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呢,你叫什么?”她又问我。
  我说,“一次一夜狼。”
  她眉毛皱起来。
  我说,“这是我网名。”
  她笑了,很动人。
  门开了,那女狱警回来了,进来时刚好看到薛明媚在笑着,劈头盖脸就骂,“笑什么笑,大半夜的不睡觉!”
  我看她那张臭脸,心想是不是出去没约到男人,这么快就回来还臭着脸,赶紧站了起来告辞。
  日期:2015-04-25 15:17:26

  女狱警还骂着她,薛明媚不理女狱警,我走到门口她又叫住我,“你叫什么还没告诉我?”
  我正要说我叫张帆,女狱警过来碰的把门关上了。
  我只好回去自己病房躺下去睡了。
  次日,我和那个守着我的女狱警回了监狱,还没到办公室,就得到通知,带到了康指导员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李洋洋,李洋洋的小姐妹,女汉子几个都在,一脸被训的样子。
  冷艳的康指导员身旁,还有一个肥胖的矮个子女人,正在训人。
  就是昨晚的事。
  康姐见我进来了,问我,说吧,昨晚怎么回事。
  本来这事就是我的错,连累了她们几个女孩子,我把责任往自己头上揽:“指导员,这事都怪我,好奇的要去看女囚,就……”
  我把事情经过大概说了一遍。
  说完后,我还说,“处分我一个吧,这事跟她们真的没关系。”

  康姐不说话。
  那个肥胖的矮个子大骂我道:“你进来监狱干嘛的!你是干嘛吃的!你难道不知道你不可以直接和犯人接触吗!”
  康姐急忙说,“队长,他确实不知道有这条规矩,他是心理咨询师,不是警察学院出来的。”
  我心里满满的对康姐的感激,平日对我冷冰冰的,这时候她却是护着我,看来,我不会有什么事了。
  肥胖的矮个子顿住了一下,又骂我道,“难道没人和你说有这个注意事项吗!”

  康姐又对她说,“这事怪我,我的确没有吩咐过他。”
  25
  日期:2015-04-25 22:19:30
  肥胖的矮个子女人还不依不饶,瞪着我说,“你给我记住了!除了在你的心理咨询室,以后不许到监狱其他地方直接接触犯人!还有你们几个!他不知道你们不知道吗!”
  啪啦啪啦的骂了一大通,然后问康姐,“那监区的犯人都说这里来了一个男管教,情绪特别激动,我怎么跟她们说?”
  康姐有点不耐烦的说道,“就说他是心理咨询师。”
  队长看康姐的脸色不好,急忙换了语气,“对对,也没什么要紧的。那,康指导,那牢房里面的那些人怎么办?我看,把她们都关了小黑屋,让她们长长记性。”
  我们监狱从上到下分别设监狱长、政委、工会主席、政治处主任,以上为监狱领导班子架构;往下是监区长、副队长,指导员。当然,如果按具体的细分到副级别的岗位,还不止这些,还有副中队长小队长这些。而最下面的,就是狱警、管教。
  狱警和管教又有所不同,狱警泛指在监狱工作中执法管理的所有警察,是一个警种的名称,含领导职务的警察,就例如小队长胖女人马姐、女汉子那种;而管教干警类似干事,是属于非领导职务一类的警察,狱政管教,教育管教等,我和李洋洋就属于这类。
  我想,康姐在这里一定是有点分量的人物。这个中队长的职位比康姐高,却还怕她。
  康姐对她说,“这事你看着办就好,至于他们…”康姐转过来看我们,对我们说道,“你们记住了,下不为例!都回去自己工作岗位。张帆你留下。”
  李洋洋她们高兴的散了。

  我留了下来,不知道她要留我下来干什么,难道要对我单独进行处分吗。
  康姐问我,“是不是对监狱很好奇?”
  我想了想,说:“是挺好奇的。”
  她说,“行,我带你出去转一圈,以后就别到处乱闯了。”

  我说,“谢谢指导员。”
  康姐带着我出了办公室,在监狱里走着,她在前我在后,望着她那诱人的身体,挺出的胸脯,我心神摇荡。我从下到上看了好几遍,她的脸她的胸脯,她的大腿,想起昨晚薛明媚洁白的身体,对应的每一个部位,想象康姐衣服里面的风光。
  日期:2015-04-25 22:20:04
  她指着那些上面挂着铁丝网的房子对我说,“那些都是监区,牢房,里面有四个监区,abcd,d监区的犯人性质最严重恶劣,重犯基本都在那里,从d到a,依次递减。”
  到了操场上,好多女犯人见了我,还是有人叫着,但因为有几个女狱警在她们身边看着,她们不敢造次。
  康姐的目光掠过女囚,说,“女犯人一周出来这里一次放风,轮流出来,除了探视之外,这是她们最期待的事情。”
  到了一个巨大的建筑,康姐说:“那是厂房,劳动改造都在那里,思想改造在后面的楼。”

  我喃喃道,“劳动改造?”
  康姐道,“对,劳动改造,通过劳动,犯人能得分,有了分,买东西可以优先,可以争取减刑。”
  原来如此,怪不得上次那马姐对那群发疯的女犯人喊了一句扣分,犯人全都老实了。
  26
  日期:2015-04-26 14:04:32
  我晃了晃手上的烟,说,“没事啊,没事。”
  我仔细看烟盒,中华。
  软中华。
  妈的,这些人送烟给领导,也够舍得下血本了。

  我心里开始滴血,发工资要是给洋洋一条烟钱,给家里打些钱,自己也剩不下什么了,还想买双鞋子啊。
  穷屌丝伤不起。
  洋洋说道,“我小姐妹说你人很好,昨晚的事情,你今天在指导员和队长她们面前,把责任都揽过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