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2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5-07-09 16:10:00
  我瞥了一眼,才看见那是一卷图,画面尽是赤身裸*体的男男女女,淫靡不堪,难以入目。
  “这,这个……”老二嚅嗫着,不肯说。
  “兔崽子,我看你是想死!”老爹抬脚把老二踹趴下,骂道:“说!”
  “你下手轻点!”娘在外头叫道:“他是你亲儿子!”
  “你还惯他!”老爹在屋里低吼:“他把人皮春宫图都拿回家了!他刚才差点死在被窝里!”
  “啊?!”

  我和老二,连同外面的娘都是一惊。
  “人皮?”
  老二发懵的看着老爹手里的东西:“不可能!这怎么会是人皮?”
  老爹怒目而视,厉声道:“这春宫图是刺在古代**的身上,然后扒了下来,不知道经过了多少龌龊人的脏手!”
  老二呆呆的看着爹。
  老爹恶狠狠的说道:“死者的怨恨,还有经手者的淫靡,早把这东西弄成了邪物!你刚才没有做春梦吗?你拿镜子照照你的脸,看像鬼不像!?”

  老爹揪着老二的脑袋,揪到了镜子前。
  “你拿着这东西,要不了三天,就能叫你精血全绝!说,到底是谁给你的!?”
  “是,是弘灿……”老二也吓呆了。
  “陈弘灿。”老爹恍然大悟,狞笑一声:“陈汉明的儿子啊!他这一脉,倒都成了陈家村的祸根!父子相承,嘿嘿……看我叫他好过!”

  日期:2015-07-09 16:11:00
  陈汉明是原来陈家汉字辈排行第一的族人,却不是麻衣陈家的嫡系长门。
  嫡系长门在我们这一支,老爹是义山公的第三十四代传人,我是第三十五代,《义山公录》的传承便在嫡系长子。
  (笔者按:《义山公录》典故详见拙作《麻衣世家》,或参见网络版小说《麻衣神相》,在此,不影响阅读)
  陈汉明觊觎《义山公录》,在多年之前阴谋要害老爹,却被老爹和二爷爷陈天佑觉察出。
  天佑公虽然是出家的道真,可在民国乱世,却是杀人不眨眼的主,江湖人称“不死老道”。
  当时,二爷爷是要依照族规取陈汉明性命的,老爹却心软,饶了陈汉明一命,只把他逐出了陈家(此事详见拙作《麻衣世家》,在此不影响阅读)。
  罪不及妻儿,陈汉明的儿子陈弘灿还在陈家村生活。

  不料,这陈弘灿却送老二这么一件东西,其心之毒,可见一斑。
  老爹收起了人皮春宫图,瞪了老二一眼:“咱们家门口高悬辟邪铜镜,要不是你藏在身上带进来,这脏东西能进得了咱们家吗?辱没祖宗!滚起来,穿上衣服,到院子里,背诵族规家法,给我跪到天明!”
  老二凄凄惨惨地去穿衣服了。
  “弘道,你去睡吧。”老爹说:“明天去颍上蒋家村,叫上明瑶,去太湖。”
  我也不敢劝老爹饶了老二,只好去睡了。
  日期:2015-07-09 16:13:00
  第二天一早,我便去蒋家村找蒋明瑶。

  出门的时候,刘昌的死讯已经传遍全村,革委会的上下领导高度紧张,声称一定要严查,揪出凶手,严惩凶手!
  村子里闹得沸沸扬扬,大多数村民倒都是面有喜色。
  我向来不好事,这次刘昌的死又心虚,所以骑着自行车,匆匆的就走了,也不去掺和。
  到了颍上镇蒋家村,蒋赫地正在村头打麦场,靠着石磙躺着晒太阳,显得悠闲自得。
  “蒋伯父,我来接明瑶妹子。”我说:“我爹说让我们尽快动身去太湖,找到鬼婴回来。”

