点点亮光,只是在他们的位置上,还是看不清楚那里是什么所在。
  吴勉正打算继续沿着长廊一路走下去,看看长廊尽头里面有什么的时候。冷不防被归不归一把拽住,吴勉冷冷的看了一眼老家伙,没等他说话,老家伙先用了极低的语调说道:“都到门口了,还着什么急?你还怕里面的东西张腿跑了?”
  说完之后,归不归怪异的一笑,眼神向着长廊的尽头瞟了一眼,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也许能见到个老熟人也说不定……”
  他这句话刚刚出口,就见里面突然银光一闪,随后“轰隆”一声巨响。整个长廊连同上面的坑道都剧烈的抖动了一下,随后,又是几道银光闪过,紧接着,长廊的尽头响起来一阵野兽的嚎叫。这叫声撕心裂肺,吴勉的脑中瞬间一片空白,好在片刻之后又恢复了正常。
  老家伙好像早有预料,就在银光闪过的同时,他猛吸了口气,顺着伴着野兽嚎叫的节奏喷了出来。这声吼叫之后,归不归竟然没事人一样,还伸手扶住了摇摇晃晃的吴勉。
  吴勉清醒之后,瞪着眼睛看向归不归,说道:“里面是什么东西?还没等它叫,你就知道躲了。看来你们哥俩的感情不错嘛”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你打了人家儿子,还不许人家骂两句?知足吧,这是有人替你背了黑锅。要不然现在倒霉的就是你了”说话的时候,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从长廊的尽头传了出来:“外面来的是归师兄吗?都到了门口了,也不进来看看吗?”
  听见这个女人的声音之后,归不归脸上的表情就突然有些不自然起来,似乎对女人能发现他有些不可思议。不自觉的一句话脱口而出:“你是怎么透过仙灵之气看到我的?”
  “归师兄,你身边的这位应该就是吴勉吧?”女人听见吴勉的回答,笑了一下,没有正面回答。继续说道:“前些日子听说广仁师兄带着他几个徒弟去了秦皇宫,出来之后就到处打听一老一少的下落。小的应该是吴勉,那么老的就应该是归师兄你——孽障!你还没死吗!”

  女人的话说了一半就突然变了音调,随后长廊的尽头一片银光。不过转瞬之后,银光就黯淡下来,随着一声野兽的吼叫,长廊对面又变成了黑漆漆的一片。
  吴勉和归不归都盯着长廊尽头的位置,女人说话的声音中断之后,场面死一般的寂静。半晌之后,归不归自言自语的说道:“还以为最后一句是在骂我……”这句话说完之后,他顿了一下,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大意了吧?那样的玩意儿没死透,你还敢跟我套交情?”
  吴勉猜到几分女人的来历,对着归不归了两个字:“广俤?”
  归不归眼睛盯着长廊尽头的方向,嘴里说道:“不就是她吗?徐福女徒弟就这么一个,见死不救好像有点说不过去……”老家伙脸上的表情虽然像是有些纠结,但是他说完之后,转脸看着吴勉,说道:“徐福留给你的东西就在里面,怎么样,还要吗?”
  “你说呢?”吴勉冷冷的盯着归不归,像是要把他看穿了一样,说道:“不过你现在好像也有点不一样了,还需要我打头阵?”

  归不归哈哈一笑,说道:“习惯了,这段日子一直都躲在你的身后,一时半会还真的不好改过来”说完之后,又是嘿嘿的笑了几声,随后竟然自己向着长廊对面走过去。
  看着不断从老家伙身边飘散的仙灵之气,吴勉喃喃的自语道:“这样就算解开封印了吗?”
  跟在归不归身后走到长廊尽头,里面还是一付朦朦胧胧的景象,一脚跨出了长廊之后,竟然看到了另外一付宛如世外仙境的景象。
  乍一眼看上去,还以为这里是一片桃林。这里虽然是地下深处,但是放眼望去,竟然种着百十来个桃树。一条宛如小溪的地下水脉围着桃林,现在并不是桃熟的季节,但是树枝上却结满了桃子,看着刚好到了成熟的时候,漫天桃子成熟的香气,让人忍不住有摘下来咬一口的冲动。
  桃林中心是一座小小的石屋,仙灵之气就是从石屋里面连绵不绝的涌现出来。不过这时的仙灵之气清灵之极,没有丝毫之前那种厚重,让人有些压抑的感觉。

