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一边走出去边说,“在隔壁。”
  说完她急色匆匆的离开了,她出去后,我躺在病床上,心想,今天发生的这事,我会不会遭受处分?我可刚进来没几天,要是就这么被开除出去的话,也太悲催了,怪自己啊,好奇害人。

  心里越想越怕,索性去找刚才的女狱警,问清楚我这样的行为会被遭受什么处分。
  日期:2015-04-24 16:36:59
  出了病房,在走廊上却看不到那个女狱警的身影。
  在隔壁病房门口,却看到另一个女狱警在里面,应该是她看守着那个漂亮女囚。

  我在病房门口敲敲门,她转头过来,看到是闯祸的我,不高兴的问,“什么事。”
  我笑着说,“姐姐,你出来一下,我问你个事。”
  她走过来,一脸的不高兴,“什么事?”
  我先跟她道歉说,“姐姐对不起啊,我闯祸让你们来医院跟着受罪。”

  她的表情好了点,说,“下次别再这样,幸好没出什么大事。”
  我说,“嗯嗯,不会的了,借我一个胆我也不敢了。姐姐,我这样的违反纪律行为,一般会遭受什么处分?会不会…被开除?”
  她说,“开除可能不会,不过处罚就难免了,这要看领导了。”
  我松口气,只要不开除就好。
  她问我另外那个女狱警去哪儿了。
  我说不知道。

  她说道,“你能不能帮我看着女囚?”
  我说,“我怎么看?我怕她跑了,我可承担不起责任。”
  她把我拉进去,说,“没事的,她被拷着的,跑不了,你帮我看一下,我一会儿就回来。最多就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那么久!”
  “很快的很快的!”说完她把病房的门关上,就跑了。
  都干嘛去了。22
  日期:2015-04-25 15:06:33
  那漂亮女囚就在病床上躺着,一只手被拷着,我走近,她的头上缠着白色的绷带,果然好美,瓜子脸,睫毛很长,如画中美女,眉头微锁,看来伤是挺疼的,这样的表情很容易激起男人怜香惜玉之情,也许这就是有人喜欢病西施的原因吧。
  我坐在了床边,床动了一下,她慢慢眼睛睁开,看到是我,又盯着仔细再看,激动了起来,马上伸出手抓住了我,把我拽过去,那力气,就跟刚才在监狱里扯我过去一样,根本容不得我抗拒。
  她想要坐起来,手铐拖住了她的手,她半弓起身子,一只手拉着我,亲上了我说,“男人,男人!”
  然后一把扯下自己衣服。
  我看着她的身体,扑上去。
  ……
  穿好衣服后,我看着她,她也穿好了衣服,面色平静了下来,软软的瘫着。

  伸手过来摸了摸我的膝盖,问,“你叫什么?”
  我恢复了一些理智,进来监狱之前,我就想过会不会进来了能和女囚有关系,没想到这事情来得如此之快那么热烈。
  日期:2015-04-25 15:06:59
  可是搞过了后,我又想,如果她把这事情传出去,我会不会被上面处分?
  她问我道,“怎么不说话?”
  我看着她,她却仿佛看透我在想什么,说道,“你是不是怕我说给别人听?”
  我眉头皱起来,好聪明的女人。
  她说道,“你觉得,我会说给别人听吗?我以后还想要呢。”
  她的样子又开始骚起来。
  这女的是不是卖被抓的,我说,“你怎么就那么骚?亏你还生的那么美。”
  她笑了起来,问我道,“女人打扮给谁看?”
  我愣住了,女人打扮当然给男人看,但是在监狱里,她们打扮给谁看?
  她继续说道,“在监狱里,再漂亮,没有男人欣赏,没有男人看你,再漂亮,有什么用?这么多年了,我以为我就这么枯萎了,没想到,还能在今天,和男人做。”
  我说道,“你说话怎么那么粗俗下流。”
  她说,“是吗,你不喜欢是吧。”
  我不说话。
  她指了指床头的水杯说,“能不能给我拿过来。”

  我把水杯拿过来给她,她弓起身喝了几口,然后躺了回去。
  我在想,她是不是卖Y被抓的,怎么那么骚。问她,“你做了什么坏事,被关进来。”
  她冲我笑了笑,说,“关你什么事?”
  她一脸的冷淡,好拽啊。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该问她这个问题,对每个犯人来说,问她们犯了什么罪,都是在揭开她们的伤疤撒盐。
  我有点尿急,说,“我去趟卫生间,你不会逃了吧?”
  她看着天花板,眼睛空洞,悠悠反问我,“你说我能逃去哪?”
  在走廊尽头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卫生间,问了一个坐在值班室的值班护士,护士说在那头。

  搞了反方向这里来。
  日期:2015-04-25 15:07:37
  往回走,走到了那头尽头,在逃生门外却听到楼梯里面有个女人啊的叫了一声。
  这声音,怎么回事?我走到逃生门把耳朵贴上去,有人在楼道里干着那事。

  逃生门并没关好,这声音是从开着的门缝传出来的,我偷偷望进去,却见之前给我擦掉身上血迹的男医生,搂着之前给我病服的女狱警。
  也不知道他们是早就有一腿还是刚刚好上。
  这个女的跑来这里野战,另外那个说出去三个小时的,八成也是去找男人了吧。
  偷看了一会儿,身后响起脚步声,我急忙进了卫生间,生怕那女囚有什么变故,就回去病房了。女囚跑了的话,这可不是什么处分的小问题了。
  漂亮女囚看我进来,问道,“你是男管教?”
  我说,“我是刚来的心理咨询师。”
  她笑了起来,花枝乱颤。
  我问她:“有什么好笑的。”
  她说,“我开心不可以吗?”
  我说:“你有什么好开心的。”
  她说,“做我男朋友吧,我给你钱。”
  我心里高兴,嘴上却说,“你想得美。”
  日期:2015-04-25 15:08:14

  我突然想到,她和屈大姐是一个牢房的,我问,“她们为什么要打屈大姐。”
  “哪个屈大姐?”薛明媚问我。
  “就是你们牢房的,我去的时候,你们正围在一起打她。”我说。
  她问:“你认识她?”
  “算认识吧,她去过心理咨询室,跟我说她一些事。”

  “那算什么认识?”她嗤道。
  “她们为什么要打她?”我又问。
  “你是不是很好奇?”她问我。
  我说是的。
  “以后你慢慢的会知道的。”
  “你们是不是在逼她要钱?”我听到她们一边打屈大姐一边要屈大姐交钱的话。
  “别问那么多,在这监狱里面,不该问的别问,有些事情,知道得越多,对你越不好。”她有些警告的意味。
  我奇怪了,你们几个女犯人抱成团,欺负一个老实的屈大姐要钱,怎么就对我不好了?难道,不是她们逼她要钱,而是这监狱里的潜规则某些人逼她们拿钱?
  她看我胡思乱想,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你呢?”
  她说,“明媚。”
  我说这是你网名吧。

  她说,“薛明媚。”
  这女囚,随便往大街上那么一站,就是一道明媚的风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