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说不是,问我想不想去看看女犯人。
  这小女孩,对我挺上心的,这些天看我郁郁不乐的,想着法子让我高兴。我马上说,想啊,可以吗?不是说违反纪律吗。
  她说,我和小姐妹们说过了,咱偷偷的进去看看,没人知道的。
  我高兴说好。
  然后换上制服后,两人去了监狱。
  李洋洋的小姐妹在这个监区值班,还有那个男人样的女狱警,和她们打过招呼后,李洋洋的小姐妹把我们带了进去,并且叮嘱我,进去后不要出声音,就像巡查一样偷偷的转一圈就出来。
  我点点头。
  我们进去的时候,监狱已经熄灯,黑乎乎一片。有一些监狱,晚上都是不能关灯的,有长明灯,每个监室都有摄像头,随着科学的发展,有了红外线夜视摄像头,晚上就再也不用开灯。那句话咋说的,科技以人为本,真他妈的讽刺啊。

  李洋洋的小姐妹带了手电,照过去,只见里面一排一排铁栏杆挡住的牢房。熄灯后,那些犯人都躺下了,里面很静,手电筒的光照过去,我操,白色的被子盖着的一个个,跟电视里太平间停尸房一样的吓人。
  楼上一个手电灯光照下来,问:“是谁?”
  李洋洋小姐妹答道:“是我。”
  楼上的女狱警哦了一声没了动静。
  我们找到楼梯口,往楼上走去,李洋洋胆小,靠着我身边,我闻到她身上,很香很温纯的味。
  上楼后,我们往前走,突然有吵架的声音,在漆黑的监狱楼里,特别的刺耳。

  有个牢房里面的女犯人应该是吵架打了起来。
  “贱货我不打死你!草泥马!”
  骂街掐架的声音爆发出来。
  日期:2015-04-24 16:35:35

  李洋洋小姐妹冲过去,前面有个女狱警也过来了,手电筒的光集中到一间牢房里:“不想睡觉了!?”
  牢房里,几个女囚把一个女囚按倒在地上,围在一起打那个女囚:“不拿钱出来,别说我们不让你好过,我们也不好过!”
  “住手!住手!给我住手!不想扣分的话,住手!”李洋洋的小姐妹大声一句。
  里面那几个女囚住手了,骂骂咧咧的踢了几下,被按在地上的女人转头过来。这不就是屈大姐吗?她怎么了。
  “监室长!出来一下!”女狱警对里面女犯人喊道。

  有个女的出来了,长头发,我瞥一眼过去,轮廓好美的女人。
  “长官,怎么了?”那漂亮的女囚不屑的语气。
  “这是怎么回事?”
  “能有什么事,小事,吃饱了睡不着,骂架后打架。”漂亮的女囚一边答话一边无所谓看着后面的女囚。
  这时我像平常一样习惯的咳了一下。
  意外发生了,那个漂亮的女囚猛然扭头过来,睁着大眼睛,眼睛在手电筒的光照耀下特别深幽黑亮,看着我,轻声的说:“是男人?”
  牢房里的女囚们也听到了我的声音,顿时,漂亮女囚身后的一群女囚冲了过来:“男人!是男人!”
  我才惊觉,自己闯祸了。

  日期:2015-04-24 16:36:05
  一只手迅捷的从牢房里面的铁栏杆伸出来,抓住我的衣角,很用力的把我一扯过去,我没有防备被她扯到了铁栏杆前贴着铁栏杆,我看清楚了,扯我的女人,是那个漂亮的女囚,她嘴里大喊着:“男人!给我!男人!”
  在监狱里炸开了锅,尖叫声激荡起来,都是歇斯底里的喊着,像是鬼一样的厉声尖叫:“是男人!是男人!”
  牢房里面的女囚已经挤到了栏杆前,一张张煞白的脸呲牙咧嘴对我嚎叫着,我只觉得心慌胆颤,顿时迈不动了脚步,要命的是,好几双手都伸出来,扯住我,有的扯住我胸口,有的扯住我的衣领,有的扯住我的手,把我死死的往牢房里面扯,我被扯着紧紧贴到了栏杆上,像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大哥,无法动弹。
  耶稣大哥那才几颗钉子,我身上却有十几只手。
  这帮饿死鬼一样的女囚惨白着脸,有的开始动手,我拼了命的想要推开却推不开。

  身上十几只手,裤子拉链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拉开。
  这群女囚,没了思想,现在在她们眼里,只有动物的欲望。
  我身上的衣服被扯烂,尖叫声不绝于耳,旁边的女狱警已经反应过来,拿起警棍就往那些女人的手上敲:“放开!放开!都给我放开!”
  可是那些手,被砸到了后收回去,马上又伸出来:“男人!我要男人!”
  我的恐惧使我不停的推开那些手,可无济于事,我力气再大也无法挣脱,我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成一片片。

  又过来了几个女狱警,还有那个男人样的女狱警也来了,这个女汉子狱警果然够狠,不打手,直接就往栏杆里面发疯女囚的头上打,再硬的头也顶不住这警棍的敲打,这招果然有效,女囚们一个一个的退后了。
  唯有一个,蹲在我身下的漂亮女囚,还在死命的。
  女汉子狱警伸警棍进栏杆里,我大喊一声不要,已经迟了,一棍狠狠的砸在那漂亮女囚的额头,顿时,鲜血如注从额头上往脸上流下来,而她的手还不停的往我身上划拉,又一棍子下去,她往后倒了下去,我身上的最后枷锁也打开了。
  身上的衣服被撕烂了,我转身过来,颤抖着手,拉上拉链,抬起头,李洋洋惊惧的站在我跟前,两只手捂着嘴。这种场面连我这样的打过架的大老爷们都怕,何况是个小绵羊一样的小姑娘。

  日期:2015-04-24 16:36:25
  监狱里在女狱警们的威胁声中,总算安静了下来,年长一点的女狱警拿着手电筒照了照牢房,然后照我身上,我裸上身,腹部腰部都是血,那些血,是那个漂亮女囚被打后手上沾染额头上的血划拉到我身上的。那女狱警命令道:“把这男的,还有里面那女的,送医院!”
  “是!”
  我说我没事。
  她们把我推下楼,送上了安排好的车上。
  在车上,我有些惊魂未定,想起了马姐跟我说的,两年前有个男人被带进监狱,被折腾致死,被割下。之前我对她说的这个事情还半信半疑,如今我还是半信半疑,毕竟带个男人进监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可如果真的带进来,那这个男人被折腾至死,绝对是有可能的。

  到了市监狱医院后,有个男医生过来给我做了检查,的确是没事,然后帮我洗干净了身上的血迹,就走了。
  医生走了后,那个送我到医院的女狱警进来,问我没事吧。
  我说:“没事,本来那就不是我的血,对不起啊,大半夜的惹祸让你们来医院瞎忙。”
  她扔给我一件病服说,“知道就好。”
  我穿上了,感慨说,“监狱里面的这些女人也太渴了。”
  女狱警给我倒热水,听到我这句话,她绷紧了脸说,“我也是监狱里面的女人,你是不是也在骂我?”
  我急忙赔笑:“不是不是,我是说那些女囚。”

  她说道,“你好好休息,有事叫我。”
  她转身出去的时候,我问,“哎,那个被破头的女囚,是不是也拉到这里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