  “弘道啊,你坐。”蒋赫地看见我,神情显得有些沮丧:“弘道啊,明瑶不愿意跟你一起去,她说这个,这个孤男寡女不合适啊。”
  “哦。”我松了一口气,心情又有些悻悻的。
  “你可别灰心。”蒋赫地连忙又说:“我这个女儿,我最了解!面硬心软,现在是脸皮薄,抹不开面。你还是很有可能做我女婿的。”
  “哦。”我说:“那我回家了。”
  “走吧,走吧。”蒋赫地不耐烦的挥挥手:“陈汉生咋养了你这样榆木疙瘩一样的儿子?就会哦、哦、哦,呆的跟鹅一样。”
  “哦。”我愣了一下,然后骑上了车,说:“蒋伯父再会。”
  “……”
  我直接进了趟城,到房管局的财务室,把蒋明瑶不去的事情告诉了老爹。
  老爹点点头,说:“情理之中,那就你自己去吧。先回家,等着我,我准备一些东西,你得带上。”
  日期:2015-07-09 16:15:00
  回去的时候,我特意从老公馆前绕了一圈。

  从外面看,那里静悄悄的,虽然艳阳高照,但是却感觉阴气森森,不用走近,单是看着那门前的六个貔貅石像,就觉得心里发凉。
  “真是有古怪。”我嘟囔了一声,离开了。
  傍晚,老爹回来了,他把他的家伙事备了一些给我,阴阳罗盘、丁兰尺,还有一把相笔。
  我虽然并不精通相术,可是以六相全功使用家传的相脉法器,还是能激发出法器的灵力的。
  阴阳罗盘不消说,是相士相形时,观风望水、寻根定位必用的法器。
  丁兰尺,是相士测棺,量穴,修祠堂,矗碑刻时必备的法器。
  相笔,是相士相字写批时必用的法器。
  老爹留下了铜镜、老葫芦、皂白相笔、雷击枣木铁口令等法器,必定是在家以备不时之需。

  “爹!”老二跪了一夜,倒是显得比之前精神了许多,可见那人皮春宫图祸害他不浅。
  “说!”老爹仍然有气。
  “我跟大哥一起去!”
  “嗯?”老爹狐疑的看着老二:“你又耍什么鬼点子?”
  老二拍拍胸口:“经过一夜的忏悔,儿子真是痛心疾首,悔不当初啊!爹,都怪我平时没有跟大哥厮混在一起,所以才学了坏!”
  “你有这觉悟?”
  “是啊,所以这一次,我一定要跟大哥同甘共苦!为咱们陈氏家族出力!为咱们江湖除暴安良!为爹和娘争一脸光……”
  “闭嘴吧!”老爹说:“不争气的东西!”
  日期:2015-07-09 16:18:00
  我在旁边听得心中暗笑,其实我都知道,老二满脑子里想的都是苏杭的姑娘怎么怎么漂亮。
  出乎意料的是,老爹骂了老二一句之后,不知道想了什么,踱了几步,竟然答应了——
  “你去也好,出去长长见识,吃吃亏也好过整天在家摸鸡子斗狗,藏什么人皮春宫图!”

  “是!”
  “不准胡来!”老爹瞪着眼:“听你大哥的话!”
  “放心吧爹!”
  老爹这才无话。
  老二突然讪讪的一笑:“爹,那人皮春宫图呢?”
  爹听见老二又提人皮春宫图,勃然大怒:“你又想要回去?!”
  “不,不,不是。”老二最怕老爹发怒,吓得浑身打颤,话都说不利索了:“我,我就是问问,看怎么处理那脏东西……”
  “不用你来操心!”老爹说:“再叫我发现一次,我要你的小命!”
  “是,是!”老二连连点头。
  “爹。”我不禁问道:“陈弘灿怎么办?”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娘抱着老猫,走了过来。
  老猫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看上去白绒绒的像个球,腿上缠着布,是娘包扎的伤口。
  娘说:“这人皮春宫图被他拿来祸害咱家的人,我弄个山术,给他反噬回去,叫他不出三个晚上,废在被窝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