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洋洋一脸认真的表情说,“可以和她们打牌呀,聊天,听歌呀,散步呀,不过十点钟必须要关灯睡觉。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实在无聊得难受,就想起康指导来,那真是个成熟女人啊。我又想到了那个招我进来被我强行的女人,她究竟是干啥的,是这监狱里什么领导?康指导,也只是想想了,而那个女人,我是彻彻底底真枪实弹和她有过的啊。
  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隔壁的李洋洋。
  日期:2015-04-24 10:51:11
  操,于是过去敲了李洋洋的门,她开了门,问我怎么了。
  我说我快闷得憋死了。

  李洋洋问,要不要给你MP3听歌。
  看着这个一脸纯真的小萝莉,自己真是龌龊,连这样的小女生都意淫。
  我看见她桌上有些书,说,我就拿些书去看看吧。
  都是小女生看的书,娱乐八卦,青春校园之类的。
  有胜于无吧,拿回去翻了几页,翻着翻着竟然睡过去了。
  次日一早,爬起来洗漱后,去上班,跟康指导员报到,康指导员一副良家妇女的样子,跟我吩咐了几句,就叫我去了自己办公室,就这么定定坐着,没人理我,也没人来打扰我。
  到了中午,李洋洋就找我去吃饭,然后回来继续坐着,到了傍晚,李洋洋找我去吃饭,然后回宿舍,睡觉。

  连续几天,都是这样,也没有女犯人过来,也没有其他女狱警,甚至连马姐也都消失不见了,我每天能说上话的,只有李洋洋,天呐,要是在这种环境下干一辈子,我会疯掉的,从来没有感觉时间是那么的难过。
  这里死一般的静让我真想跑到楼顶上大声呼喊:我他妈的快憋死了!
  日期:2015-04-24 10:51:43
  他妈的,怪不得前几个心理咨询师都不干了,心中突然闪过辞职不干的可怕想法,但很快的,就压了下去。
  我家世代都是农民,农民在以前,是一个很光彩的名词,而现在,似乎成了落后老土穷困的代名词。家里山清水秀,没有一点工业气息,没有污染,城里人把我们那些原始没有开发的地方当作休闲享受的地方,我们却早就厌倦了那里,渴望着外面世界的精彩,渴望走在高楼大厦华灯绽放的大街上,坐着车去游乐园公园玩。
  我毕业后之所以急着找工作做,就是因为家里太贫困,太需要我工资的支持,我们家三个孩子,我是罚款超计划来到这个美好世界的,我有两个姐姐,大姐大我八岁,二姐大我五岁,农村重男轻女思想,你们知道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没什么做生意的头脑,成天钻进一亩三分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养几头猪,家里经济就靠种地养猪支撑起来,为了生产多点粮食,父母经常天不亮就下地干活,也就没有多少时间来管我们,我们姐弟三的教育就放到了次要位置。

  当然,这时候,两个姐姐就是我的保护者了。
  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家里一直都很穷,天天吃玉米粥和青菜,到了节日才有点肉,家里养的猪都是卖的,鸡鸭除非到了中秋春节等重大节日,否则是不会轻易杀来吃的。当现在人们说玉米粥好吃的时候,我是无动于衷的,因为我早就吃伤了。

  在两个姐姐都还不到十岁的时候,她们就每天早晨天不亮起来去帮父母干活了,她们要放牛,还要割草回来,洗漱后喝点粥吃个红薯,然后去上学,回来后又要干农活。可家里的情况并没有因为一家人辛勤的劳作而变得更好,因为两个姐姐要读书,我也要读书,我还在读高中,父母已经满头白发了。
  日期:2015-04-24 10:52:09
  两个姐姐都很懂事,为了我,她们都不念大学,高中读完就都不读了。
  我特别记得大姐考上大学后,跟爸爸说不读了的场景。
  那天,清楚的记得,是八月份,天空很闷热,吃过晚饭后,村里人都搬着凳子,摇着蒲扇到家门口乘凉,劳累了一天,也只有这个时间是放松的时候,一杯水,一支烟,三五成群坐在一起聊东家说西家,我们小孩就在月光下面追逐打闹玩,村里不时传来狗叫声。这时候,最爱凑热闹的是蚊子,嗡嗡嗡的飞来飞去,找准机会就叮咬,吃饱了喝足了,也飞不动了,等待他们的就是巴掌的拍打,一巴掌拍下去,蚊子满肚子都是血沾在腿上。

  “爸,我不想念大学了。”大姐的想法,让乘凉的人都大吃一惊。
  “成绩那么好,怎么就不念了?”爸爸不明白大姐的想法。
  “妹妹和弟弟都要上学,我就不上了。”大姐懂事早,这些话,在她脑子里已经与自己争了千百遍了。
  乘凉的村里人都在劝姐姐,父母反而成了听客。
  大姐的决心已定,谁也无法动摇,而父母也确实供我们上学有些费劲,就这样大姐成了家里的劳动力,远离了大学。
  在家种了两年地,二十岁的姐姐经人介绍,与邻村的一人家订婚了,两年后,外甥女出生了。姐姐虽然出嫁了,但心里还是一直疼着我们的,逢年过节,或者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我们送过来,每次看到姐姐晒得黝黑的皮肤,不到三十的年龄看上去像四十多岁的时候,我的心里就阵阵酸疼。
  日期:2015-04-24 10:52:41
  而二姐,我升高中时她参加了高考,高考成绩不是很理想,原本打算再复读一年,可这样子,等于一家人就有两个上高中的,对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来说,是无法承受的家庭之重,快开学了,二姐跟着村里的一个亲戚去外地打工,在一家牛仔裤工厂做女工,包吃住一千二,每个月都给家里打钱,直到我上大学,有一部分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二姐和大姐给的。
  连续几年,二姐都没回来过年,每到春节,母亲看着别人的孩子回家,总是偷偷的抹眼泪。
  一直到我毕业之前的那年春节二姐回家时拎着大包小包回来,一脸的风霜,我的心疼极了,我发誓,我工作后,要让我们一家人都过上好日子。

  没想到,毕业了后,女友和人跑了,找的工作又都半死不活,父亲也病倒了。生活,总是那样残忍。
  我不知道考进监狱算不算命运转折点,我不能就这么放弃,再难受,我也要忍着,别人都能活,我也能活。当有辞职的想法冒出来,我就提醒自己,我只是一个农二代,最卑贱的农二代,社会最底层的农二代,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我爸爸还在家里床上受着病痛的煎熬,我要赚钱给他治病。
  就为了一个农村来的梦想,为了摆脱土地,为了改变命运,为了吃上商品粮,为了拥有城市户口,为了一个遥远却又目标清晰的梦。即使我再不喜欢,也要为家人工作。我知道,我的工作不是我一个人的理想追求,更多是家人期待了二十多年的目光。
  日期:2015-04-24 16:35:09
  这天下班了后,回到宿舍,我看着书,门外有人敲门,不用说,就知道一定是李洋洋。

  我懒洋洋的爬起来开门。
  李洋洋问我道,你还没睡吧。
  我看她神神秘秘的样子,问她有什么好事发生,是不是有人给她买了好东西进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