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4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勉将已经到手的面饼又重新仍回到了筐中,皮笑肉不笑的冲着吴真一咧嘴,说道:“那么你又是谁?我怎么也没有见过你?”
  没等吴真答话,他身边一个凶神恶煞的汉子一拍桌子,说道:“吴管事问你话,你只管回答就是,哪有那么多零零碎碎的!说!你是__”谁字还没有出唇,迎面就有一个白花花的东西飞了过来。这汉子躲闪不及,正被这物体打在脸上。只听见“啪!”的一声,汉子仰面摔倒在地,鼻子、嘴角鲜血直窜。这汉子捂着脸哀嚎了半天之后,才被吴真几人从地上扶了起来。这时,才有人发现将汉子打得满脸血的竟然是一块被咬了一口的面饼。

  汉子被人扶起来之后,伸手捂住了嘴巴,啐了几口之后伸开手掌,就见他的掌心里面多出十来颗牙齿,再看汉子口中,前脸的十来颗牙齿尽数掉光。本来还有几个和吴真交好的大汉,想仗着人多想要群殴吴勉,但是看到这结局之后都面面相觑。现在别说动手,就连咋呼的人都闭上了嘴巴。
  吴勉将嘴里的面饼咽下去之后,翻着眼皮看着吴真,说道:“想起来我是谁了吗?想不起来我就给你也提提醒”说着,他抓起来一块熟肉,张嘴咬了一半在嘴里嚼着。另外一半抓在手里,眼睛瞄向吴勉的下三路,这位管事大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
  这时,归不归嬉皮笑脸的走过来,冲着吴真说道:“吴管事,这么快您就忘了?他是和我们一起进来的。刚才就站在我的身边,您还说了,年纪轻轻的就白了头发,等真的老了怎么办?怎么样,现在记起来了吧?”
  明知道归不归是在胡说八道,这时候也只能认了。台阶有了,不赶紧下来就是傻子。吴真也顾不得什么叫面子了,他做出一副顿悟的样子,没敢直接对着吴勉,先是冲着归不归说道:“你看这几日我忙前忙后的忙糊涂了,刚刚才见过面,转眼就记不得了。”
  随后又将目光转移到吴勉的身上,干笑了一声之后,说道:“真是误会了,小哥儿你也别在意。大家现在同坐一条船,现在应该是相互照应。运气好的话,兴许还有能出去的那一天”
  说到这里,算是说到了众人的心弦上,本来还有几个对着吴勉怒目而视的人也没有了脾气,这里的火气瞬间降温了不少。对着吴勉说完之后,吴真冲着都已经站起来的众人招了招手,说道:“都是一场误会,解释开就没事了。大家都坐下,继续吃早饭。吃完之后养精蓄锐,傍晚酉时的抽签可不敢耽误”
  说到了抽签,众人就几乎都没有了胃口。胡乱的塞了几口吃食之后,便回了各自的厢房之中。整个前厅里面只剩下了吴勉、归不归和吴管事三人,老家伙看着吴管事,突然没来由的笑了一下,随后在吴勉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吴真本来也打算脚下抹油的,但是就在他要离开的前一刻,就觉得眼前一花,那个白头发的男人已经拦住了他的去路。

  “管事大人,着什么急走啊,再聊两句”说这两句话的是归不归,他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吴真面前,呲牙一笑之后,说道:“听说管事大人您在这里待得最久,有什么窍门关照一下吧?”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地眼神在吴真的身上乱转,看着吴管事心里直发毛。
  吴真苦笑了一声,说道:“你们不要听旁人瞎说,哪里有什么窍门?无非也就是我的命硬一点,现在还不到我去献神的时候”
  他这句话刚刚说完,归不归突然古怪的一笑,冲着吴真说道:“那么我收了你的保命符,你的命还会那么硬吗?”这句话说完,吴真的身子就是猛地一颤,两只手不由自主的向后背去。
  这个动作看在归不归的眼里,老东西呵呵一笑,随后将目光转移到了吴勉的身上,说道:“被老人家我说中了吧?不趁几张保命符,他能活这么久吗?你看看怎么样,随便说句话就诈出来了”
  这时的吴真才明白出了什么事情,他一脸惊恐的看着吴勉和归不归二人,不知道他们俩下一步要干嘛。突然吴管事两只手腕同时一凉,像是被一个凉冰冰的东西划了一下,再看吴勉的手上多了两串不知什么动物骨头打造的手链。

  见到手串之后,吴真的脸色大变,再看自己手腕之处,已经空空如也。他大叫了一声:“那是我的,还给我!”说话的同时,已经伸手就要抢夺那两串骨链。吴勉也不躲避,眼见着吴真的指尖已经触碰到骨链的同时,一道电弧浮现在骨链的表面。这道电弧顺着吴真的手指尖,瞬间蔓延到了他的全身。
  “啪……”的一声巨响,吴真倒着飞出去十几丈远,倒在地上开始不停的抽搐起来,就这样,他还是手指着吴勉的位置,嘴里不停的重复着:“我的,还我……我的,还我…..”
  吴勉将两只手链中的一只抛给了归不归,对着剩下的一只骨链看了半晌。可惜凭着他现在的见识,还看不出来这是什么动物的骨头打造出来的手链。
  归不归到底不愧是活了几百年,将骨链拿在手上,随意的看了几眼之后,老家伙有些挑衅的转脸看了看吴真,很快的给出了答案:“妖骨……看不出来你一个小小的管事,竟然能藏着这两件宝贝。不过话说你一个小管事,是怎么得的这两件宝贝?”
  听到了归不归说出了骨链的出处,吴真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最后他索性低下了头,对着铺在地上的砖面发呆。

  “你真的不想说点什么吗?”归不归笑眯眯的说道:“你说外面的人要是知道你私藏保命符,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去送死。你猜,他们会怎么想?听说外面一大半当初都是大牢里面的犯人,你可以试试给他们讲理,就看他们听不听了”
  说到这里,吴真似乎已经能看到他已经被那些犯人撕成了几块来泄愤。几个月来他一直被巨大的恐惧所威胁,现在已经到了崩溃的临界点。在归不归威逼之下,他再也没有选择,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说道:“符链是郡守大人给我的,也是他让我守在这里,替郡守大人看着这座府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