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7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犯人躁狂的抽动着叫喊着:“放开我,放开!放我!”
  女犯人披散着头发,像头暴怒的母狮子,一边叫喊一边要推开女狱警。

  三个女狱警把她拉进来,死死按住,手铐拷在了她手上,一头拷在凳子上,我这才发现,凳子的脚和地板是焊死的。
  女犯人还疯狂的语无伦次叫喊:“放开我!放我出去,出去!我要出去!”
  “他妈的还乱动,我等下抽死你!”长得像男人的女狱警破口大骂道。
  妈的,还真的不把犯人当人看啊。
  女犯人还在乱晃动声嘶力竭的喊着,那女狱警又骂道:“好!让你喊!用力喊!叫破嗓子最好!”
  我问女狱警:“这人怎么了?”
  女狱警回答我道:“不知道发了什么疯。”
  “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我问。
  她没好气道:“就是不知道,所以才带来给你!你把她治好,过会儿等她静下来了我们再把她带走。”
  说完她们三就出去了。
  把这头暴怒的女狮子留给了我。

  那女的嗷嗷的不知是哭是笑,然后叫了几声放我出去后,放声大哭起来。
  心理学导师虽然教我们如何面对各式各样的心理疾病患者,却没有教我们如何面对发疯的心理有疾病的女犯人。
  我决定等她冷静下来再和她谈谈。
  放声尖利的大哭许久后,她慢慢的降低了声音,变成了抽泣。
  我跟她打了招呼:“同志,你好。”

  她慢慢的把头抬起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看起来很是老实的女人,面色甚是老态沧桑,眼中含着泪,带着绝望的无神。
  “请问,是不是有人欺负了你?”我问她。
  日期:2015-04-23 16:26:32
  她停止了哭泣,却不说话,把头低了下去,叹了叹气,用一只手擦了脸上的眼泪。
  “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可以跟我说说,或许我能帮得到你。”我说。
  “真的吗!?真的能帮我吗!?我想出去!看看我孩子!”她激动了起来,身子向前倾。
  看来,我是没表达清楚我的话,我说:“我指的是心理问题。我是这里的心理咨询师。”

  她的表情从激动变回绝望,颓然坐回座位,头又低了下去。
  “你孩子多大了?”我问。
  三分钟,五分钟,十分钟后,她还是不说话。
  我只好开口:“大姐,如果您不介意,可以和我说说,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可以代你探望探望他。”
  她一听这话,徐徐抬起头来,满面的感激之情,徐徐说道:“谢谢,谢谢你。可是,他不在这里。”
  “真可惜。他多大了?”我问。
  “五岁。”谈到孩子,她的声音慢慢带了感情。
  “很可爱吧,能不能跟我聊聊你孩子?”

  大姐从狂躁发疯,到大吼大叫,到大哭,到抽泣,到问一句答一句,到现在和我主动谈了起来。
  大姐姓屈,屈原的屈,她是一个农村的村姑,爹妈死的早,无亲无靠的她嫁给了本村一个离异男。丈夫刚开始几年对她还挺好,一家人种田养猪做豆腐的虽然艰苦倒也还过得去,后来儿子出生后,丈夫染了赌瘾,越陷越深,发展到后来,拿着家里田地去卖,田地卖完后就要卖房产,房子卖了后,一夜喝醉酒输红了眼后回家说要拿孩子去卖,屈大姐当然不肯给,两人在争夺孩子过程中打了起来,眼看孩子被丈夫拖出去,头脑一热的屈大姐拿起大剪刀就追上去一捅。

  男的死了。
  屈大姐虽然在村里好人的争取下,死罪可免,但重判难逃,判了个过失致人死亡罪。
  屈大姐孩子托给了自己村里的好邻居照顾,而前几天,死了的丈夫爹妈来了,以爷爷奶奶的身份把孩子带走了。丈夫爹妈早年背井离乡一直都在外省做传销,骗了村里不少人,早就和儿子断交,也不知道两老到底漂在哪里,而偏偏这时,突然回来把孩子带走,屈大姐担心孩子遭遇不测。说着说着,屈大姐又大哭起来:“这孩子命苦啊!”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出跌宕起伏的戏,人生如戏,戏如人生。16
  日期:2015-04-24 10:50:14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出跌宕起伏的戏,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我长长叹气,可怜她的遭遇,可自己无可奈何,只好安慰她道:“屈大姐,别太难过了,吉人自有天相啊。”

  看吧,我是心理咨询师,应该要用科学的办法开导疏通病人才是,可我现在呢?俨然一副在大街上拿着一面旗晃着铃铛捋着胡子穿道袍算命者的做派。
  凭借我几句话,就能解开她心结吗,这怎么可能。我能做的,也只是和她聊聊而已。
  门外有敲门声,然后那三个女狱警进来了。
  那个男人样的女狱警进来看到女犯人安安静静坐着,笑着对我说:“哎,不错啊哥们,你这心理医生当得挺称职的,这么个女疯子都让你搞定了。”

  我心里颇为不爽,什么女疯子。就算是心里这么想,嘴上也不能这么直呼出来吧。
  我没说什么,只对她笑笑。
  她打开了屈大姐的手铐威胁道:“我警告你,你是第一次闹,我就不关你进黑号子,要是再闹,我可对你不客气!走!”
  屈大姐跟着她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后,回过头来,问我:“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张。”
  她说了句谢谢你。被女狱警推搡出去。
  我重重松口气,靠在了凳子上,习惯的伸手进口袋找烟抽,但是…我身上所有的物件几乎都被交到了警卫室,这里哪来的烟给我抽。
  站在窗口往外看,这里就像是一座很大很干净的高级坟场,心里好压抑。
  六点过了一会儿,李洋洋进来了,叫我去吃饭。
  她看我脸色不好,就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事啊。
  她安慰我说,刚进来的时候,她也不习惯这里,慢慢的也就好了。
  是啊,人类是很容易适应环境的高级动物,最多也就二十一天。
  李洋洋又说,今晚本来要举行的迎新活动,不办了。
  我问为什么。
  她说因为监狱出了事,有个女犯人在劳动的时候和另一个女犯人打了起来,引发了两帮人的冲突,好几个伤了送去了市监狱医院,康指导员她们都去处理这事。
  麻痹的,这监狱里,还真不是个平静的地方。
  吃饭的时候,还是有不少女狱警看动物园动物一样的看着我。
  我没像中午那样不适应了。
  和李洋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李洋洋告诉我,女犯人除了关着,还要去劳动改造,而且活还挺累。
  我好奇心一起,问道:“对了,你能不能带着我去看看女囚啊?”
  “不行,这是违反纪律的。”
  “好吧。”说真的,我挺想去看看那些女囚干活,睡觉的地方。
  日期:2015-04-24 10:50:35

  回去宿舍的时候,我才知道,李洋洋竟然就住在我的隔壁,她的舍友上个月受不了这里的环境不做了,她就一个人住了。
  我开了宿舍门,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宿舍,问正在开宿舍门的李洋洋:“你平时下班回来后,做什么打发时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