  石屋的屋顶,趴着一只巨大的灰狼,这只灰狼身上伤痕累累,虽然一动不动的,不过看着它透着精光的眼神,就知道这只灰狼暂时还死不了。灰狼的对面站着一个白头发的女人
  白发女人正是吴勉几年前,在徐福的将道场中,见到的四个白发男女中唯一的一位女性。也是徐福座下,广字辈中唯一的一个女人——广俤。
  现在的广俤身上多少有些狼狈,她的脖颈一片血肉模糊,本来一身白的服饰,前襟已经被鲜血染红,满头的银丝随着仙灵之气的涌动微微地舞动起来。广俤的眼睛盯着灰狼,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广俤的手上并没有什么家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吴勉见了她满头的银丝之后,就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从他的心底深处涌现出来。而归不归似乎也不想和广俤靠的太近,他远远的站在一棵桃树旁。伸手摘下一棵桃子,也不吃只是在鼻子下来闻了闻,自言自语的说道:“可惜我修了辟谷,这样的仙桃吃在嘴里,和嚼蜡也没有什么区别”

  说完之后将桃子抛给了吴勉,说道:“吃完告诉我什么自滋味的。几百年没动过嘴,那滋味都忘干净了”吴勉接过桃子,面无表情的咬了一口,随后嘴里面嘣出来两个字:“酸的……”
  归不归怔了一下,随后哈哈一笑,说道:“起码会比你们大方师自己酿的蜜酒强一点吧,那酒才是叫酸的”
  “归师兄,小两百不见了,你说话还是那么风趣”广俤说话的时候,眼睛还在盯着趴在石屋上面的灰狼。随后话锋一转,继续说道:“如果你们现在谁方便的话,就过去结果了这只吞獒。刚才大意了一点,让这只母狼使了遁法。我现在已经囚摄住它,现在结果它跟摘个桃子没有什么区别”
  吞獒!这只灰狼竟然就是传说中的妖兽——吞獒。吴勉之前也只是在家传的典籍中见过这只妖兽的记载,可惜典籍中也只是文字记载,没有画影造册。想不到今天亲眼见了之后,除了身子大一点之外,和外面的野狼也没有什么区别。
  广俤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正眯缝着眼睛,盯着石屋上面的吞獒看了一阵。随后打了个哈哈,将目光重新对着广俤,说道:“反正摄住它了,也不差这么一时半会的。你受累再摄它一会。我们这边有点私事,办好了马上就帮你,放心,时间不会太长……”
  老家伙胡说八道的时候,已经再向吴勉打手势。示意吴勉去寻找徐福留下来的东西。他自己先一步走到石屋旁边,根本不理会趴在上面的吞獒,推开了石门进到了屋内。而站在外面的广俤已经气的身体微微发颤,依着她的脾气,这时候已经要找归不归和吴勉的麻烦了。但是她现在全身的力量都在控制吞獒,根本分不出神来找归不归和吴勉的晦气。

  归不归只在石屋里面待了片刻就从里面出来。看他手上空空的样子,应该还是一无所获,而吴勉貌似也没有发现什么可以的所在,他准备在石屋的周围转转。就在归不归和吴勉准备各自换个地方,继续寻找的时候。突然听见广俤的一声冷笑,她的头发猛地四外散开,随后又轻轻的落下。
  这个动作看在归不归的眼里,老家伙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他猛地回身对着吴勉的位置大声喊道:“回来!广俤的囚摄法撤了,吞獒已经不受控制了!”
  吴勉听到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拍。就见石屋上面的吞獒突然动了,几乎就像闪电一样,对着吴勉扑了过来。好在吴勉的反应也不慢,就在吞獒扑上来的一瞬间,无数道电弧在他身上浮现出来。随后,这些电弧向着吞獒扑过来的方向聚集,只是眨眼的功夫,电弧形成的巨大电流伴随雷电的轰鸣声,迎着吞獒扑过来的方向打了出去。
  眼见着电流打在吞獒的身上,它灰色的毛发炸开,但是速度没有丝毫的减下来。吴勉已经闻到了吞獒嘴里面散发出来的丑味,就在这时,吴勉的影像突然无故扭曲了一下。下一刻,吴勉整个身体从吞獒的眼前瞬间消失。
  可惜这样的遁法被吞獒一眼看破,就在吴勉的身体消失同时,吞獒的身子猛地急转,离弦之箭一般冲到了最近的一棵桃树下。这时,吴勉的身体刚刚出现在树下。他一个躲闪不及,被装了个满怀。好在吞獒还没来得及张嘴,否则这时吴勉已经有一大半身子在吞獒的嘴里了。
  但一下子还是被撞了个结结实实,“嘭”的一声,吴勉直接被撞飞出来十几丈远。人被撞飞的同时,吞獒也窜了起来,在半空中接住了吴勉,眼看他张嘴眼看就要咬到吴勉的时候,吞獒的尾巴突然一紧,随后整个身子直挺挺地摔倒了地上。

  揪着尾巴摔它的竟然是一个老的不能再老的老头子。这个老头子一击得手自后,马上松开了手,向着后边退出去。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吞獒并没有继续追他,而是转了一圈,找准了吴勉的位置,继续对着吴勉追了下来。
  眼看着就要追到吴勉的时候,就见吞獒突然失了前蹄,它脚下拌蒜,倒在地上的时候打了个滚。随后再次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